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要写一段很久之前的往事,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是一段令我感到羞耻的记忆。可最羞耻的,也往往最迷人。

经历暗恋的人都是演员,浑身都是戏,明明内心大喜大悲,表面还是会装作若无其事。我到现在还会敬佩自己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没有露出丝毫马脚。

我对他开始的时候真的没什么印象,甚至有点反感,我不是很喜欢那种咋咋呼呼的男生,我总觉得那样看起来有点缺根筋……

他衣服很少,整个夏天的衣服一只手绝对数得来。直男的死亡审美让他喜欢穿荧光色的短袖,仿佛想借此让他健康的肤色愈加凸显……说话东北味很浓厚,成绩基本稳居倒三。经历暗恋的人总会强行牵扯与对方的关系,我曾经因为我考了班里第三名,他考了倒三就觉得我们很有缘分,即便这种莫名其妙的推论很荒谬,还是够我高兴很久。他性格很好,开朗、幽默,常常为班里制造笑点,老师也很爱点他的名。

好像大家都不太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一个人的,但我可以。

那天天气非常热,班里的饮水机刚好没水了。在将近40度的高温里,每个人巴不得摊在桌子上永远不起来,更别说下楼搬水。只有他一个人下楼去搬水,还搬了两桶,他两只手分别抓住水桶上面的细口,吃力地往教室里走。从此,我羞耻的暗恋拉开序幕。

慢慢地,我开始从小镜子的反光中观察他的动作;假装拍后面的同学,然后把他照进去;在他读课文时偷偷录下来;通过一堆细枝末节的事情来推测他的各种喜好……

我会铭记我们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次的小互动。他会突然伸出手朝我头上挥过去,等我惊慌地闭眼,然后睁开,他就用手摸自己的后脑勺为自己无聊的恶作剧得意;他与我右边的男生是室友,关系很好,就经常坐在我的座位上,我假装不愿意,“非常勉强地只能坐到他的座位上”,然后仔仔细细地看他的桌子和桌柜。恩,毫无意外地,非常乱;在我早读课偷吃早点时他会突然冲上来闻,问我好不好吃。我惊慌地动也不敢动,心脏快要跳出嗓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一定很奇怪吧。

甚至,从那以后,我自己也有了些改变,我会莫名地笑点变低,莫名地话变得很多,莫名地开心,与周围的朋友交往也更加愉快。那时的自己虽然愚蠢,但也蛮可爱,因为我可能再也不会有那样的感觉了。

之后毕业了就再也没有联系了。最新一次听到他的消息是听朋友说他有女朋友了,虽然我早已知道我们根本不可能,可心里还是会失落。我嘴上打着哈哈,没心没肺的笑着,“那个女生怎么眼神不太行。”心里却沉甸甸的,像什么东西重重地落下。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对他的记忆也逐渐褪色。

说实话,如果回到过去,我可能还是没有勇气告诉他我喜欢他,和多数暗恋的人一样,我害怕尴尬,我害怕我们连最普通的同学都没法做。但我真的好奇如果当初真的告诉他,今天会是怎样。我还是有遗憾的。可如果没有遗憾,人生该多无趣啊。其实,这也只是自我安慰罢了。

所以,如果你有喜欢的ta,就别给自己增加遗憾。

毕业后的某一天,空荡荡的教室里堆满大家不要的学习资料。我偷偷跑到他的座位上,拿走了他的一支笔,没想到有生之年我也会当一次小偷……那是英语老师给进步同学的奖励,他没有带走,仍在了教室。那是一支蓝色的荧光笔,我的是橙色的。他在讲台上挑选时选择了蓝色,我就是在那一次知道他最爱的颜色是蓝色,也可能是他随便挑的吧……暗恋的人就是这么卑微,连问一声他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都不敢。那支笔成为他留下的唯一痕迹。那支笔现在也仍然在我家里,和我的放在一起。每当我看着那支笔,就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夏天,又变成了那个愚蠢可爱的自己……

那是段多么迷人的回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