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周,老师讲完了《记承天寺夜游》。同学们对于那个空有了各种各样的答案。“闲适。”“潇洒。”“豁达。”可是这些十分遥远的词始终说不到我心里。终于,一个同学说了“孤独。”可是找的竟是非常片面的词句。我骤然间感受到一种深深的落寞。知音少,斩断有谁听。

即将下课,老师公布了她的答案。“月是空明之月,人是空明之人。”我很惊奇,为什么……是空明之人呢。

老师又给我们了苏轼的几首词。都是耳熟能详的词。两周的神伤忽然消散了。人,是空明之人呀。在空明之人心中,再大的崩溃,再大的风雨,又能算什么呢?不过是人生必经之地,何不以平常心对待?人,本来就是空明之人,可以豁达通透,可以欢笑大哭,人,保持本真就好,何必模仿别人?

从小,我就特别痴迷于李清照,痴迷于她的优雅她的愁绪。总是使我产生共鸣。可是苏轼,却更加令我崇拜了,一个诗人,一个灾难重重的诗人,仍能在生活中保持空明之心,那是一种怎样的人生境界!

竹仗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