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小的时候,我有一个梦想。我想有一天我可以成为一个电台的主播,通过声音传递温暖,与听众分享我最喜欢的音乐。然后,我可以用这个梦想养活自己。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这次跌跌撞撞的旅途中,我经历了很多,也成长了很多。

当我在中学的时候,我是一个学校播音员。对我来说,每周两次的广播时间是最愉快和舒适的时刻。这也是我离梦想最近的时刻。同时,我喜欢一个广东电台主持人,几乎每天都听她的节目。在享受和学习的过程中,我更渴望成为这样一个主播。虽然我不了解市场,但是我认为电视台的工资不应该很低,在学校的播音经历让我觉得这份工作很轻松舒适,我应该没有问题用这个梦想来支持我自己。在大学的一个寒假,我去一家电视台做解说员和播音员。在那里,我每天都读不同的硬新闻内容,非常无聊。也学不到什么东西,自己似乎在原地踏步,想到这些,我渐渐没有了热情,我练了将近两个月才走。在这里,实习生很难成为全职员工,而且学历要求很高,这就需要研究生以上学历,或者一些人脉关系。此外,实习不到半年没有工资,没有补贴。所有这些,让我想,实现电台的梦想,真的不容易,甚至更难谋生。

最近,一个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兼职录音,我很高兴,觉得机会来了。我迅速联系了负责人,给她寄去了各种配音样本。我终于通过了考试,成为了一名儿童故事主播。因为我白天有工作,所以只能在晚上下班后开始配音。我非常喜欢这份兼职工作,每天晚上当我下班回家的时候,即使我又累了,我也会记录下来。每本图画书的故事需要不到10分钟。起初,我以为我可以在一个晚上完成几个故事。但后来,因为我租的房子是在大马路上,楼下是商店、美食街,所以难免会有汽车喇叭声、商店广告、楼下行人的笑声,每次一有噪音,我就不得不停下来重新开始。一个故事在不到6分钟的时间里连续读了几十遍,最后一遍都没有问题,只是一个晚上过去了我什么也没得到。我在这份兼职工作上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但平均每小时只有一到两元钱。我不禁问自己:为什么在做一件看似简单的事情时,会有那么多的障碍?我的时间那么便宜吗?与此同时,另一个内心的声音开始说服我:开始的时候,很容易熟悉它,我必须坚持下去。在头两个晚上,我直到大约12点才结束。虽然我很累,但我愿意做我喜欢做的事。从第三天晚上开始,我尝试了另一种方法:这次我不想因为中途出了问题就重新开始。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停顿或噪音,所以我重复了这句话,继续读下去,想着最后一段会被编辑掉。最后,我必须找到与故事内容相匹配的背景音乐。有几次我找到的音乐需要钱去买,所以我不得不去找别的东西。最烦人的是,有时电脑卡或网络速度太慢,只能看时间流逝。整个过程花了我几个小时。一天晚上,我1点多才上床睡觉,这让我第二天早上起得很早,很累。这里的环境无法支持我的梦想。在那一刻,我从未如此深切地感到自己是如此的无助,我的梦想是如此的渺小。这一次,我不再任性,我不再为难自己,我想辞掉这份兼职。有些事情,你可以喜欢,但不要太执着。突然想起高中时期,我从不考虑得失,在最应该努力学习的时候,把时间花在自己的爱好上,花很多心思去主持、唱歌、画画、作曲。在得到很多好评的同时,也有同学暗地里告诉我,我太笨了,不能专心学习,做一些不主流的事情。我对待批评的态度是,我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我终于付出了代价。

讽刺的是,大学毕业后,我失去了所有我曾经充满激情和自豪的所谓的爱好。我对他们越来越不感兴趣,也越来越少地参与其中,好像我以前擅长的事情现在对我来说是陌生的。我曾经认为,要想成为一个好的电台主持人,你需要有一个好的声音,能够流利和美丽地说。后来发现我想的太简单了。梦想不仅是一腔热血可以实现的,更需要背后的不懈努力和现实的优势!对于普通人来说,实现他们的梦想可能很难,但如果你不是普通人,这可能很容易。换句话说,如果你足够强大,每个人都会配合你的表现。我现在已经想清楚,不再那么固执。很多喜欢的东西可以一直喜欢,热爱的东西与琐碎的工作生活其实也可以并行,我不再把电台当做我的梦想职业,不过我还是会把它藏在心底里,等待这颗种子下一次的发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