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曾看过一句话:即使心里藏着一汪重洋,流下来的也只是两滴泪珠。即使心里再有万般难受,最极致的发泄也不过哭上一顿。难过郁闷的时候想找人倾述是人之常情,我们其实想在他人身上寻找能够释放郁闷的出口。一份难过,被分成两份或三份,也就不是那么难以承受了,不是吗?但世界上与自己完全契合的灵魂那么可遇不可求,即使最亲的人也可能不能完全理解你的感受。

高中读的是一个完全封闭的学校,有时候感觉自己的性情也和自己的实体一样被囿于这一四四方方的学校围墙之内,繁重的学业压力,难以琢磨透的人际关系,随时都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有人倾述是最好不过的事。我爱胡思乱想,却又藏不住,长此以往,我发现倾述了以后我会有些郁闷。有个人能倾听,首先我是高兴的,但仿佛悲伤、感觉天都要塌下来的事情在对方看来也不过如此。就像我们在听项羽,刘邦等人的故事一般,他们用一生叙写,然到了我们这儿也只是几分钟或十几分钟能够听完的故事,无论当时多么悲壮,那终究是别人的故事,身为听众的我们也只有唏嘘不已。有时在倾听者看来,他们不能理解为什么我会这样想,或经历的又不是自己,过去的都过去了也不必再纠结。我用几天或更甚几个星期消化的事情,也只会变成后来的饭后谈资与喟叹。

这不是苛责倾听者,而是自己不能好好地传达心情的无奈。我也渐渐明白,有些事只能自己承受的,即使夜里辗转反侧,长吁短叹,第二天依旧是新的一天,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时间之轮也不会因为一个人而停止。纾解郁闷的心情,除了倾述我们都各有各的方法,人是一管盛满思想和感情的容器,容不下更多,到了极限也会承受不住,有输入,也需要输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