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你是一个炙热的人吗?

平凡的生活磨着自视甚高的人的性子,可拥抱生命的诗人从不甘愿承认生活的平凡。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道理对于人类来说早就不值一提,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类不用担心其他物种的侵略,他们的对手是同类,是那些令人恐惧的陌生人,似乎一个瘦弱的老奶奶都有可能是连环杀人案真凶的想象力充斥在每一个自我保护意识强大的人的脑子里。

社会真的那么可怕吗?换言之,冷漠的面具你还戴的习惯吗?

我也曾对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说不,但每个出现在你生命中的人都会教你些什么的道理在我这里奏效后,我发现如果对外人的冷漠是自我保护的本能,拒绝陌生是为人处世的常态的话,温柔的人倒是显得格格不入、仿佛世界遗产一般,人们会像拒绝死亡般拒绝温柔。

去学校的火车总是漫长又无聊,因为经常回家,坐火车也慢慢坐出了自己的习惯。我喜欢两个座位那一边里面的位置,这样来往的人才不会打扰到你。

旁边座位空着的时候我从不幻想小说式的火车偶遇一见钟情爱情故事,因为旁边没人才是我最期待的结果。

有一次我已经在位置上坐好,塞上耳机像从前一样余光放在我旁边的位置上,又是那个喜欢睡觉的大叔呢?这次可不要把头靠到我这边来。

“你好,我正好坐在你旁边。”

我愣了一下,这个人是在跟我说话吗?

“哦,你好。”

他有点胖胖的,大热天却穿一身西装,一句温柔的问候我却觉得有些唐突。

我猜想估计是周末回家或者出差的上班族,便戴着耳机准备小睡一会儿。

“我要把靠背往下调一点,这样会打扰到你吗?”

另一只耳机还没带进耳朵,一句很温柔很小心翼翼的声音飘入耳朵,那时的我有些惊讶,有些不好意思,因为我调座椅的时候,从未询问过身边人的感受,我一边赞美这种温柔的问候一边对这种陌生的温柔保持怀疑。

“哦,没事,我反正也不睡觉。”

我于是决定边玩手机边观察身边这个客气过分的胖胖的西装男士,既想从他身上感受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又想探究他这种温柔的真实性。

喝水的时候不小心喝洒了,我刚准备草草用衣服擦擦,他就递给我一包纸巾,“给你擦擦,衣服湿着难受。”

短短几分钟,这个男人用简短的几句话和很细枝末节的举动轰炸着我的认知和我的三观。

对待一个陌生人这么贴心有必要吗?

我一边对他的举动深表怀疑,一边不得不承认他身上散发的温柔的魅力。

或许是对陌生人冷漠变得太寻常太习惯了,我这样对别人,别人也这样对你,不跟陌生人讲话是从小大大大人教予的保身之道,我从不主动和陌生人讲话也吝惜自己的轻言细语。

他去上厕所的时候我思来想去了很久,觉得还是不要理这个人比较好,如果他有什么精神问题,损失的只有我。

大概十几分钟后他回来了。

“去上了个厕所,怕身上有味道,在休息区站了一会儿才回来,没有打扰你吧?”

如果说先前的几句话并没有让我放下防备的话,这个问候真的让我开始自我怀疑,甚至是自我反省了。

似乎从小到大,呵斥声总是弥漫在生活的各个角落。

打破杯子,弄脏衣服,成绩考砸,这些成长过程中不可不免的小错误背后最深刻的记忆就是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马不停蹄赶来的呵斥,责骂。

犯了错误不挨一顿骂似乎觉得少了些什么,我们被野蛮的环境包围,所以觉得温柔格格不入。

看过国外的纪录片,有一个家庭小孩尿床了,我心里想着,完了他肯定要被骂,哪知他父母知道之后说的第一句话是:是不是做噩梦了,你还好吗宝贝?

那是我只觉得:哇,他爸爸妈妈对他好好。

其实,这就是温柔,不经意间的问候,自然而然的关心,就是最原始的温柔。

谈起温柔,我们总觉得要轻声细语,要言辞细腻,似乎做一个温柔的人是一件老土倒退不与时代进步挂钩的事情,但当你习惯野蛮的生活后,遇到某个温柔的个体时,短暂回到温柔的氛围你才知道温柔的力量有多大。

别人教你多少次要对陌生人有礼貌,要为人友好亲切,都不及一个胖胖的大叔一句简单的问候的力量强大。

就像老人总说女孩子要温柔一点,你听多少遍都不知道温柔释义,直到遇到一个温柔的人,举手投足,温柔满溢,你才明白温柔的力量。

所谓温柔刀,刀刀致命的道理我成长到现在才明白其中含义,世界浮躁,温柔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