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上班闲到抠脚,已经开始预料到你之后实习的前两天是什么状态啦”

“/笑哭表情”

这就是我们最近一次的聊天内容。你知道我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费尽了多少心思想找个话题能跟你聊下去吗?正常情况下不是应该接着问问我的生活状况吗?退一万步讲也不应该把天聊死,你是不懂我的心思还是故意的、单纯的不想和我聊罢了?我把消息记录发给朋友,他/她的意见是你要么就是直男癌,要么就是单纯的不在乎,也不想知道我的事罢了。听过他/她的分析之后,顿时觉得心好凉啊。

记得我跟你相识是在高二重新分班的时候,当时我们在高一时候的班级全都打乱重新编排了一次,你刚好就坐在和我隔了一条过道的位置。你小小只的(遗传原因身高在男生中不占优势)也不怎么爱说话,我也是慢热型的,所以刚开始我们也只是简单的对视了0.0几秒而已,后面发现你这个人挺好的,也很细心,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妇女之友类型吧,慢慢的我们偶尔会说说笑,毕竟大家多数时间还跟以前的同学还保持着联系。第二次换座位,没想到缘分让你又一次坐在了我的斜前方。得益于高二相对轻松的生活,平时大家会经常聊天开玩笑,还会偷偷传纸条和讲悄悄话哈哈。之后我们已经不知不觉打成一片了,你甚至会和我说你感情上的问题,我也会和你说一些别人都不知道的糗事。我们都没有发觉,其实彼此已经把对方当成了很好很好的好朋友。因为你比我小一点,讲话也很温柔,又很听我的话,所以我就戏称你为弟弟,你也欣然接受了这个称呼,会很开心的喊我“老姐”。有一次身为科代表的我在黑板上写一些同学的名字,因为平时大家都戏称你为“春风”(名字谐音外号),我写名字的时候就开玩笑地把这两个字写上去了。后来我与你聊天的时候发觉你的表情不太对,你跟我说:“我不喜欢别人写错我的名字,尤其是我重视的人。”听完这句话,我的内心充满了愧疚和感动,立马冲上讲台粉笔刷一挥将名字改过来,从此也更加确信:他也是我重视的人。

事实证明,我俩的感情好到会让我男朋友和闺蜜都嫉妒。转眼两年之后高中毕业啦,我第一个想到合影的人是你哦,我还精心准备了我亲手设计的姐弟装。你其实是一个不善于表达的人,拿到衣服之后除了嘴角上扬也没有说什么,但是我从你的眼中看到了星星。在我之后的一次生日你把这张合照做成了拼图像框送给我,看着这两张熟悉的笑脸,现在的我不禁感慨物是人非。

我不得不再次感慨缘分真的很奇妙,我们都在同一个城市上大学。我上大学后的第一个生日,当天晚上你发消息告诉我:你的舍友来我们学校约会女友,顺道帮你带了礼物给我,已经到我宿舍楼下的广场上了。由于之前你一直说你没有空的铺垫,我当时丝毫没有怀疑就跑下楼去了,当我隔着五米远看到了站在广场中央的那个熟悉的背影,我惊讶的捂住了嘴,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自己来了。后来才回想起你曾经旁敲侧击的打探过我宿舍周围的情况。我的表情管理失败了,惊喜又感动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情不自禁给了你一个大大的拥抱,一边语无伦次地说着一些感谢的话。你低头笑笑:“老姐生日快乐”,把礼物递给我之后便要走,我拉着你又多说了几句话,“天呐你怎么自己跑过来了”“你的演技太好了,我真的相信是你舍友来的”“你待会知道怎么回去吗”……然后才挥手跟你告别。看,你果然是一个不善于表达的人。

但是我们之间也不是没有摩擦的。我们之间的一次争吵,让我明白流言蜚语原来真的能摧毁一些美好事物。有一次高中同学聚会你没有来,许久不见的同学把酒言欢谈天说地,我偶然得知原来班上一直都有传闻:你从高中开始就一直喜欢我,而且读大学之后,每次节日生日都会送我礼物,这不是喜欢难道是友情?我们两个之间肯定有猫腻。我当时一笑而过,心想:谁说男女之间就不能有纯正的友谊呢?但是我是一个非常容易动摇的人(正如我立志减肥多年也没成功),身边的朋友也都在帮我分析,反问我:“你真的确定他对你没有除了姐弟之外的感情?”对不起,我开始动摇了。我开始逃避你,开始怀疑你是否真的有别的想法,开始怀疑我自己是否想得太“少”。但是我知道自己这样怀疑下去,我们之间会产生隔阂,所以我决定直接去问你。我到现在都记得你当时的表情,是那种被最最最信任的人背叛的愤怒,失望还有无奈,那次见面不欢而散,后来你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跟我聊天。

不久之后到了我的生日,我以为你还在生气,生日祝福可能也不会有了。但是没想到当我和舍友在KTV尽情欢唱时,突然接到你的电话,跟我说你在楼下,你看到我发的动态过来了。我冲出包厢跑了下去,又一次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背影,手上还是提着一袋东西,那是又一个你精心准备过的礼物。时隔多日再一次见你,你的神情,铺满失落和冷漠,我内心一紧,向你道歉说:“对不起,我不应该怀疑你,我真的…”“生日快乐”你把礼物递给我便要走,我赶忙将你拉住。沉默许久,你终于开口了:“一直以来,我知道别人在背后怎么说我们的关系,我都不在乎,因为不管别人说什么,只要我们都是彼此信任的就够了。但是我没有想到你会问我这个问题,你问我是不是喜欢你?是不是除了姐弟之外对你有其它的感情?那我说没有你信吗?”说到这儿,你的声音开始颤抖,在人潮拥挤的商场中落下了眼泪。我当场慌了,不知所措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内心真的愧疚极了恨不得抽自己无数个大嘴巴子,真的好心痛,我伤了自己最重视的朋友。

高中学习朱自清的《背影》,一直不能体会文中描绘的父亲的背影为何如此令人动容,如今回想起你的背影,虽看不到你的面容,但你当下所有情感都溢于言表,感受到了你对我的重视,感受到我在你心中占有一席之位,感受到你喊出“老姐”时发自肺腑的真诚。更确切的说,我觉得我们的关系是朋友之上,亲人未满。

大学四年时光匆匆,到了最后一年,我们这些二十多岁的毛头小鬼好像才算真正长大,收起平日里的嬉皮笑脸,静下心来开始思考自己未来的人生。不管是升学、出国、工作、创业,千千万万条道路任君选择,消息对话框中日渐减少的文字发出了信号:大家终归会有不同的选择,这么长的路,指不定在哪一个岔路口就要分别。我选择了考研,而你选择了工作。我们线上聊过几次,我发现我逐渐跟不上你的直男聊天模式,作为话题终结者的你好像也体会不到我的意图,时间来到了文章开头的对话。朋友说这是因为我们各自的生活轨迹不同了,我同你说考研有关的你不能理解,你与我谈找工作方面的事我也无法明白,缺乏共同话题是我们逐渐疏远的罪魁祸首吗?亦或是单纯的因为感情淡了,就像情侣间没有感情了会分手,我们的姐弟情谊终究会被时间冲淡吗?我不想这样,我也不相信会这样,我坚信你还在这里,你还是那个笑着喊我“老姐”的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