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丽江这条路堪称云南的仙境之路,微风一阵阵拂过脸颊,脑海里神往着那洁白的雪山,神圣而又纯澈。山之巅一定是澄澈明洁的,这世间最好的纯情才能与其相媲美。于是一朵青莲闯进我的心怀,一个温暖和煦的面庞凝结了世间最美的辞藻。

在苍山上未看到一丝白雪的痕迹,虽说今年夏天出奇的热,白雪随气候渐渐消磨了,满山绿树,偷着苍翠,饱染生机,却又让我无比期盼雪。夜间行走在古朴的古城路上,灯火辉煌,到处可见南国小桥流水人家回味无穷的气韵,各家小店员工站在饭店外吆喝着拉客人,让我觉得无比刺耳,不经意向前看,却远远看到一个背着箩筐慢慢行走的人,在墨蓝的天空上有一轮黄亮的圆月,天际相接处的苍山在夜色中显墨色,而当我们将要挨近他时,他转身回望,让开了一条道,又稍有不安的问“要…要松茸么?”我见父母没有理会,又继续走着,走了一段,我回过头看他痴痴站在那,灰色的衣服不规整的披在那瘦弱的肩背上,于心有些不忍,便拉住母亲示意去看看母亲有些无奈,又折了回去。

"松茸卖多少?”他见我们过来,赶忙将箩筐房在一旁,我看见他箩筐里的布破旧的不成样子,他揭开那块破布,映入眼眸的那一个个弱小,黑土满布的松茸,他轻轻捡出一个,用那双皱纹纵横,指缝还带有黑土的手轻轻抹去污垢,露出雪白亮眼的松茸表皮,让我为之一动。雪白齿呷开合着咬下一块松茸“好吃,来尝一点”我注目着那被汗渍浸湿后紧贴在脸上油光的黑发,他随后又捡了一只,扒开泥土,笑脸盈盈的送上。我勉为其难的吃下,很甜,带有几分干涩,让我想起春日的嫩草,恬静青涩。父母几次让价,他一一退步了,期间有几个店家嫌他吵,让他去别的地方,他也只是说着“好”,又往没有灯光的角落挪了挪,默默低头咀嚼着松茸。

待父母挑拣完,他席地而坐,痴痴笑着,一口白牙与雪白的松茸交相辉映。时不时指着他咬下的地方"这里好吃"。末了,我望着他背着箩筐远去的背影,如春日般悄无声息。灰白色的衣服歪斜着,长短不一的裤腿,看似另类,却如春日白雪,不染尘埃。我抬头遥望那夜幕下深黛色的苍山,没有积雪,却添了人情味。又想起埋于深土有白雪色泽的松茸,质朴纯洁。脑海里不染尘埃的白雪,映衬着他柔和质朴的笑容。

或许,你说世间冷暖相伴,但是当心念圣洁白雪时,你会发现有一种纯情比白雪更为回味,微不足道,却暖人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