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们从各地赶回来,参加毕业典礼,抓紧时间清空宿舍,说没两句,大家就散了,赶高铁的赶高铁,办事的办事,行事匆匆。

一年前,我哪能想到,今天的我们,见面了连嗑唠的时间都没有呢。

一年前,那时才大三,还没经历社会的摧残。还记得我们那时六个人摊在床上,明明凌晨了,隔天有考试,却一点都不想睡,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时不时传出魔性的笑声。

后来聊到了毕业游,阿云一个激动,从床上爬起来,开始搜地点,做攻略。我们五个人被她带的,好好的觉不睡,深更半夜挑灯,一群人像蛇精病一样,围在一块欢天喜地的做旅行攻略。

大家上网查了又查,既考虑各种费用,又考虑时间问题,头发都抓秃了,最后贯彻少数服从多数的金科定律,选定了去广西北海银滩看风景。

还记得,大伙抓着手机翻北海银滩的照片,发出阵阵惊呼,荡漾的笑声。现在,笑声犹在耳边回荡,但朋友却已各别一方,说好的毕业游更是遥遥无期,再也无法实现。

大三的时候,我们以为大四毕业后,我们有很长的一段空窗期,足够来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然而事实上,大四下学期我们开始实习,朋友的的职业都选择不一样,工作的地点也不一样,可谓天南海北。一个去了其他市,两个回了老家,一个走得最远,去到埃及的孔子学院当教师,只剩下我和另一个舍友留在广州,每天早晚在爆满的地铁车厢里接受摧残。

还没毕业,还没回过神来,莫名其妙的,我们就散了。

人都聚不齐了,更别说毕业游了。

日子就在日复一日的实习学习中过去了,大伙再聚,就是毕业典礼那天。虽然认真来讲,人没到齐,缺了个跑去埃及当辛勤园丁的舍长大人,但六缺一没啥,大伙依旧兴致高昂的在微信上琢磨着那天有空去奶茶店喝一杯,顺便聊聊天。

结果,我们真的太年轻。毕业典礼的忙碌程度,教会我们什么叫做忙成狗。从早上回学校忙到下午,弄资料弄档案,参加毕业典礼,收拾宿舍,快递东西,像陀螺一样疯狂转动,连水都不常喝,要喝一灌一大口。

现在仔细想想,我们几个还想只在毕业典礼刚开始时闲聊了几句,其他时候都各忙各的,我甚至不知道她们是什么时候搭车离开的。

真正诠释了什么叫做,曾经我们一天面对面23个小时,现在我们一天聊没23秒。

过了毕业典礼,就更别提了。

还在学校的时候,我们经常以为我们的时间还很多,踏上工作了,才知道曲终人散,人走茶凉。

我一直以为,没有毕业游的大学生涯,是不圆满的。但现在人都聚不齐了,只能放宽心,告诉自己不必执着于要一个毕业游。

所以在这,我必须得说一句。如果你想还和舍友去毕业游,记得现在就去,不要等到毕业,在人还齐的时候,赶紧把规划变成现实。人生最悬殊的差距,就是理想和现实的差距。毕业后你就会发现,你梦想中终身难忘的毕业游并不会存在,你必须和毕业旅行saygoodbye。不是因为没时间,仅仅是因为,你们很难再聚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