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父爱如山,母爱如水。的确,父亲的爱比较含蓄,粗犷、深沉而伟岸,就象一座高耸的大山。相比之下,母亲的爱就显得执着,细腻、温柔而婉转,犹如一条潺潺的溪流。虽说上帝关闭了我的心灵之窗,但一直以来,有青山绿水的环抱,我丝毫未曾因失明而受苦,反倒比健全的哥哥和姐姐享受了更多的呵护。特别是母亲的无私关爱另我终生难忘。

曾记得,出生不久的我就显出了与众不同。别的孩子能随意的接住玩具或食品,而我却无动于衷;别的孩子看到阳光就会很自然的闭上眼睛,而我却毫无反映。是母亲毅然请了事假,拿出家里不多的积蓄,背着不满周岁的我踏上了求医的漫漫征途。从我记事起,无论是寒风刺骨还是烈日炎炎,只要听说哪个医院有治疗眼病的名医,母亲就毫不犹豫的背上我出发。只可惜如此诚意也没能感动上苍,当医生的最后判决无情的宣告我将永远失去光明时,母亲擦干眼泪,决心用她瘦弱的肩膀为我支撑起一片蓝天。

更难忘,当我收到上海盲校的入学通知,兴奋的满屋乱蹦时,母亲也如释重负,欣慰的长出了一口气。为了帮我争取这个难得的求学机会,母亲曾在一个月内三赴上海,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终于说服了校长,破例收下了我这个外地学生,而她却因新力交瘁病倒在返回的长途汽车上。到家时高烧40度,在医院里躺了七天,。送我上学的前夜,母亲拉着我千叮万嘱,说的最多的是“孩子,以后妈妈不在你身边,有什么事一定要找老师帮你。放心,妈妈会经常来看你的。”她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我在学校的11年里,她几乎每个月都来看望我,给我带来四季更换的衣物,还有很多好吃的。那时我们学校的条件还不算太好,很多生活设施都没跟上,理发、洗澡也成问题,因此母亲每次来都要帮我收拾,拆洗被褥、带我出去理发、打来热水替我冲洗,一刻都不闲,简直比上班还累。她的行为感动了很多老师,一次,班主任抚摸着我的头,语重心长的说:“东啊,以后你可得好好孝敬你的妈妈。我们学校200多个学生,哪个有你这么幸运的?又有哪个学生的家长会如此尽责呢

?“

是啊,有这样的妈妈,我真的很幸运。从小到大,我的一切都牵动着她的心。她会为我的每一个进步而高兴,为我的每一次挫折而担忧。1990年6月,我学成归来。初出校门的我踌躇满志,一心等着安排到医院工作。母亲为我四处奔走,多方申诉,折腾了大半年,我的理想还是没能实现。幸亏时任吴江市副市长的张祖满同志特批我自行开办诊所,母亲又带着我跑卫生局申领执照,随后是收拾房屋,准备器械,连休息也痼不上。听着她匆匆的脚步,我的心头五味杂陈。当时母亲已年近花甲,本该好好享受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可就因为我这个身有残疾的儿子,她不得不拖着并不强壮的身体四处奔忙,我心何忍?我心何安?

近几年,我的事业逐步走上了正轨。随着患者的日益增加,仅靠家里五、六个平方米的诊室有点应接不暇了。又是母亲出面为我寻找合适的房源,终于让我在05年7月搬进了新址。从此,母亲的担子更重了,除做好家里的一切家务外,每天清晨,她都提前半小时到诊所打扫卫生,生意繁忙时还要负责接待和收费,有时还要帮我打打下手,拔个火罐、作个牵引。此外,自从04年吴江市盲人协会成立以来,会议和活动多了,母亲又担当起随从和向导的职责。每次出行,她都是强打精神,无微不至的照料着我,开会或活动时与我形影不离,吃饭时自己的碗空着,却只顾往我的碗里夹菜,并满含微笑的看着我吃。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酸酸的,可她呢,却毫不在意,还逢人就说这都是借了我的光,她才有机会去大宾馆、大饭店开了眼界。……

如今,母亲已年过七旬,然而还在为我终日操劳,一点也不知疲倦。她的爱如此细腻、执着,真好象潺潺的溪水,又如浩浩的长江滚滚东流,谁也难以阻挡。今生我是无法报答了,我只能尽最大的努力活出个样子,充分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为她争光;同时也决心用自己所学好好的帮母亲条理身体。我只有一个愿望,愿母亲多多珍重,我慧在有生之年与您相伴,让您快快乐乐的渡过

母爱如水

都说父爱如山,母爱如水。的确,父亲的爱比较含蓄,粗犷、深沉而伟岸,就象一座高耸的大山。相比之下,母亲的爱就显得执着,细腻、温柔而婉转,犹如一条潺潺的溪流。虽说上帝关闭了我的心灵之窗,但一直以来,有青山绿水的环抱,我丝毫未曾因失明而受苦,反倒比健全的哥哥和姐姐享受了更多的呵护。特别是母亲的无私关爱另我终生难忘。

曾记得,出生不久的我就显出了与众不同。别的孩子能随意的接住玩具或食品,而我却无动于衷;别的孩子看到阳光就会很自然的闭上眼睛,而我却毫无反映。是母亲毅然请了事假,拿出家里不多的积蓄,背着不满周岁的我踏上了求医的漫漫征途。从我记事起,无论是寒风刺骨还是烈日炎炎,只要听说哪个医院有治疗眼病的名医,母亲就毫不犹豫的背上我出发。只可惜如此诚意也没能感动上苍,当医生的最后判决无情的宣告我将永远失去光明时,母亲擦干眼泪,决心用她瘦弱的肩膀为我支撑起一片蓝天。

更难忘,当我收到上海盲校的入学通知,兴奋的满屋乱蹦时,母亲也如释重负,欣慰的长出了一口气。为了帮我争取这个难得的求学机会,母亲曾在一个月内三赴上海,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终于说服了校长,破例收下了我这个外地学生,而她却因新力交瘁病倒在返回的长途汽车上。到家时高烧40度,在医院里躺了七天,。送我上学的前夜,母亲拉着我千叮万嘱,说的最多的是“孩子,以后妈妈不在你身边,有什么事一定要找老师帮你。放心,妈妈会经常来看你的。”她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我在学校的11年里,她几乎每个月都来看望我,给我带来四季更换的衣物,还有很多好吃的。那时我们学校的条件还不算太好,很多生活设施都没跟上,理发、洗澡也成问题,因此母亲每次来都要帮我收拾,拆洗被褥、带我出去理发、打来热水替我冲洗,一刻都不闲,简直比上班还累。她的行为感动了很多老师,一次,班主任抚摸着我的头,语重心长的说:“东啊,以后你可得好好孝敬你的妈妈。我们学校200多个学生,哪个有你这么幸运的?又有哪个学生的家长会如此尽责呢

?“

是啊,有这样的妈妈,我真的很幸运。从小到大,我的一切都牵动着她的心。她会为我的每一个进步而高兴,为我的每一次挫折而担忧。1990年6月,我学成归来。初出校门的我踌躇满志,一心等着安排到医院工作。母亲为我四处奔走,多方申诉,折腾了大半年,我的理想还是没能实现。幸亏时任吴江市副市长的张祖满同志特批我自行开办诊所,母亲又带着我跑卫生局申领执照,随后是收拾房屋,准备器械,连休息也痼不上。听着她匆匆的脚步,我的心头五味杂陈。当时母亲已年近花甲,本该好好享受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可就因为我这个身有残疾的儿子,她不得不拖着并不强壮的身体四处奔忙,我心何忍?我心何安?

近几年,我的事业逐步走上了正轨。随着患者的日益增加,仅靠家里五、六个平方米的诊室有点应接不暇了。又是母亲出面为我寻找合适的房源,终于让我在05年7月搬进了新址。从此,母亲的担子更重了,除做好家里的一切家务外,每天清晨,她都提前半小时到诊所打扫卫生,生意繁忙时还要负责接待和收费,有时还要帮我打打下手,拔个火罐、作个牵引。此外,自从04年吴江市盲人协会成立以来,会议和活动多了,母亲又担当起随从和向导的职责。每次出行,她都是强打精神,无微不至的照料着我,开会或活动时与我形影不离,吃饭时自己的碗空着,却只顾往我的碗里夹菜,并满含微笑的看着我吃。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酸酸的,可她呢,却毫不在意,还逢人就说这都是借了我的光,她才有机会去大宾馆、大饭店开了眼界。……

如今,母亲已年过七旬,然而还在为我终日操劳,一点也不知疲倦。她的爱如此细腻、执着,真好象潺潺的溪水,又如浩浩的长江滚滚东流,谁也难以阻挡。今生我是无法报答了,我只能尽最大的努力活出个样子,充分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为她争光;同时也决心用自己所学好好的帮母亲条理身体。我只有一个愿望,愿母亲多多珍重,我慧在有生之年与您相伴,让您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天.

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