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即将消散的一个午后,我把从大学跟随我至今七年的旧电脑搬到了靠近窗户的梳妆台前,记录下了一个普通女孩的待业自救历程。

平日里朝九晚五,似乎无忧无虑的她,即便再体面要强,在此时生活一地鸡毛散落的现实里,还是坐在电脑前哭出了声。两年前的失恋加毕业刚进公司,到如今的失恋加上半失业状态,似乎很多艰难的时刻都是一个人挺过来的。时常在感觉到生活刚开始好转的时候,它又触不及防丢给你一个炸弹,失去爱的人也好,接受烫手的工作和未知的生活也好,往往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或许会有人说这次疫情失业的大有人在,也没人来得及矫情,明日依旧。或许作为一个普通人往往要经历很多心理建设去重新找回自己的状态,这个女孩就是我本人。

12月20日春节放假回家,至1月初日各大新闻媒体开始发布疫情扩散的消息,我每日敦促父母出门工作要戴好口罩,沉浸在微微恐慌而又平淡闲适的春节假期。开始了每天从卧室到客厅到卫生间再到卧室的浑浑噩噩的日子,每天凌晨三四点顶着挣扎又疲惫的双眼放下手机开始入睡,第二天晌午才磨磨蹭蹭起床睡眼朦胧的走向饭桌,转身又一头栽进卧室,刷着关于此次疫情沙雕网友们信手拈来的段子,心想,我们终于能理直气壮的躺着为国贡献了。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十来天,她开始迎接同一个世界,同一个爸妈关切的责备和嫌弃,此时疫情已经在全国蔓延开了,很快也波及到了我生长了二十多年的四线小城市,这十来天中途贸然去了一次附近的超市,为此母亲大发雷霆,她锋利的语言背后其实是更真切的爱意。我从小甚至就不是一个父母甚至亲戚朋友眼里的懂事女孩子,自幼反叛,而又对充满争吵又本不富裕的原生家庭充满不安和自卑,我选择远离家乡去上学和工作,以为这样就能回避对家的渴望。

这样的日子直到2月8日,此时公司已经再次发布延迟上班通知,一番思想挣扎以后,我最终还是选择踏上了回城的高铁,远离家乡,相比严重的疫情下更害怕的是长期的不被接受。办理了手续以后我终于顺利躺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床上,一种看似快乐实际短暂的自由,内心实则空落落的“归属感”。给冰箱屯满了蔬菜食品,做好自己挺过这次肺炎疫情的物质准备。期间跟男友匆忙又简短的一次会面,他说,你就不应该早回来,呆着不好吗?我没作回答。还记得刚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每逢见面几米开外笑容已经挂在了脸上,一米八的个小跑过来摸着我的头低声的问饿了没?今晚想吃什么?考虑到他信用卡负债和我为数不多的存款,我们大部分都是吃小摊,互相沉溺这简简单单的幸福,陷入恋情的恋人有时候一杯温水就够了。婚姻对我们来说还是奢侈品,疫情期间我们向赤裸裸的现实作出了和平分手的妥协,最终我也失去了他乡的温柔梦。

接下来的日子里,她每天依旧睡醒先刷一下疫情数据消息,尝试给自己做了份简单早午餐,开始跟着视频教程捣腾家里的面粉和食物,每周三四次间歇性的在瑜伽垫上做一个小时的健身动作,吃过晚餐又坐到床上刷着微博,尝试让自己“忙”起来。偶尔翻看了自己年前买回来的几本书,草草看到了一半做了很多准备改变自己的笔记,写了一些文,很多想法被记录着又半途而废着,简而言之,普通的努力着拥抱这生活生怕失去更多。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大概快半个月,看着每天只有支出没有收入的账单,我开始去曾尝试给自己做出更大的改变,开始了自己心仪很久的写作和创业计划,尝试改变自己现在的无能为力和普通,不得不承认生活中我这样普通女孩不少。我也总觉得生活大部分都很公平,你不努力就真的不会好了。

百分之九十的企业陆续选择复工营业,待业在家的我深深感到了毕业那年找工作一样的焦虑和不安,曾以为稳定而忙碌的工作和生活此刻也顺理成章的将我推向了社会淘汰的浪尖。当我再次打开了自己断断续续做的时间规划表,健身饮食计划表和生活账单,和躺着我未尽渴望的记事本,陷入了深深的的惶恐和不安。我知道,失去了依靠和支撑,除了去改变现状别无选择。生活的潘多拉魔盒为我们每个人准备着,通常打开便是,如果你不先自沉稳,爱自己都是奢侈消费。这次疫情显然向我的普通提出了它的要求。于是我大胆去尝试各种兼职赚一些经验和零花钱,深夜查资料学习做笔记,卸载了最爱撸的游戏,每天花一个小时去公园夜跑几公里做个心灵SPA,然后回家做个简单营养健身餐,洗个热水澡泡个脚,睡前看会书做个日记,喝一杯温奶然后早早入睡,醒来好好护肤吃早餐。就这样按照自己的生活作息规划表一项一项打卡,抵御待业和失恋的严寒。不到半个月我的兼职和副业也逐渐有了起色,收入不再是负数,在敲下这些文字的时候,窗外吹过了温和的春风,阳光也努力的跳上我的纯白窗帘,日子变得温柔又有力量。

不知道屏幕前的你是不是也跟普通渺小的我一样在偌大的城市只身一人为着理想的生活抗争着奋斗着。我喜欢的女演员春夏说过“我觉得大家喜欢我可能是觉得我是一个普通人,而我又比他们好一点点。”比普通好一点点就是的选择。她还说“我就是要这个世界上有一束光是为我而打的,我就是要有一个舞台是为我而亮的,我要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人是为我而来的,那非常非常重要。”我希望如她一般倔强又野蛮的生长着。虽然起步晚了些,我开始相信任何时候开始认真生活都为时不晚,人一切的痛苦,本质上不过是来源于对自己无能为力的愤怒。你要问我怎么坚持下去,那我的回答就是持续的三分钟热度和对生活随时反击的勇气,如果你还沉浸在自危而又焦虑的日子里,从现在开始,每次面临生活的重新洗牌,行动和自信就是最好的自救。放声哭泣之后别忘了擦干眼泪拿起武器前行,勇敢做个一个比普通还好一点点的成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