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经常逼自己得空时保证定量的文字输出,一是为了不让自己连高中时的作文水平都没有;二是生活中的事总要通过某种形式记录下来,文字是最舒服直观的。可真的大多数时候,我在不断地推翻自己,我似乎觉得自己的人生似乎也没有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可以好好写一写。暴雨后天气又恢复晴朗,鸟鸣悦耳,微风不燥,一天又一天,日子仿佛变化不大地就这么过着……

美国灾难新闻记者安德森•库珀在他的书里描述,每次做完报道回到原来生活的城市,“我会完全迷失,一群女孩一边喝着水果颜色的饮料,一边谈着化妆品和电影,我看见她们的嘴唇在动,看见她们灿烂的笑容和挑染的头发,我不知该说些什么,我会低头看着自己的靴子,然后看到上面的血迹。”

仿佛和许多真正经历着苦难的人相比,我们生活里欢乐与悲伤都只是不痛不痒的小打小闹,我们经历亲人离世,朋友分别,爱而不得……这都是人之常情,要说特别,也只能是不同的人对每一件事的情感和感受不同,我们不同,又相似,所以许多事情那么不值一提。

可是我们的人生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吗?以前读太宰治的《斜阳》时,有几句小诗很有意思:

“去年,不曾发生过什么事情。

前年,不曾发生过什么事情。

大前年,不曾发生过什么事情。”

这是主人公和子的家庭从贵族变成落魄贵族,弟弟从军后的一段描述,和子除了和以往生活不同,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

我思虑之后才懂得,其实很多时候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们期望意外的到来,无论是意外的惊喜还是悲伤,总能让生活不那么乏味无趣。我们也经历过在那一刻不能承受的悲伤,体会过突如其来的惊喜。只是事情过去了之后,我们担心曾经的悲痛会被别人看成矫情,也担心别人不能体会到自己的兴奋和激动,再回想当时的经历就会感觉也没什么大不了。生活的主流最终会随着时间回归平淡,连我们自己也会慢慢把当初放在心上的事放下,只有那些放不下、想不开的事情还会时不时回忆起。,可是仔细想想,过度的东西我们都不太好承受,没有过度的喜悦就没有过度的悲伤。随着时间的流逝,回头看看走过的路,能很坦然地和自己说一句:“还好,什么都没有发生”,那就是最好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