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总像从指尖渡过的细沙,在不经意间悄然滑落。过往的悲伤涌上了离洛的心头,而美好的过往回忆,却在时间的流逝下渐渐淡去。时过境迁,早已物是人非。

没有了她的日子,离洛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拥有武帝巅峰修为的离洛每日却只知道喝的烂醉如泥。有时还会在神智不清的夜晚上胡话连篇,之后又在睡梦中度过漫长的一天天。但自始至终从未改变的事,在每一个清醒的时刻都会不停地重复着一个人的名字,“馨儿,馨儿,我好想你。你知道吗,若是再选一次,我不要做什么救世主,我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只要你活着。”离洛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一缕清泪也不争气地划过他那光洁白皙的脸庞。

黑亮垂直的秀发,斜飞的剑眉,清秀的五官无一不衬托着的英俊潇洒。一袭玄色的长袍将本就完美无瑕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与之不符的是他那空洞的眼神,似乎隐藏着一段痛彻心扉的过往。那是一对什么样的眼睛啊,左眼中涌动着绝望,思念,凄苦。右眼中充斥着希望,冰冷,与疯狂。然而,在想起那一道美丽的身影时,他的嘴角才会微微上扬,眼睛也短暂地化作为安详与平静。

当年的茫茫宇宙之中,悬浮着一颗颗如同鸡蛋一样的混沌宇宙。在某一刻偏远的混沌宇宙中,突然发生了一声巨响。随着轰隆隆的惊天巨响,宇宙中央被劈开了一道裂缝。无边无际的宇宙在顷刻间化成了一颗颗碎片,而这些碎片很快开始了剧烈的膨胀,变成了一颗颗星辰。后世的人们称这段远古时期为鸿蒙时期,许多先天神灵与神兽也都在这一时期诞生出世了。

鸿蒙时期,一道黑白之气在宇宙周漫无目的的游走。突然一记神光划过。黑白之气停了下来,变成一颗黑白色的蛋。一股强悍的吸力席卷八方,周围的混沌之力都被吸入了蛋中。黑白之卵贪婪地吸收着宇宙的混沌之力,壮大着自己。不知过了过少年,黑白之卵上终于出现了一丝丝裂缝。随着咔嚓一声的脆响,一道道裂纹布满了整个神卵。随着第一块蛋壳的碎开,不一会,一块块蛋壳接连不断的破碎,黑白神卵终于打开了。一双白嫩的小手慢慢的伸出了蛋壳,随后一只胖嘟嘟的可爱婴儿出现在了宇宙上。他带着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这个神奇的世界,同时,周围的蛋壳碎片化为永恒能量进入了他的体内。婴儿闭上了双眼,吸收着来自宇宙的馈赠。顷刻间,婴儿完成了他的蜕变,变成了一位莫约10几岁的英俊少年。少年面容俊秀,黑白的眼眸是那样的有神,披肩的长发带有一丝儒雅的气息。随着一丝邪魅的微笑,他用与生俱来的天生神力,幻化出了一袭黑色衣袍,并开始再次打量这个神秘的宇宙。虽然天生便具有令人羡慕的神力,但面对浩瀚无垠的宇宙来说,他的存在无疑还是那么的渺小。看着这美丽而又神秘的宇宙,一起那遥远的一颗颗星辰,闪闪地发光。着天幕下的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神秘与未知,少年抬起了头,坚毅的眼神看向了远方的星辰。

“这便是宇宙洪荒吗,果然大的无边无际啊。趁还年轻,不去闯闯能甘心。”话音刚落,俊朗的少年便变成了一道黑白色的闪光划过天际。飞行的瞬间,一道道光圈飞震,形成了一道道乳白色的气流,那是音爆的声音。少年带着闯荡的志气在宇宙中不停的游走。

在另一偏远的宇宙,一颗青绿色的神卵也破碎而开。一道青光飞出,伴随着一声响彻天际的龙吟,一只青色神龙也张开了自己的双眸。神龙鹿脸蛇身,狰狞的巨嘴满是尖利的锐刺,修长的身躯被青绿色的鳞甲所覆盖,锋利的龙爪反射着瘆人的寒光。不怒自威的眼神,配上强壮有力的身躯,好不威武。

几乎在同一时间。“锵锵。”又一声清脆高昂的凤啼声响起。一道金色流光也破壳而出。变成了一只美丽的金色大鸟。燕首蛇颈,修长的的身躯被霓裳般的金色羽毛所覆盖。头顶金冠以及那尾部光彩夺目的长翎,漂亮极了。

这便是祖龙青龙与百鸟之王凤祖的诞生。同时,在不同的宇宙中,一颗颗异色神卵也孵化而出。玄武,麒麟,白泽,饕餮,风神,水神,火神。各种各样的先天神灵与凶兽神兽也从神卵中诞生了。

不知过了多少天,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声随着一道流光划过,拦住了英俊少年的去路。

映入少年眼帘的是一头庞大的巨兽,头生独角,眉间一道淡紫色的印记,浑身雪白的毛发,以及周身环绕的雷电,赫然是一头通晓神通的白泽凶兽。

少年柳眉微皱,淡淡道:“你想干什么?”

望着少年的白泽嗅到了意思危险的气息,一双蓝眸微眯着,望着少年露出一丝凶光。片刻后开口道:“小子,我感觉得到,你周身混沌能量的波动,你的体内有很强大的本源,乖乖让我吞了你,成为我实力的一部分,我可以让你少受一些苦头。”白泽口吐人言,冰冷的说道。

少年面色一冷,没有丝毫的言语。墨黑色的秀发在风中飞舞,隐藏着那邪魅的双眸。手中的黑白之气飞快的翻滚涌动,周身气势疯狂的攀升,好似死神降临一般。一层黑色的璀璨气流从少年的周身爆发而出,环绕一圈少年融入体内。翻手间,一把黑白呈半透明状,长达四尺二的剑出现在了少年的手中。

“吼。”

随着一声兽吼,白泽先发制人,一口洁白色的混沌寒气从嘴中喷出。方圆百里内的空气骤然下降,空气咔咔作响,仿佛整片天地都要被神通所冻结。

少年也不甘示弱,随着气势的疯狂攀升,少年手中的剑也发出了一丝轻吟,赫然是剑势也攀升到了顶峰。虽有寒冰之气带来的负面影响,少年却似乎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只见他身影一闪,瞬间横跨数十丈距离,出现到了白泽的头顶。随着少年手腕仅仅是轻轻一点,却在顷刻间刺出了数十剑,每一道都快如闪电,仿佛要撕裂整个空间。

下一刻。白泽身上十多道鲜血飙出,异常醒目,染红了白泽雪白的身躯。然而白泽仅仅后退了数十步,便重新稳住了身形。反手一记巨掌拍出,少年面色一变,连忙将黑色长剑挡在胸口,在千钧一发之际挡住了这却仍然被着霸道的力量抛飞出了数百米,一阵踉跄,放才稳住身形。然而微微颤抖地双手,以及顺着嘴角慢慢流下的一丝血迹,无疑彰显着白泽力道的强大。

一人一兽隔着百米四目相对,彼此都望向对方产生了一丝忌惮。少年不禁在心中感叹白泽肉体与神通的强大。百米开外的白泽也露出了一丝惊叹的神情,仿佛在惊讶这看似渺小的少年能接住他这一抓,还让他挂了彩。

第一轮的试探交锋,无疑让双方都有些挂彩。然而,身上的伤痕并没有影响到双方的斗志。少年的邪魅的双眸中突然好似燃起了一丝火焰,眼神不再拥有轻视之意,浑身战意高昂,看向白泽的眼光多了一丝期待。白泽也并没有因为身上触目惊心的伤疤而退缩,反而因为鲜血的刺激更添一丝兽性。

短暂的停息并不代表着一人一兽将要休战,反而更加预示着暴风雨般决战的到来。显然在这人迹罕至的宇宙中,并不会有什么能够打扰到双方的战斗。

白泽发出了一道响彻的怒啸,仿佛整个宇宙都能被其吼穿。一道巨大的龙爪随着一声狞笑拍出,赫然是白泽的再次发难。少年也不甘示弱,反手一道剑法刺出,快的不留痕迹,只见剑影却不见剑身。周身暗流涌动,漫天黑光随着剑影刺出,宛若黑色流星划过天际,声势极为浩大。

“嘭!”龙爪与剑影的对碰使得空气中发出一生闷雷般的巨响,一股可怕的气浪席卷四方,形成了空间乱流卷向白泽与少年。白泽的身体不停后退了数十步便稳住身形。而远方的少年则更加不堪,被气浪震的直接倒飞而去,脚尖在空中飞快地连点了数十下方才稳住。险些栽倒在虚空之上。显然这一次对碰,少年落了下风。

“吼。”白泽得理不饶人,身子一跃而起扑向少年,又一爪撕裂而下。雪白色的巨爪在少年的眼眸中不断放大,少年连忙后退了几步,躲开了这一爪。然而刚刚站立的空间却发生了一道脆响,白泽的力量竟直接将空间打出了一道裂痕。

而这时白泽眉心的淡紫色印记也骤然亮起,一道深紫色的铭文浮现出来,散发出一股奇特却又气势十足的气息。

“轰隆隆。”本该黑暗空旷的宇宙,霎那间乌云密布。一片片黑灰色的乌云如约而至般的汇聚而来。这一方的天空突然响起了雷鸣声,一道道带着恐怖气息的紫色神雷在乌云中翻滚缭绕。随着白泽的召唤,大量的雷霆之力向少年掠去,要将少年从这个世上彻底抹去。少年眼神冷冽,速度却丝毫不减,身形一动,便瞬间挪移了百丈虚空。显然,在无数天雷的轰击下,少年并没有多少时间思考对策。但他仍然面不改色,脑袋飞速地运转着对策。“这白泽肉体力量在我之上,神通也十分广大。招式的繁琐远胜于我,如若不能速战速决,他定立于不败之地。”

少年也深知单纯的躲避并不是长久之计,瞳孔突然绽放出了一黑一白的神光,比宇宙里形成的黑色漩涡显得更加深邃无底,赫然是看破一切本质的瞳术神通轮回眼。果然,白泽凶兽并不完全没有弱点,在多次施展法术神通后,头顶的深紫色神纹便会重新变淡,从而进入几秒的疲惫期。

少年在躲开新一轮神雷攻击时,白泽的速度果然下降许多,同时胸口也一起一伏,难以控制的喘了好几大口气。这一切显然没能躲过少年那可怕的洞察力。哗啦啦。周身的黑白之气再次如同潮水般涌来,纳入了少年的体内。少年的周身被一半黑一半白的护体罡气所包围,显然是打算速战速决了。随着少年的一剑刺出,十几道黑白色的剑芒如同子弹般射向白泽。黑白之力瞬间在白泽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白色漩涡。

白泽看着面前不断放大的漩涡,好像想起了什么。片刻后,不可置信的说道,“不可能,这是六道轮回之力,你到底是什么人。”白泽心生悔意,想要遁走,可惜却已经来不及了。高手过招,几秒钟的疲软期无疑是十分致命的。少年并不会放任来之不易的机会从眼前溜走。

“白泽,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你的招式已经被我看穿了,生死轮回噬。”黑白长剑再次刺出,黑白长剑的剑身赫然上出现了许多古老神秘的黑色铭文,竟是露出了恢复了本来的面目。

白泽再次惊呼,“轮回之力,六道轮回剑?你究竟是什么人?”

然而回答白泽的只有如同黑洞的轮回漩涡,白泽的肉身被漩涡慢慢包裹。随后,漩涡中传来了一阵阵爆炸与惨叫声。周围的空间也在对抗中崩溃,化为碎片吸纳入空间乱流中,被绞杀成了粉碎。渐渐地,惨叫声满满变小,直到没有了一丝的动静。

少年的手轻轻一点,让人窒息的轮回漩涡便消失不见。天地重新归为了平静,那身长千丈的雪白色巨兽已经不见踪影了。仿佛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然而,留下来的雪白色巨卵却证明着凶兽白泽的陨落。天地凶兽白泽,整个宇宙仅有一只独存。直至陨落才会重新化为先天兽卵,并重新吸收能量,等待着下一次的出世。

少年看着这通体雪白,灵气十足的先天兽卵。嘴角也不禁浮起一丝笑意。右手化为掌刃直接往自己左手手心上一划。刹那间,滚烫的鲜血飞溅,少年的左手手心立刻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口子。在他的催动下,鲜血悬浮在空中,并慢慢的融入到白色巨卵中。白色巨卵突然光芒大绽,神秘的灵力在沸腾。持续了好一会,才重新化为温顺。

少年飞身上前,抱起了白色巨卵。并坚定的继续向前方的星辰飞去。“看来我的修为还是不够强大啊,远古凶兽寿元悠久,力量强大。看来从今往后是该好好修炼了。总有一天,我要这人不能欺我,天不能压我。”

又不知过了几千年,一个个星系都稳定了下来。在神灵的制造下,人才辈出,武道昌盛。一个个星球上都诞生了许多武林宗门,这些星系所组成的系统,被人们称作圣界。少年也在这一时期挑遍各路豪杰,并无一败绩。随着上千年的沉淀,少年的修为赫然到达了武道的最顶峰,武帝巅峰。由于一手无解的轮回之力,以及变换莫测得招式,被世人尊称为轮回大帝。

在一颗偏远的星球上,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铭刻着轮回殿三个大字。宫殿中,一名玉树临风的男子正坐在主座上。其棱角与双眸与当年的少年有说不清的相像,那吹弹可破的肌肤以及如画似的面容,让天底下所有的英俊男子都黯然失色,就连女人都会为之而妒忌。怀中有一只小狗般大小的雪白色小兽,将头深深的埋在英俊男子的怀中,小肚子随着一次次轻鼾不断起伏。

轰隆隆~

突然,远处的天空中传来一声声震天的雷鸣,无数闪电在天空中交汇。英俊男子柳眉微皱,轻声道“小白。”怀中雪白小兽紧闭的双眸也突然张开,望向远方的天际,仿佛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小狗般大小的身体瞬间膨胀,恢复了他的凶危。身长八丈,头生独角,眉间带有淡紫色的印记。一身洁白无瑕的鳞甲披在雪白色的皮毛上,看上去是那么的英姿飒爽。

男子腾空而起,雪白巨兽紧随而后。不一会,一人一兽便消失在了天际,不一会便来到了天地异象前。同样到场的还有各路先天神灵,青龙,朱雀,玄武等神兽也都早已来到了现场。就连平常无恶不作的凶兽,穷奇,饕餮等也并为缺席。祖龙青龙望向人族最强者,轮回大帝——离洛,率先开口道:“远古天魔贼心不死,想入侵我们的星系。空间封印就快要被他们打破了,这一次,如若守护不住,我们的家园便会被永远摧毁,我们的同胞后代也将不复存在。”

话音刚落,天边立刻红光大方,一道裂纹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绽开。无数武者与居民抬头望向血红色的天空,无一不露出惊骇之色。

之间,那破碎的苍穹中出现了一道道身影,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个天空。

着一些身影大多长着人类的面容,浑身血红色的鳞甲,背生双翼,面目狰狞。正是人类口中的远古天魔。

“哈哈哈,我们终于出来啦。我闻到了这浓厚的天地元气,还有人类肉体美妙的味道。”为首的十二大天魔异口同声的说道。即使如他们这般的心境,也是忍不住一阵狂喜。在自己贫瘠的大陆上呆了了数万年,终于重见天日的心情无疑和被关了十多年的囚犯被突然从监狱释放相差无几。

没有过多的交流,双方顿时默契的爆发了战斗。兵对兵,将对将。小白一阵怒吼,霎那间,天雷滚滚卷席敌方人群所聚之处。每一道神雷劈下,必定带走上百生命。轮回大帝离洛也并未闲着,只见其脚尖一点,挪移百丈,瞬间出现在了一只天魔的面前,手起剑落瞬间将那武帝修为的天魔斩为两半。离洛如虎入羊群,之间其所过之处,刀光剑影,无人是其一剑之敌。

离洛,身穿玄墨色衣袍,手提六道轮回剑傲立长空,眉宇间透出一丝英气,风华绝代,被无数人所仰望。

远处的妖族人群中。有一名女子。她,一身青衣,有着倾国倾城的容颜。凤眉明眸,肌若白雪。望向那道无敌的身影,一双美眸闪烁着异彩。正是凤族的公主,南宫馨儿。

离洛如死神一般在战场飞快游走,收割着一只又一只远古天魔的生命。离洛的实力很快引起了远古天魔首领们的注意,并分配了三位武帝巅峰的远古天魔前来牵制离洛。

纵然离洛实力超群,在同时面对五位实力相等的远古天魔来说,也无疑落了下风。然而这并不代表高傲的离洛会坐以待毙。

只见,离洛冰冷的双眸突然射出两道黑白射线,两位大天魔首领被这冰冷的目光看到后。原本煞气弥漫的脸在这一刻变的一片惨白,双眸之中涌动着无限的恐惧。离洛手起剑落,两个无头的尸体便从空中坠落。这一切,不过都是电光火石之间,许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然而,三位天魔首领并没有浪费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在离洛连斩两大天魔首领后,一道道巨大的剑芒冲破护体罡气,在离洛的身上划出了一道道鲜红巨大的口子。三道剑光紧随而至,杀向被抛飞的离洛。而离洛正在旧力刚去,新力未生之时,无法变招抵挡这一轮的进攻。

小白想去救离洛,却被天魔们群群围攻,击退了了数百米。而这时,一道青衣倩影提剑飞出,抱住了离洛。用自己的背部挡住了向离洛刺来的剑光。一阵刀光剑影下,南宫馨儿的娇躯被直接洞穿。一口滚烫的鲜血喷吐在了他英俊的脸上,离洛震惊的望着那一张倾国倾城的面孔,他后来的岁月永远都忘不了的那一张脸。她,衣袍染血,终究是跪倒在了虚空之上。离洛冰冷的瞳孔一缩,翻手一套剑诀刺出,秒杀了剩下的三位天魔首领。并连忙抱住了栽倒在地的南宫馨儿。英俊的脸上再也没有了以往的冷漠,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罕见的柔和。

“为什么,为什么要飞出来挡这几剑?为什么?”

南宫馨儿笑了,笑的那么的迷人,好像三月温暖的微风,让冰冷的离洛丢了心。离洛紧紧抱住了南宫馨儿,脸庞微微抬起,想要将即将涌出的泪水倒回瞳孔中。他在努力着,努力不让悲伤吞噬自己。

南宫馨儿伸手抚摸着离洛英俊的脸颊,道:“离洛,你终于抱我了。对不起,原谅我是那么的自私,但我只要你好好活着。你是那么的完美,完美到让我不能够坦白的向你告白。但现在,我怕我再不说,就没机会了。离洛,我喜欢你,你知道吗?我南宫馨儿喜欢你。”话音刚落,南宫馨儿一阵剧烈的咳嗽,又是一团鲜血从口中咳出。

听到这样的告白,离洛再也控制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双肩也开始剧烈的颤抖。这一刻,站在武道顶端的传奇男子,却显得如此的渺小。

南宫馨儿看着哭泣的离洛,轻声道:“别哭了,离洛。我的时间不多了,你还要保护我们的家园。你,你能吻我一次吗?”南宫馨儿满脸期待的望向离洛。

离洛闻言,立刻低头吻住了南宫馨儿的嘴唇,片刻后颤抖地说道:“我是轮回大帝,我掌轮回生死。我有生死法则,我不会让你死,撑住啊。”一股强大的生命法则如潮水般的涌入南宫馨儿的体内,可不管离洛怎么尝试,却丝毫无法逆转南宫馨儿那渐渐流逝的生机。南宫馨儿身上的血越流越多,夹杂着鲜血的器官碎片不断从南宫馨儿口中咳出,似乎在嘲笑着离洛的无能。

“没用的,离洛,肉体的伤太重了。不要忘了我。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与你再续前缘。”

少年是第一次这么的恨自己,恨自己空有一身强大的实力,却无法保护身边的人。能够逆转生死的轮回大帝,此刻却无法保护自己最爱的人。

南宫馨儿看着这近在咫尺的英俊面庞,眼角划过一丝晶莹的露珠。心里笑道,“我真傻,用这一生换这一次拥抱和这一吻。现在我就要走了,可我为什么一点都不后悔,还这么的心甘情愿呢?如果有来生,我还会愿意用我这一生换他这一吻吗?我想应该是吧…”

南宫馨儿的双眸终是渐渐地合上了,抚摸着离洛脸颊的玉手也无力的垂落。

“不~”

离洛愣愣的望着逝去的佳人,抱着冰冷的身躯,悲叹的声音响彻天际。

离洛抹去眼角的泪水在南宫馨儿的额头上轻轻一吻,随后将南宫馨儿收入了储物戒指中。“馨儿,你等着我,就算是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也一定要把你找回来。”

离洛的双眸恢复了以往的冰冷,毫无感情。化为一道黑白色流光,冲破重重攻击。提剑杀向了天魔群中,离洛一剑朝天,轮回之力疯狂涌出冲向天空。一道道巨大的轮回漩涡出现在众人面前,纵然是当年击败白泽的绝招,“六道轮回噬”。一股可怕的剑意随着黑白漩涡从天而降,瞬间笼罩了数百万人!

“啊!”

一道道身影远古天魔的身影被漩涡中隐藏的剑芒刺中,瞬间被腐化,化为黑白之气被轮回漩涡所吸收。在强烈的群体神通下,百万远古天魔瞬间陨落。这一幕可谓是吓坏了不少的远古天魔。

首领天魔们自知大势已去,便下令撤军。谁知,逃跑路径上,空间突然扭曲。

离洛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了远古天魔的前方。离洛傲立虚空,面露冷色道“今天,一个也不许走,我要你们为馨儿陪葬。黑白两色的轮回之力环绕在离洛周身,变成了两条面容狰狞的黑白色巨龙。随着黑白巨龙的龙吟,离洛一套剑诀砍出,无数的黑白色剑光随着黑白巨龙冲进人群,如同暴风雨从天而降。所有天魔的的身体,在顷刻间化为了碎片。

无数获救的灵兽,人类,都跪倒在地,拜谢离洛的救命之恩。

离洛不顾身旁拜谢的众人,脚尖一点向远处飞去。小白向飞远的离洛大叫,却被离洛那光一般的速度给甩开了。离洛撕裂时空乱流,挪移到了一处神秘的空间。

这空间阴森无比,鬼哭狼嚎,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望上看不到日月星辰,往下看不到土地尘埃,向前看不到阳间大路。

无常剑发出了一阵剧烈的震动,惊动了正在引路的勾魂使者。黑白鬼使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相互对望了一眼,身形一闪,瞬间出现在了离洛面前。黑白鬼使看着眼前神情冷漠的的男子,不由得一丝不爽道:“阁下到此有何贵干?黄泉路是给已经离世的鬼魂走的,而不是给活人走的。还不速速退去?”

离洛面无表情冷冷道:“我来找人,找到了,自会离开。”

黑白鬼使被眼前邪魅男子嚣张的态度所激怒。

“竟然如此,那你就永远地留在这里吧。”黑白鬼使手中无常剑一阵轻吟,寒光四起。竟主动从黑白鬼使的手中飞出,砸在了地上,面朝离洛一动不动,好似大臣们在向着远古帝王行跪拜之礼。黑白双使眼眸一眯,看向了离洛手中的黑白长剑,同时脱口而出:“六道轮回剑,你是轮回大帝离洛?”

离洛脸色依旧冰冷,双眸不带丝毫的感情。却也没有否认。

“好啊,轮回大帝居然知法犯法。你平常就喜欢用生死远离随意篡改他人生死。明明阳寿已尽的人却被你硬生生的篡改,如今你竟然敢来冥界放肆,那就更加留你不得。”

黑白双使飞身上前,顷刻间与离洛过了二十多招。二十招后,黑白双使跪倒在地,气息缭乱,嘴角也无法控制的飙出一丝血迹。

离洛冷冷地说:“你们还不是我的对手,我要带走她,谁也拦不住我。人若阻我,我便杀了那人。官若拦我,我便宰了那官。”

“好一个嚣张的黄口小儿啊,年龄不大,口气倒是不小。今天我们十大阎王与五方鬼帝都在这里,你倒是让我们见识见识你是如何救人的。”远处飞来了十几位凶神恶煞的判官,赫然正是十殿阎王与五方鬼帝。

离洛闭口不言,但未等来人站稳身形,便是一道道黑白色剑芒发出,直接将十殿阎王从虚空中打落,并负了伤。众鬼神也一一跪倒在了离洛的面前。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有些难以启齿,样子十分滑稽。众鬼都是冥界有头有脸的人物,平常一言便可断人生死,如今却都跪倒在英俊男子面前,众鬼都面露羞愧。

离洛翻手一记流光打出,瞬间笼罩了了十殿阎王与黑白鬼使。在生命法则下,众人的伤眨眼间便瞬息恢复了。手掌轻轻向上一翻,一股神秘的力量便直接将众人托了起来。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正在这时,又一道身影从远处飞来,高声道:“好一个英姿飒爽的英俊少年啊,顶天立地,却又情义双全。真是让我想起了我年轻时的样子。”

一道足以媲美武帝巅峰的气息慢慢靠近离洛,来者是一位中年男子。面带一丝痞气的微笑,古铜色的皮肤与极致完美的脸型,让不少少女看到都会春心荡漾。就连比起离洛这种级别的帅气男子也是半斤八两了。

离洛看见来人,也微微抱拳表达敬意,并说明了自己此行的来意与决心。

此人正是主管冥界的老大,东岳大帝,听闻离洛的来意,也十分感动,并表示愿意不遗余力的帮助离洛找回挚爱。东岳大帝眉心微皱,打开生死生薄一翻,试图寻找着南宫馨儿的名字。

片刻后,叹息的说道:“离洛,生死薄里并没有你爱人的名字。”

纵是以离洛这般沉着稳重的心境,也不禁有些难以把持了。离洛不可置信的道:“不可能,你再查查,一定有的。”离洛的双手激动的抓住东岳大帝的肩膀,深邃又邪魅的双眸因为激动布满了血丝。

离洛就欲将储物戒中的尸体扫出给东岳大帝查看,神识扫过储物戒的时候,却大吃一惊。本该安静躺在储物戒内的尸体,居然腾空消失了。

“不可能的,这不是真的。你一定有办法救馨儿的对不对?你一定有办法的。你告诉我啊,我要我的馨儿回来。”离洛望向东岳大帝,神色激动。离洛再一次哽咽了,泪珠不止的划过离洛干燥的脸庞。

“对不起,离洛,我也无能为力了。冥界不适合活人长留,你还是快走吧。”东岳大帝的话对此刻的离洛来说宛若晴天霹雳。

离洛的心,在南宫馨儿去的那一刻,便已经死了。这个曾经威震洪荒宇宙的男人,此刻是那么的无助。离洛默默擦去脸上的泪珠,微微一拜向众人告别,转深告别了冥界众鬼。

从那以后,离洛便天天以酒消愁,整日喝的烂醉如泥。整天无所事事,只会原地默念馨儿的名字。时常在梦中梦见那熟悉的佳人,翩翩起舞。梦醒后,却又发现一切的一切不过是假象罢了。就这样,离洛在梦境与现实中度过了一年又是一年。每当想起自己那上穷碧落下黄泉的誓言,离洛也不禁自嘲的笑笑,笑自己连自己的誓言都无法实现。

就这样不知过了几百年,依然有一天,天降异象。一道红光从天空射入凤族祖地。凤族圣地中,一道金红色红光破空而出,变成了一位倾国倾城的少女。清澈明亮的眼眸,弯弯的柳眉,以及那吹弹可破的洁白肌肤,让这位婀娜多姿的女子充满了诱惑力。没有那个男人可以在她的面前保持冷静,她的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的动人。

女子化为一道流光,目光坚定的飞向一颗偏远的星球。想起英俊少年的面容,不禁莞尔一笑。

片刻后,女子来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前。熟睡的小白想是感应到了什么,突然张开了久闭的双眼,冲离洛发出了一声怪叫。离洛被小白的叫声所惊动,望向门外。

映入眼帘的是一位秀丽清纯,皓齿朱唇,杨柳细腰的女子。最让人着迷的是她那一双摄人心魄的眼睛,只一眼,便足以勾走任何人的魂魄。

望着眼前犹如谪仙下尘的女子,离洛心头微微一颤。着晶莹如玉的绝美容颜,不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子吗。离洛自嘲地笑笑,“又做梦了,哎,我明知道她已经不会回来了。为什么还会对她抱有念想呢?”

女子听到离洛的话,不禁发出了银铃般清脆的笑声,是那么的悦耳动听。“傻瓜,是我,我回来了。”

离洛这才如梦初醒,猛然从椅子上弹起。一个瞬步,来到了女子的身前。四目相对,过往的点点滴滴重新涌上两人心头。离洛看着眼前熟悉的女子,完美无瑕的脸上布满着狡黠而又俏皮的微笑,画面好像一下追溯到多年前为自己当挡刀的那一刻。

离洛再也把持不住,狠狠的将眼前的女子紧紧抱入怀中,仿佛再也不会松开。“南宫馨儿,你若再敢乱来,我绝不会放过你。”离洛眼眶通红,一丝丝水花在眼中凝聚。

“噗嗤。”

南宫馨儿笑出了声来,“好了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了。我说过若有来生,定与你再续前缘。这辈子,我可就赖上你了喔!”

离洛闻言笑了,笑的那么的阳光,宛如童话故事中的白马王子一般。用低沉的嗓音说道:“我已经等了几百年了,这一世,我不会再放手。”

太阳渐渐下山了,天边的残阳映照在美丽的大地上,折射出瑰丽的光彩,渲染在了两人身上,仿佛一对神仙眷侣。

南宫馨儿倾身挽上离洛的颈脖,如水般清澈的明眸含情脉脉的看着离洛。离洛,再也忍不住,拖住挚爱的脸颊,贪婪的吻住了那樱桃般的小嘴。

从此,两人隐居深林,不问世事,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你为我挡剑,用尽生命为代价换我一吻,不过是喜欢我罢了。

我为你上穷碧落下黄泉,无非是你急我挡剑的那一刻,我爱上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