大概是上周五吧,语文老师开始讲《记承天寺夜游》。播放ppt时无意间放到了之后才要总结的“月是空明之月,人是xx之人。”明明是根据文意填空,我的脑海中却忽然跳出两字“孤独”,倒也挺对仗。

空明是月光的了无杂质,空空如也,孤独是内心的了无杂质,空空如也。是的呀,孤独,离开这么久了,自那以后我便带上面具,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自己脆弱的心。在那颗心渐渐在里面安稳的同时,我也彻底地把它封在了面具之内,从此再也不会有人触摸它了。

可是我不知道,那面具,是真的融化在了我骨子里,还是一直都是一个盔甲呢?我几时没有看过月出了?几时没有看过那样的空明之月了?那样的明月,如今应该还在吧,赏月之人,少了我不会怎么样吧。可是那个多情的月下孤独者,去哪儿了呢?大概在匆忙的奔波中迷失了自己吧……

那样的空明之月,我曾赏过,可是现在赏不了了,也再也望不见了。

月,是空明之月——人,是孤独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