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裸辞已经有大半年了,在一家国有金融机构待了8年,贡献了自己宝贵的青春,最终全身而退,就像初恋一样,第一个“爱”过付出过的人和所经历的一切又怎能轻易忘记。夜以继日得写报告,“奔腾不息”得跑客户,而最终还是因为自己因为高压难以坚持,发觉自己竟然几乎是一无所获的状态,并且丢失了太多。

每次递交相关审查的材料,风控的审阅,那张旁人都不好看隐隐作笑的脸成了我心中挥之不去的“疫区”。清晰得记得每次都是风吹日晒得拿着材料合同到客户这里盖章,最终要保证每次开出的担保件都准确无误,偶尔一个粗心就会像教室里面老师大喊某学生考砸了,然后全班都看着那个学生。有时候客户有自己坚持的法审格式,当中还要协调,以最低的风险和保全措施去开具一个个的担保件,还不能耽误项目。每一个项目每一个标段都是心惊胆战,每次看到风控拿来的折角页,划出的不对要求重开,无论是客户的错还是自己的错全都是自己的问题,心情不好时风控就会吼,会摇头,那种心理一块石头沉到谷底的感觉犹如入深渊,导致最后开始强迫症,天天盯着材料反复反复看,生怕出错。想想那段日子,直到移交后堆积如山的移交清单真的太过感慨。

才明白,心里早就住下了疫区,这个疫区叫“自卑”,叫“自弃”,叫“心惊胆战”叫“看不到未来”直到辞职后才发觉,原来自己已经变了个人。原来我连朋友圈都已经不再敢公开,原来我已经可以从每个人的眼神里读出我自己可怜的倒影。

我意识到我要开始调整自己,我开始开通了自己的各类自媒体网站,朋友圈,开始逐步得公开生活,公开内心,我开始从事微商,惊喜得发现原来还是有很多人愿意肯定我,愿意因为我的信誉买我的东西。原来我还是和以前一样渴望被关注,关心,渴望互动,渴望成功,渴望做成一件事情。只是被压制得太久太久。

回头看那段暗无天日的七年,接下来人生的更多的七年,也请身边的朋友扫除心里的“疫区”,因为负重前行必然难以成功,只有心向着光明,让内心能照到生活的光,这才是去维持一份事业,去前进的必要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