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半个留守儿童,我自小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小时候他总是背着我到处溜达,后来我渐渐的长大,爷爷也渐渐老去,背不动我了,他就改牵着我的手溜达,到处串门。

按我记得住事时开始算,我是在三年级的寒假凌晨第一次见到我的父母和哥哥。那是临近年节,他们连夜搭车从深圳回到这个小小的农村。当时的我甚至都不认识他们,害怕的躲在爷爷的背后,探头探脑的打量突然出现的陌生的父母。

自那次春节以后,我就被父母带在了身边,和爷爷奶奶见面次数也越来越少。一年也就只有过年才有可能回那么一次老家。岁月催人老,每次回去总会发现爷爷的脊背被岁月压的又弯了一些,奶奶的头发也被时光染上了银白。

在我的记忆中,爷爷虽然很瘦,但是很久以前当过兵的他的后背总是挺直的,不大却很宽厚很温暖,他的指骨很细,手掌却很大。他的两只手都是少见的六指,最小的那一根指头都是软塌塌的。听爷爷讲的故事里说,他自小没少因为多出的这个手指吃苦头,别的小孩儿看到他的手总会害怕跑走,就我不但不怕还总喜欢缠着他玩。

接到爸爸电话那一晚,我刚对着蜡烛许完愿,“愿我的家人身体健康,平安喜乐!”吹熄蛋糕上的蜡烛,同大学寝室的几个朋友在学校附近的小饭店里庆祝,好不快乐。电话打来时,我很是开心,还以为是爸爸记得我的生日,然后就听到了这样的一句话“你订明天的车票回老家来吧,你阿公住院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可能……”很突然的,突然到我刚和辅导员请完假,又接到了电话……

呵,现在想来也是有些可笑,要是许愿真的有用,那医院还有存在的必要吗?爷爷在病床上念叨着孙子孙女的时候,而我却在欢声笑语,简直是不知所谓。

后来,我总在埋怨,埋怨爸爸明明已经住院一个多星期了也只告诉了哥哥而没有告诉我,埋怨他们直到最后才和我说以至于我连最后一句话都未能听到。其实,我心里都明白,我真正埋怨的是我自己。是我渐渐远离了那个小村庄,是我一年到头也没有打过几个电话,是我和家里通电话时总是三言两语的敷衍,都是我自己的错。

回想小时候的点点滴滴,爷爷特别喜欢看抗战片,他说他想去天安门广场升一次旗,我和他说我长大了赚了钱,就带着他去北京升旗,带着他去把北京所有的纪念馆都都看一遍,致敬那些英雄。你从小教我不可以食言而肥,可是到头来你却是食言了,我还没有长大挣钱,你就先一步离开,食言不好的,你忘了吗?

世界上有无数种遗憾,最难以承受的一种就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有些事错过了可以弥补,而有些人,一旦错过就真的是错过了,再想弥补也是无可奈何,无计可施。请珍惜现在还有机会的时候,努力去实现自己承诺过的诺言,努力去完成你与他的心愿,不要到失去了才知道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