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势、金钱、美色、美酒、香烟、游戏、美食、远方……这个世界的诱惑是丰富的,这个世界的欲望是饱满的,吸引人们沉迷其中。朋友们,你们是否曾经沉迷于“某物”而无法自拔?

我曾经这样过。

我曾经,沉迷于手游——王者荣耀,整整三个多月。

入坑

那是在大三的暑假,所有人都在为自己的未来思考、规划的时候,穿着人字拖在家里乱晃的我,一不小心瞄了一眼我弟的手机,又一不小心多问了一句“这是什么”,还不小心下载下来玩了一下,结果一发不可收拾。接下来的日子,我除了吃饭几乎没有离开过床,睡觉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王者,看一下禁赛时间结束没有,睡觉也睡得断断续续,可谓废寝忘食了。相应地,我的段位也从倔强青铜一路飙升至永恒钻石。

这样的日子可以说是“不分昼夜”。不断重复一件事情,今天和昨天没什么不同,明天和今天也不会有什么变化。没了时间观念以后,日子过得特别快。

转眼间九月到了,我回到了学校。但是对我来说,生活几乎没什么变化,甚至可以说只是换了一个地方打游戏。大三下学期,仅剩的两门课,我都经常为了打王者而没有去听。逃课,我并没有觉得害怕,因为到了大三,大家都去实习,老师看见你没来,就会觉得你去实习了,不会深究,我还安慰自己说,这么没营养的课,去了也是睡觉,不去也罢。

一次偶然

日子继续糊涂着。直到有一天,宿舍小聚会,当我知道宿舍四个人,一个准备保研,一个准备出国,一个已经在索菲亚实习,只有我一个人还像几个月前一样的时候,我感觉到有一丝落寞,接着又猛打了几天王者。

可是当我停下来,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这张憔悴的、模糊的脸,那份落寞又回来了。

什么嘛,只剩下我了。

我坐在马桶上暗自嘀咕,并刷起了朋友圈。里边都是美食风景、舞蹈瑜伽、实习奋斗……所有人的正能量在我的指尖飞速划过。

唉,只剩下我了。我又嘀咕了一次。

等等,我停下滑动的食指,心情仿佛孩子发现童话里的宝藏那般激动,我并不是一个人!10小时前,我久未联系的高中同学阿海的朋友圈中赫然写着:

戒酒半个月,第二天,打卡#

太好了,我并不是唯一个“非正能量”的人。苦难让人互相拥抱,幸福使人彼此嫉妒。鬼使神差般,我将这一页截图下来,私发给了他,并写道:“戒游戏半个月,第一天,打卡#”。

这句话就像魔力紧箍咒一样,接下来,我开始了我的戒游戏时间。

喜欢还是沉迷

“哟,同道中人。”

上了大学就几乎没联系过的高中同学居然回复我了,就是这一句简单的回复,让我们在接下来的半个月成为互相监督的“难兄难弟”。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我觉得自己完全可以不打游戏,也能好好上课,没事就看看书,戒游戏好像并不难。可是,到了第三天,我觉得应该奖励一下自己。

“就玩一局,没事的。”

“再玩一局,没关系。”

“上了钻石三就不打了。”

……

就这样,我又开始迷上了。直到四天后,阿海发来消息。

“这几天怎么样?”

“额,又打上了。”我顿了顿,说,“你呢?”

“嗨,喝上了,好几天了。”他说这话时,我仿佛能从屏幕嗅到酒味。

“游戏怎么就那么好玩呢?”我的确挺困惑,“我并不执著于段位排名,也不觉得自己沉迷击杀敌人的快感,但就是很喜欢。”

“酒也一样啊,又涩又辣,说起来应该叫难喝”阿海跟着抱怨起来,“可就是让人喜欢啊,这东西。”

“喜欢啊……真的吗?”我问。

沉默了好长时间,阿海回复道:“不对吧。应该叫沉迷。”

的确如此。我想起一个很喜欢玩游戏的同学,他每天都要玩一局DOTA,但是每天就一局,不多也不少,打完必然露出一种满足的表情。很克制,很珍惜,也很享受,这才叫喜欢吧。喜欢,是一种让一切变美好的感情,而沉迷则让人堕落,让一切瘫痪。

“我想,我向变好的方向迈出第一步了。”我跟阿海说。

“怎么说?”他问。

“我真切地明白自己是沉迷于游戏了。”想要改变一个缺点,就应该首次坦诚自己的确有这个缺点,认识它,接受这一点,是开始改变的开端,这是同一个道理。

“这样子,我明白了。一起加油啊兄弟”他说。

“加油。”

令人沉迷的真的是游戏吗?

自从迈向积极发展的方向,我跟阿海都进行地很顺利。但是,就在一起打卡的第12天,距离半个月的约定还有3天的时候,阿海忽然打电话过来,净说些胡话,挂掉电话,将他的只字片语拼拼凑凑起来,我明白原来是失恋了。

果然又开始喝了。

为什么人一失意就要喝酒呢?放下手机,我开始发呆。像我就不喝酒,我突然这样想。可是你打游戏啊,另一个声音在脑海里回响。对啊,什么时候开始打游戏的?不就是在所有人都思考人生渐渐走向正轨,只有我一个人很迷茫的时候吗?还有那次,宿舍小聚会后,我打游戏打得更凶了,恨不得一头扎进去。阿海现在也是这样吧,恨不得泡进酒坛子里。

原来是为了逃避现实啊。

的确,玩游戏的时候,我不用思考令人痛苦的事情,可是这样他们就不见了吗?不是啊,他们只是暂时被赶出了我的大脑,如今又卷土重来。原来,曾经逃避的问题,就像暂时退去的潮水,一定会更加凶猛地涌回来。

第二天,大概中午的时候,我告诉阿海我沉迷游戏可能是为了逃避现实。

“原来如此。我倒是一直都喜欢喝几口,但是最近喝得太凶。”

“因为……感情的事?”我小心翼翼地问。“嗯……”,“这样说来,还真像你说的那样,逃避现实。”他接着说。

才不是呢,我比阿海卑鄙多了,我暗自想着。阿海只是想通过酒精忘记痛苦,他是沉迷的,而我有时候是清醒的,我明白沉迷游戏会造成不好的结果,可我还是扎进去了,因为我等待着当我毕业时仍然对未来手足无措,我的生活支离破碎的那一刻,我可以说,不是我的错,我只是沉迷游戏,都是游戏害的。看到了吧,我只想为即将到来的失败找借口。就连最开始戒游戏也是这个目的,你看,游戏害我不浅,我花了那么多时间去戒掉它,我努力了,它耗费了我那么多时间,所以我现在这样迷茫也不能全怪我。

所以啊,令我沉迷的并非游戏,而是沉迷游戏时那种忘记烦恼的感觉,以及那种将所有失败的过错都推给游戏时的轻松。

“既然如此,下午去打球了。”他说,“再这喝法,身体不行了。”

“嗯嗯,那我也去跑步。”

重新打卡半个月吧。

好。

我们这样约定。

后记

说来也是奇怪,后边那个半月约定我们好像一起忘了似的,从来没联系过对方。某天下午,我忽然想起此事,一看时间,已经过去快两个月的样子了,于是发个微信过去。

“最近怎样,兄弟。”

“酒还喝不?”我连着发了两条。

“偶尔小酌一杯啦,”他回复了,“喝太多怎么对得起酒呢?”

“哈哈,好有道理的样子。”我说。

“必须呀。你呢,还玩游戏不?”

“小玩几把,玩太多怎么对得起游戏呢。”我故意学他说话。

其实,我真的觉得他说的有道理的。游戏,我是真的喜欢的,喜欢的东西,怎么舍得挥霍它呢?更不可能使它成为负面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