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如水,平凡而又伟大;母爱如丝,缠绵不休;母爱如风,给人带来清凉;母爱又像大伞,给我们撑起一片晴天。 

  今年春节,正值新冠病毒疫情,我和母亲一起到广东和妹妹团聚,细数这是我大学毕业以来,陪伴母亲最长久的时间。看着母亲满脸皱纹,两鬓白发,不由紧紧握着她满是老茧的双手,母亲老了,儿时记忆中那扎着两个辫子,秀外慧中的美丽母亲已不复存在,但在我心中,母亲永远是最美丽、温柔、包容、朴实的人。 

  如果说父亲是我人生的方向导航员,而母亲则是我人生的启蒙老师。其实我小时候成绩很差,记得读学前班的一年,数学居然考了0分,班上同学都嘲笑我,母亲去开家长会也无地自容。但母亲并没因此而指责我,她做了两件事:一是每天早上把我叫起来数数,背加减乘法口诀;二是找我们的班主任老师套近乎“走后门”,希望老师能多多关心帮助我的学习。母亲只有初中文化水平,她的方法也是最笨的方法,在她日复一日的监督下,我莫名其妙就开了窍,找到了数学的规律和奥妙,对它产生了兴趣,成绩也突飞猛进。而母亲的“走后门”不过是给老师送点自家腌制的大头菜,那味道比街上卖的还好吃;正好老师跟母亲一个姓,她就很亲切的把老师当成家人一样,一个纯朴热情的农村母亲望女成凤的心打动了老师,老师也多了几分对我的关注。 

  父亲一直是我们家的主心骨、风向标,家里大小事务,母亲都唯父亲马首是瞻。正因为如此,父亲承担一个家庭的责任和压力特别大,脾气不是很好,经常会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小事,向母亲发无名火,而母亲总是选择包容和忍让。后来,父亲自己都说:“其实我知道我有时候脾气很怪,有些无名火一发就不可收拾,明明知道不对,但又碍于面子死不承认。”也许夫妻间相处之道就是爱与包容,反省与退让,责任与担当吧? 

  奶奶是个要强而能干的女人,村子里谁都不敢惹她,如果谁偷了她在土里种的菜或她养的牲畜,她可以从天亮骂到天黑,把对方的祖宗十八代都翻出来骂。可想而知,婆媳相处,更是难上加难。小时候的记忆中,母亲和奶奶的争吵有过几次,吵得还有点激烈。后来奶奶年过八十,得了老年痴呆,母亲不计前嫌,对她悉心照顾,直到奶奶寿终正寝。奶奶临终前,回光返照般的对母亲说:“玉,还是你对我好,你是个好媳妇。” 

  本以为送走奶奶后,父亲和母亲可以潇洒的过二人世界,周游全国,过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惬意生活,父亲却被确诊为脑癌!父亲刚动完手术,心情很不好,脾气特暴躁,他心疼女儿,很少骂我和妹妹,整天拿母亲撒气,什么脏话、难听的话都骂。母亲难过得整晚整晚伤心落泪,第二天又强颜欢笑照顾父亲。“不管生老病死,贫穷富贵,都不离不弃,永结同心!”一句简短的话语,承载的是一生的磨炼与考验,父亲在母亲无微不至的照顾下幸福的离开了。 

  这就是我的母亲,简单、质朴、平凡、包容而又如此坚强乐观,是母亲用她的爱托起和承载了整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