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孩子从出生开始便想和父母在一起,也会觉得和父母一起生活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可有这么一群孩子他们也许从小开始就没法和父母一起生活,小小年纪就得担当起照顾自己或兄弟姐妹的责任,能与父母见面的机会也是极为稀少且珍贵,他们就是留守儿童。而在我童年时我也曾作为留守儿童被留在乡下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这段时光将会是我一生都难忘的经历。

那个时候我大概8岁,读小学三年级,弟弟还没读小学。记得那年是个很冷的冬天,差不多到了过年的时候,爸妈和我们说要搬家了。我和弟弟当时没什么感觉,只知道爸妈在收拾行李很忙的样子,而我们还沉浸在玩新买的遥控车之中。那天凌晨我们回到了乡下,我对爷爷奶奶早已没有了记忆,那时感觉就像是第一次见面。过年了,我十分沉浸在这种快乐的气氛中,早已忘记了爸妈会回城市这件事情。也不是真的忘记,只是心里一直在逃避着,当时的我只要爸妈出门很久都没回来或是我在家里没找到他们的话,我都会觉得他们是不是已经走了。后来,我这段紧张担忧的心情在一天晚饭之后彻底画上了句号。那天晚饭之后天还没黑,但太阳已经下山了。我只记得我站在家门前的那条小路上,看着一辆灰色面包车停在了路口,接着爸妈上了车和我们交代着要我和弟弟好好学习。一边的弟弟早已放声大哭,车上的妈妈也哭了,两人的哭声充斥在我年幼的心里。最后妈妈想把弟弟带上,可一边的大人把他们分开了,车门被关上了。车子走了,很快便在这窄小的村路上消失不见,天也开始黑了,徒留我和弟弟两人淹没在这无尽的悲伤中。

与爸妈离开后的时间过的特别漫长,每一天仿佛都是煎熬,明明昨天还看的到的脸,今天却见不到了。我从不在其他人面前哭,我总是在夜里关灯之后才哭,无声地哭,所有悲伤都在我心里呐喊着。然后哭累了便睡着了,梦里总会听见妈妈在喊我的名字,要是第二天醒来就能见到她的话那该多好啊,我总是这样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可现实生活是很残酷的,这样的愿望是不会实现的。之后我和弟弟在村里的小学上学了,我们对身边的一切都感到十分陌生,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学校。起初的校园生活我总是被班上的男同学欺负,在城市生活习惯的我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情况,和老师、爷爷说过了许多次也没能让他们停止这样的行为。除开这不愉快的校园生活之外,我还得照顾弟弟,那时的弟弟还那么小,什么事都不懂,却也一样承受着和父母分开的事实。

时间总会让人忘记悲伤慢慢成长,我也开始习惯父母不在身边的感觉了。虽然已经不会觉得有多难过了,但看到其他同学的爸妈还在他们的身边,他们每一天都能见面、吃饭、聊天,我的心里还是会觉得空空的。想过最多的是为什么我和他们不一样这样的问题,我想不出答案,只知道这种突然的改变使得我十分失落。爸爸偶尔会回来乡下,一般是清明的时候,虽然每次都呆不久。但每年清明节的时候都是我最开心的时候,我会一大早就在家里的阳台上等,等到看到了爸爸的身影出现在家门口,那一刻便是我最幸福的时刻。乡下的夜晚很凉快,晚上睡觉时我、爸爸、弟弟三人会在客厅里打地铺,爸爸会和我们说很多话,另一旁的我听着耳边爸爸浑厚的声音,看着远处天空明亮的星星进入了梦乡。

后来的我已经完全习惯了在乡下的生活,在班上也不再忍声吞气地受男生的欺负,一向文静性格的我开始多了点势气。我慢慢也开始享受在乡下生活的快乐,和村里的孩子一起满村跑,陪朋友在田野里放牛干活,每一次去小卖部买东西吃已经成为了最大的快乐。我的皮肤已经从最初回来时的白皙变成了麦色,以前在城里穿过的裙子早已被压箱底了,取而代之的是T衫裤子,凉鞋。所有在城里的印记都慢慢褪去,我也完全成为了一名留守儿童。

我的童年就是这样子度过的,每一天我都在想念着我的父母,想着他们在城市过的好不好,有没有想我和弟弟,什么时候会回来。缺少了父母的陪伴,我也小小年纪学会了独立,一边照顾着自己一边照顾着弟弟。弟弟从小到大可以说是我半扯大的,虽然没得到父母足够的陪伴,但也是在姐姐的宠溺中长大了。

作为留守儿童长大也许并不会留下什么大的心灵伤害,但那种从小与父母分别的痛楚会永远留在心底,伴随我的一生。即便我现在已经长大成人了,可只要一想起这件事,我还是非常难过,当初那黄昏下分别的场景又再会历历在目。以及缺少父母陪伴这点也会成为永远无法改变的事实,虽然现在是与父母一起生活,但我的心里始终对于他们还有着一些距离,很多关于自己的事都很少会和他们提及。不是不愿提及,而是感觉无法向他们开口诉说。

所以,如果你现在正为人父母或是将来有孩子时,请一定要好好陪伴在孩子的身边,给他们一个完整的童年。孩子们要求的东西并不多,只是想要你们简单的陪伴。即便工作再忙,生活再苦,也要多陪陪孩子,孩子们永远只有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