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知道那是最后一次见你,我一定会拥抱你。年少无知,天真且幼稚的我哪会知道,你这此去经年。我与你确再也无缘再见面!曾经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我记不得和她是不是同桌了,只记得她的名字叫凡凡,那时大概上二年级8岁左右的样子,她是一个很有异域风情的姑娘。

我小时候经常去她家里,四合院的房子,家里挂满了包豆腐的那种白纱布,她家里是卖豆腐的。房子最西边的房间里堆满黄豆,一大包一大包的黄豆堆满了整个房间。我每天放学都和她一起,然后绕小道回家,她的普通话不太标准可能还夹杂着一些新疆话,但这不影响我认识了这位善良漂亮可爱的朋友。

帆帆是个喜欢画画的你女孩子,她上课的时候喜欢和我传纸条画画,各种幽默风趣的画作,我们的关系很好,她和林林和我住的都比较近,我们又同在一个班级,二年级一班,我以为我们3个发小会一起升学长大,在同一个城市成长,没想到凡凡在三年级暑假那年就说走,就走了,她随父母去了新疆。

那个时候我还小也不会上网,也没留给我们什么信息她就走了,可是19年过去了,我依然记得她年少时的样子,林林都已经是两孩子的妈妈了,我估计帆帆应该也结婚了,我其实挺希望哪天在哪里能够得到她的消息,哪怕再见一面也会,我总说有缘江湖再见,可是有些人真的就是一再见,就再也见不到了。

我有时候会讨厌我这强烈而超凡的记忆力,也许再别人的心里早已把我遗忘了,而我却把朋友以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一辈子的记起,游走在新疆的姑娘张小凡,你可还记得我,那个每天陪你放学回家的朋友。我愿你四季安康,平安喜乐!花开不在年少时,不知你何时才是归来日,遥遥无期的等待着再遇你重逢的样子。

不知道大家会不会与我这般一样,这也是埋藏在我心底最早的记忆,每天都有城市里的烟消,确有记忆里淡漠不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