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爱情是云朵,你坐在上面飘飘然然、春风得意;迷失的爱情是乌云,你藏在里面什么都看不懂、拎不清。

和众多学生时代恋爱男女一样,我和初恋相识于大学期间,两个对生活充满炽热情怀又极度理想主义的人,由于某些机缘巧合走到一起。我们在不同的两座城市读书,所以异地恋这种相处模式,在我没有充足了解弊端之前就悄然开始了,可当时自己太过年轻,说多了豪言壮语、海誓山盟。

又如众多学生时代男女一般,我们没有熬过毕业分手季这个魔咒,在大学三年级实习期我们因他来我的城市,还是我去他的城市吵到不可开交,我们在相隔一千公里的电话两端声嘶力竭地为自己找各种理由。那次争吵是冷战5天才得以平静,但认输的那个人是我,现在回想自己多么厚颜无耻到坐了26个小时的普快火车去他所在地,到达之后打了十多通电话才换来一句“你有病啊,回去吧,我没在学校”这样的回答,后来也是从他朋友那里得知,我在火车站蹲了7个小时没等来人的那个晚上,他在学校宿舍打英雄联盟到天亮。如此看来一个恋爱中的女生卑微程度是难以想象的。

经过一轮落汤鸡式的拉锯战,我们的感情并没有结束,在我的疯狂渐渐冷却时,他又如相识时那般热烈,朋友们分析可能是他没有好的目标,当时我不理解,我想的是我一生只爱一人的信念不能就此破灭,所以我实习期间在办公楼下看到如阳光般温暖的人时,又投入了狮子的怀抱,可我不知道这个狮子会把我吃的骨头都碎掉。我选择去他的城市工作生活,我的朋友圈子小到只有几位他朋友的女朋友,我用每个月两千五百块的实习工资供给在考研的他。而在频繁相处,每天见面的7个月时间里,我丝毫没有尝到非异地恋带来的温暖,取而代之的是屡试不爽地离家出走,破口大骂地争吵,他依旧抱着电脑日夜游戏,我依旧厌倦油头满面的游戏迷。在第七个月零15天时,我们又吵到不可开交,这次又是无穷无尽的冷战,他把我的行李送到员工宿舍,我又打了近百通无人接听的电话。我去我们的住处敲门,其实只想要一句痛快的分手。这次我又输了,我坐在楼道里等他开门,我知道那个人就在屋里他却说他在图书馆,无奈之下叫来了他的朋友,那天我心里很明白我在楼梯上瑟瑟发抖时,他的游戏里热火朝天,比这更刺激的是我无意间看到了他和游戏里女孩子暧昧的聊天。

从他的城市离开的那天晚上,我是负债6千元的穷学生,是连辞职都没有递拉黑了领导的不负责任的员工,是在那座城市一夜间仿佛人间蒸发的失踪人口。买完车票身上只有50块钱的自己,在火车上不顾形象地嚎啕大哭。

在听到刘若英说“此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时”潸然泪下的我,不是由于瞬间的释怀,是因为我原谅了自己当年的无知。无知的姑娘可以为所谓愿得一人心的爱情放弃自己一切现状,远赴他乡。爱情里迷失自我的人总是以为自己的大无畏感动了天地,非但不如此谁知还辱没了自己。所以永远别在爱情里丢了自我,否则如我一般痛改前非时只能把青春看成笑谈,勇敢一点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把无知勇敢,把放弃自己当对爱情的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