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我们踏着黄昏的余韵与似醒未醒的月色,走出家门出去看看。

这是我要求的。在上个周末,你十分地想要与我一起散步,即使我十分地不情愿,但我依然去了。也正是这次“出去看看”,使我迷恋上了“出去看看”。

迎着倾洒出来的皎皎月光,我的思绪又回到了现在。我们互相挽着胳膊,听耳边微风的声音,看天上仅有的、稍稍显出的星辰。一路到了新修好的河边,笔直的石子路,为方便垂钓的小石阶,清凉的风扑洒在肌肤上,我觉得这一切既自然又亲切,与整日闷在家里的空气是不一样的。妈妈,你轻松地在河的最近的边上走着,我却胆怯起来了!“还是需要练胆子呢!”你这样说。

练着练着胆子,果然有更美好的事。我惊喜地喊:“看!有烟花!”划破苍穹的爆破声,艳而不俗的瞬间,我竟又见到了那刹那!“看那方向,是新区了媳妇的那家人放的吧。”我的笑声荡漾在夜色中了,我飞快的地跑到河的下阶。“慢着点!看着脚下!”我听见一声你的声音。

你望着烟花,我高高地抬起头仰望你和烟花;我在河的下沿,你在河的上岸。我看见——那微暗的天色与星辰,那无尽的苍穹,那波涛汹涌的积云埋没了星辰,那刹那惊异美丽的烟花,还有你那失去了光的身躯无比黯淡,但世界不能再有一个除我之外的人知道那有多美丽。有几丝酸涩呢,有朝一日,我要买好多烟花给你,好不好呢?风啊,还在浮动,我们想要回家了。

穿过风,穿过伫立在那冷清的桥,穿过暂时安寂的广场,穿过重重蛙鸣虫叫,穿过人们的三言话家常,互相紧紧挽着胳膊,到家了。

星光淡淡地,我却明白了出去看看。出去看看,发现这世界的美好;出去看看,鞭策自己永远奋发向前;出去看看,给自己乘舟前进的一个理由。出去看看吧,那应当是一种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