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那天梦到了N,一个很久没联系的初中同学。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梦见她了。梦里她给我写了一封信,说着她有多么多么喜欢我,把我当成最好的朋友。

梦醒后我给她发了微信,得到的恢复果然是“对方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朋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N占据了我整个初中的回忆,我们的相处模式非常愉快,基本上就是互怼。

可能是过于想念,我还是很不要脸的发送了朋友验证。我告诉她,昨天梦到你了。她说:“好久不见,看你朋友圈你还是看起来很温柔啊。”看到这句话,我脑子里想的只有,有多久没见了呢,我有多温柔呢以及对不起。

接着我们聊了很多很多,我试图了解她最近的生活,想要得到我想得到的答案。可惜的是,所有的答案都和我预想的不一样。例如她已经不住在深圳了,大学生活过的一团糟,甚至得了重度抑郁症。

当时听到这些,心里想的居然是:天哪,这是我身边第一个患抑郁症的人。我有被这样的自己吓到,我也嫌自己冷漠。只是我不想也没有必要掩饰自己最真实的想法。

我并不意外她会患抑郁,她从来就是一个敏感、想要被用力爱的人。

初中毕业之后,我们还有经常联系。大部分都是我听她说,每一次听到的都是她的宿舍、学习有多么多么糟。而我,总是在听完之后笑一笑,说:“你想太多啦,做好自己的就好了啊。”我甚至没有流露出一分同情。

我总是用她听来最刻薄、最没良心的话提醒她,为什么宿舍八个人只有你受到了排挤,你应该也有问题的啊。就算她们单纯的看你不爽,那就随她们去吧,何必费力讨好。但比起几百字的安慰,这些话也算是起到了作用。

她慢慢的好起来,过的也算开心。只不过,每个星期还是会带着她的负面情绪靠近我。而我,总算是害怕了。我开始不怎么回她信息,慢慢的也就断了联系。我有悔,悔当时没有一直陪着她,狠狠的骂她,没有直接告诉她别再给我传递负面情绪了。而是选择了不作为。

可能有人觉得我太冷。但我一直不认为世上有什么感同身受,所以当朋友给我讲她惨痛经历的时候,我大部分都会笑着说:“你好惨啊你也太惨了吧哈哈哈哈哈”

而往往只有不是真正care你的人,才会耐心的安慰你,说:“没关系,都会好起来的。”

这比我的哈哈哈哈哈还糟糕。所有客气的安慰都是始于距离感。

但并不是说,你去安慰了谁就不是她真正的朋友了。只是大多数时候你的朋友不需要所谓的同情和安慰,除非能真的帮上忙,否则都是虚的。可悲的就是,越来越多的人面对对方的悲惨都会表示同情,即使内心毫无波澜。

不得不说,这确实是社交礼仪的一种。但人与人也是因为这些条条框框的社交礼仪,隔的越来越远。长大后越来越难交到朋友是很难的,因为昨天安慰你的人,明天可能就不见了踪影。

我更愿意让别人看到真实的我,但也承认,这会伤害到很多人。但比起无休无止的散发出我不真实的同情,我更愿意这样。或许没有经历过你所经历的事,也许我不理解你,会告诉你我认为对的做法,甚至会觉得你的经历很有趣很好笑。

每每看到路边的乞丐、车上的聋哑人时,我心里都会产生一丝莫名的感觉,那应该是同情。但我又凭什么,为什么要同情?我并没有比他们了不起多少,我也从未经历过他们的生活。比起我眼里流露出的同情,我想他们更需要的是实质性的帮助。

同情从来就不是人们需要的,人们需要的是被坚定的选择,无理由的偏爱。我不把自己放在上帝的视角施于你同情,我要靠近你,让你感受到就算你觉得你很糟糕,我还是在还是爱你。

很开心能和N重新联系上,大多时候我们都在聊些开心的事。即使有时候说些伤感的话题,也总能找到一个点去笑。我知道,她说这些从来都不是要获取同情,她只是需要抒发,需要我一直在,需要我一点点的爱。

很喜欢说唱歌手JonyJ的一句歌词:他们说的漂亮话都没有用,而我只想带你一起离开着迷宫。

所以,如果有一天我也在低谷。不要说你有多懂我,有多可怜我。在我身边嘻嘻哈哈,或者泼杯冷水警醒我。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