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很早便没了工作,留在家里照顾孩子。起床做早餐,去市场买菜,做午餐,下午收拾家里,带小狗,晚上做晚餐,玩会儿手机,上床睡觉。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她常常和我说,女人要有一份自己的事业,不然在家庭里面就没有地位。

她会跟我描述,是怎么像他要钱的,每次都会接受他嫌弃而无奈的态度,解释说钱都用在了家用上。

她其实会很烦恼,没有工作只是一台花钱的机器,不会赚钱,是一个包袱。

她想去找事做,可这个年纪的人还能做什么?兼职,还是洗碗工人?都很难。

她去报名学跳舞、学画画,给自己一点事情做,想证明给他看,“我也是可以的!”他也只是笑笑,不说话。

她最后累了,想就这样把进度条拉到最后,可又不甘心以这模样收场。

她想放弃,可一想到家里的孩子还没成长,她还没有真正的感受到幸福,“将来应当是有机会快乐的吧”,她想。

她过得浑浑噩噩,每天不知道在操劳什么,却看着白头发一点一点的往外冒,镜子里皱纹多的不像样的人,她已经快要认不出了。

她曾经想剃光头,特意买了一顶假发戴着,幻想头发重新长出来会是黑色的吧。听起来似乎很愚蠢。

她画了一幅画,在他生日的时候送给他,是全家福。她终于听到他的赞叹,那是她这几年来最开心的时刻了。

她又开始厌恶自己了,当他工作越来越忙,孩子外出学习,家里空荡荡的,只有她和什么都不懂的小狗。

她断掉了药,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诊断书的恶魔,她觉得自己已经好了。

她想出去和朋友玩,却又不敢找她们,因为他说她的朋友都是那样的一群人,她也是。

她在想,“怎么别人都过得那么好,而我呢,我的世界一团糟。”她看不见明天的太阳,有点黑,有点冷。

她抱着双臂,贴着玻璃门蹲下,其实没有眼泪的,她吃了太多苦,已经觉得不苦了。

她不知道前方的光明在哪里,她好像已经忘记了甜的味道,就好像它从来没有出现过。

她终于想起来了,在她还有工作的时候,在她还有被认可价值的时候,她是快乐过一段日子的。但它去哪了?

她抛下了工作,回到了家庭,却再次被家庭背叛,没有前路。

她早该知道的啊,没有退路,没有前路,她,已经没有路了。

但我想说,她其实并不是一个没有价值的人。

她的挣扎,她的煎熬,她的痛苦,其实我都懂。

她觉得自己的无价值是从失去事业的那一刻开始。

事实上,是从她认为自己无价值是事业造成的那一刻开始。

她脆弱,渺小,平凡的不能再平凡,就像我一样,在没有事业需要依赖他人生存的时候,也会这样。

可是,除此之外,我看到,她努力而坚强,她勇敢而善良,是她最大的宝藏。

我也一直赞同她的话,女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事业。但还有比事业更重要的。那就是你对待自己与生活的态度。

这一切都是因为没有事业造成的吗?恐怕不是。

她对自己没了信心,她已经不爱自己了。

若你看得起自己,若你还爱自己,肯为了自己而生活,我想没有一份事业也能与世界把酒言欢。

我爱她,但我更希望她能学会先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