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炮噼里啪啦的震天响,门里门外人头攒动,我和几位初中同学一同坐在饭店礼席上,这是我第二次参加同学婚礼了。

高二那年,当我正在座位上刷着文综卷子,一个同学跑过来对我说“你的初中同座结婚啦,星期天要请我们俩喝喜酒呐,你去吗?”当时我瞪大眼睛看着她,是在和我开玩笑吗?她今年不是和我一样大吗?初中毕业才两年啊!那天我去婚礼现场看到我的初中同桌,看她与每个人笑面相迎,与来来往往的宾客交谈甚欢,拿着酒杯去敬酒,我不知道她的笑容是逢场作戏还是发自内心,我不敢问她的丈夫是怎样的人,他们是怎样认识的,此刻的她是不是真心的快乐,这些我都不敢问,如果我追究的答案是一个悲伤的结局,那我宁愿沉浸在未知当中。但是我是真的希望她以后的生活能平安幸福。

第二年,我高三,我在考场,她在产房。十八岁的我们不再是同桌,一个是即将步入大学校园的小孩,一个是一个小孩的母亲。那时候我知道我们以后的人生是不一样的。我还清晰的记得我们初中时候的模样,我们的家庭都有三个孩子,但我是最小的那个,她是最大的那个,在初三的那年夏天,我在为能不能择优进入第一高中而努力,她在升学和回家打工而发愁。

我们在晚自习的课间挽着手在校园的操场上散步,她对说出了她所有的烦恼。“同桌,你知道吗,我这一个月来都不开心,马上就要中考了,我应该去继续上学吗?”那你为什么不去上学?“我家和你家一样,我有弟弟妹妹,他们都得上学,我是老大得考虑他们啊。”她的各种烦恼与苦楚

无独有偶,在暑假的时候我听我母亲说我们屯子里一个18岁的姑娘嫁给一个比他大20岁的男人,男方家里的儿子14岁。第二年她也有的自己的宝宝。我知道这人世间没有绝对的公平,我们出生的家庭贫富不同,父母对于教育的观念不同,每个人的后期成长在不同的环境里。我问我母亲18岁就结婚生子不犯法吗?母亲说“这有什么,农村里这样的事情多了是了,他们没到年龄就生出的孩子只能暂时是黑户,得等到父母亲到了法定年龄领证才能给他们上户口。”那我18岁生子,你会同意吗?“我会同意打断你的腿。”“你多好啊,你想读书,我和你爸砸锅卖铁也要供你上学。让你上最好的高中,再去读好大学,女孩子就多读点书长见识。”

虽然同样是农村家庭,父母亲的教育意识不同,给子女提供的教育程度与未来发展也不同。我说深知有这样的不公,我没有办法知道他们未来的日子是好是坏,更加没有资格去批判他们没有在法定年龄就为人父母,这不过是生活所致。女性14岁就在法律意义上称为妇女了,但是生理上成熟的女人们,心理上做好成人生子的准备了吗?18岁的夫妻们能给孩子怎样的生活?自己还是个孩子难道还要在养活一个孩子吗?所以,在此奉劝那些姑娘们,至少让自己的孩子在十八岁的时候让他们享受自己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