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同龄小孩,读书岁月的同行者,不经意遇见的陌生人,工作时光的同事,在我们的一生中,我们会遇见很多人,他们会成为我们的朋友,又或者成为过客……

初中转学,我遇见了当时的新朋友,她,叫她橙子吧。成为朋友后,我们发现我们家离得很近,便约定好一起上学。因为我喜欢坐第一班公交,所以我很早就会出发,当时也跟她说了,她赞同早点出发。

一开始,我最多在她家楼下等个3分钟,之后她便越来越晚下楼了。一次上学路上,她说:"晚点再去学校可以吗?我们这样太早了。"我也早没有了耐心,论谁半个小时对着只有冷冰冰监控器的巷子都会觉得厌烦。我说:"那我自己先来学校吧,你自己来学校。"她立马说:"那我们还是一起来学校吧。"我心里有些烦躁,之后的路上不再跟她说话。

之后我不再去她家等她,我在公交站等她,她却更加过分了,有一次我等了她一个小时,即将迟到,下了车。她说了一句话,我没听到,反问她,她立马一脸不耐烦地看着我,道:"你怎么老是不好好听别人讲话,老是要我多说一遍!还有那么早起床很累。"我无言以对,之后便冷战了。

呵呵,我有点难受,第一想法是,我以为她再怎么样都不会这么对我的。

我老是不怎么认真听别人讲话是我一直以来都有的问题,但是我从来没改过,因为我只有在思考的时候才会不认真听别人讲话。

但是,"起床很累",我是真的有些无语了。我跟她讲过我是要早起坐车的,她说她可以,她之后又老让我等她,我说我们分开走,她说还是一起吧,结果跟我说她很累。我觉得我的真心喂了狗,在第四次她还不能照约定出发去学校的时候我就该不理会她。

之后我们便分道扬镳了。

当一段关系,老是一方付出主动时,真的维持不了多久。

高中,我认识了另一个朋友。我们有很相似的时间作息。路上的相遇、停车场的同步、楼梯间的一前一后、教室轮流地爬窗,是我们很快熟识。

高三,我们一个宿舍,且是上下铺。她也许现在还以为我跟她的矛盾是从宿舍来的,其实是在教室。

高三,班里座位是三人一排的,她坐中间,我跟另一个女生坐两边。我是静则一人默默做自己的事,动则十分闹腾的,且不太爱学习。也许因为这样,我跟他们格格不入,但也漠不关心。

我占有欲很强,对朋友也是如此,当她跟她另一个同桌更亲近时,我是有些不开心的,甚至影响我一天的心情。

一次,忘记因为什么事了,我跟她们两的想法都不同,当她皱着眉看着我时,我有橙子不耐烦看着我的感觉,一下子就代入了。有些心酸,想起一句话,有多讨厌一个人,才会皱着眉不耐烦地看着一个人啊。

我顿时放弃抵抗,心里想着“那你们好好的,不要理我,拜拜”,有转学的冲动。之后我便没再理她了,连带着她身边的人都不想接近,一个人也挺好。

因为教室的情绪,在宿舍里我们也闹了不快。

她也发现了我的情绪,不敢跟我说话,我以为以后也就这样了的时候,她们跟老师说了这件事。

我被叫喝茶了。办公室里,老师说啥我都点头,有些无感,万万没想到老师有杀手锏,就像一个导火线,我哭了,心情莫名也好了些。之后便是让我跟她们好好聊一聊。

我应付了事,我们依然没和好,只是学会了演戏,以为高考完就杀青了。

之后吧,感觉这个朋友还不错,作息规律、爱学习、关键她的文艺气息吸引我。我渐渐地真诚待她,仿佛回到刚认识的时候,一起上下学,一起吃饭,轮流爬窗,偶尔蹭自行车一起上学。

上大学后,虽然不在一个学校,但是会微信聊天,也算一个无话不谈的朋友。

我之后发现,这段关系中我也是付出比较多比较主动的一方,但我们仍旧维持了下来。

我觉得是因为我欣赏她,读过一句话,欣赏一个人,始于颜值,合于性格,久于善良,终于人品。

橙子也有吸引我的点,我也欣赏她。她喜欢看电影,会给我讲恐怖和悬疑的故事,喜欢画画。她还给我画了一幅猫的作品,我当时很开心,好好珍藏着。她还喜欢踢毽子,也踢的不错,她还会讲一口粤语。但,她的性格跟我合不来,也欣赏不来我认识的她的人品。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需要维持的,但是值不值得维持却是我们该思考的。

朋友?过客?可以参照这句话,欣赏一个人,始于颜值,合于性格,久于善良,终于人品。

希望可爱的你遇到一个朋友,一个能让你变更好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