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关注,是人的一种本能。我们在关注中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在关注中获得自己的满足,在关注中找到生活中一丝快乐。当朋友圈开始初期,我们似乎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出口,但凡遇见什么事情,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发朋友圈。

朋友圈里记录了我们很多生活小细节,你吃过的美食,你路过的风景,你看见的趣事以及那些陪你一起犯傻的朋友。不断地往前翻自己发过的朋友圈信息,越往前越沙雕,越往前越简单,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精心炫彩的排版,没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做作,有的只是当时最真实感受。

当你开始斟酌发朋友圈的内容,当你不愿将自己的生活开始任意的分享,这其实也是一种成熟。人变成熟的一个标志之一就是开始隐藏自己,因为面对生活,你越来越明白世上没有谁可以感同身受,遇事冷静的外壳是成年人体面的自我保护。

用朋友圈记录生活的点滴,我相信除了分享快乐,谁都有过在上面倾诉过自己的委屈,发泄过自己的愤怒,而目的就是宣泄和得到安慰。曾几何时,我亦是如此,最鼎盛的时期非刚工作的阶段莫属。那个时候的自己,似乎有太多的事情值得引起自己情绪波动。下班高峰期没有挤上回家的公交车,愤怒而暴走;夜色渐浓却依旧在办公室工作,疲惫却充实;因瞌睡在公交车上被司机喊醒,委屈且心疼。那个时候的自己,分分钟给自己加一出令人泪目的戏码,乐此不疲,而朋友圈里的朋友就像是配合你出演的“演员”,点赞评论发声懂你的言语。人在获得“认同”的那一刻,是会产生一种满足感的,这种感觉会让你的情绪高涨。感觉良好,你不知不觉中陷入那个圈子,为了得到更多的认同,而去“伪装”自己的朋友圈。

为了向别人展示自己精致的生活状态,花上一个多小时捣腾自己的妆容,去一趟网红点打卡,花上几个小时拍照,再花上几个小时的后期修图,只为最后表面“云淡风轻”地表示自己来过。发完朋友圈的那一刻,假装毫不在意地把手机放在一旁,脸上不动声色,当内心风起云涌,期待着别人地点赞和赞美。每隔几分钟拿起手机,打开微信,一遍默默告诉自己不要在意,手却很诚实的点开了朋友圈。这感觉谁又没有过呢,所有的刻意而为的“繁华精彩”,只是想要掩盖自己并不出彩的生活。

我的朋友圈里有一个朋友,她每天的朋友圈都很丰富精彩,经常看到她去各地游玩的美照,日常精致的下午茶,活出了其他姑娘羡慕的模样。可是发生这次疫情之后,她似乎消失在了我的朋友圈中,平时一天还几天的朋友圈,现在都找不见她的身影。突然的消失,总是会有一丝不对劲,想着是否要去问候一下,她给我发来信息。她问是否可以借一些钱给她,家里有些事情,急需用钱,之前上班的工资每个月月光,所以也没有什么积蓄,不知我是否方便。我盘了一下手上不多的余钱,借了一部分给她。她突然有些伤感地说:“之前不觉得,觉得人只要活在当下就好,所以自己所有的工资似乎都花在了吃喝玩乐上,每月月光从未想过计划存钱,以防万一。现在想想,之前但凡每月少吃一顿,我现在应该也可以留下一些钱备用了吧,只是那个时候觉得,只有像那样生活,我才会觉得生活有些意义,可现在钱对我来说才有意义。”

其实每一个人都在朋友圈制造过自己的生活,一个只为展示在朋友圈里的“别人认为自己的生活。”你“维护”地很辛苦,每一天朋友圈你都精心去修饰,朋友圈里加了滤镜的生活,骗了别人,更是蒙蔽了自己,忘却了自己生活的本质,那些浮空的虚荣,稍微往前一步就会摔得粉身碎骨。

然而这世间有千人千面,因此看事物的角度都不会只有一面。在一片好评中,难免会有不一样的声音的出现,或许就是因为它的独特,所以就成为了你心中的意难平。当你攒够了钱买了一件略贵的品牌货送自己发圈纪念,有人会说你在炫富;当你发圈记录半夜凌晨还亮着灯的办公室,有人会说你假装努力;当你工作不顺发圈想要抱怨几句宣泄,有人会说成年人本就不易何必矫情。语言是人与人之间沟通的手段,但很多时候它也是刺痛人心最厉害的手段。我们没有办法去阻止别人怎么去想,说什么样的话。每个人有自己的生活和经历,别人不了解你的生活,所以也就不可能明白你当时的感受。听到那些声音,除了让自己变得不开心,没有任何其他影响。生活已经有很多影响自己情绪的事情了,于是为了不给自己添堵,慢慢地不再发朋友圈。

不爱发朋友圈之后,我将感受放回自身中。看见好吃的食物,我在乎第一口吃进嘴里最真实的味道;看见有趣的事物,我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它所带来乐趣,即便是加班到深夜,望着夜幕下地灿烂灯光,我享受工作带给我的满足感。当你学会与自己为伍,那么你就成熟了,不必再为了在意他人的眼光而活,不再让他人看见你情绪失控时的狼狈,不再为了得到别人那轻易的认同而小心翼翼。将生活的中心回到自己的身上,你的生活才属于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