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多年,事情哪有既定的对与错,哪有既定的模板,我干嘛要按照所有人都认为就该那样的去做。

成长过程中,身边很多人告诉我,你是个女孩子,做什么事情该要有什么样子。

曾经有一次,在饭桌上,不知是什么由头,便跟母亲起了争执。我说我不喜欢天天做饭,做家务。母亲说,女孩子就得会这些,将来嫁人了,难道还要让丈夫伺候你吗?让丈夫给你做饭,端茶倒水的吗?这些东西都不爱做,将来是要吃苦头的。

当时,弟弟也在旁边,据理力争:这都啥年代了,怎么还会有这种思想。

母亲却说:不管在啥年代,这都是女孩子必须会,且应该做的。

或许这就是年轻人与父母之间的代沟。我争不赢,也不想再争执。她无法改变我,我也无法改变她。但是我很清楚,我将来的生活由我自己决定,你可以插一脚进来,但我可能会不予理睬,坚持我想坚持的。

高中那会儿,我的地理老师,也就是我的班主任。说实话,高中的时光是我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段时光之一,真的很快乐,以致于我每天都想待在学校,和我的朋友们一起嬉闹。

那时,感觉班主任长了不止一双眼睛,她在时时刻刻的盯着我,总是在上课时,班会时,含沙射影的指向我和其他的朋友们。因为是文科班的原因,班上只有仅仅的4个男生,而班主任总会说:咋们班女生宛若猛虎,要求我们淑女一些。

当然,我们对她的意见也很大,那会儿,大家都认为,女孩子谁规定的,淑女就是我们女孩子的既定皈依吗?叛逆的心理让我们对她的话也都是充耳不闻,更甚的是依旧坚持着我们自己的作风。

记得那时,我们每天都洋溢着灿烂的笑脸,“开心最重要”我的生活宗旨。就算高三学业压力很重,但每天都在苦中作乐,就算时间倒回,我非常乐意,并且会加倍珍惜,太难忘,太快乐,太珍贵。高三毕业后,怀恋,难忘,不舍的情愫越发深重,后来同学聚会,我们还是会酣畅淋漓的大笑,忆往昔美好。

后来上了大学,一个寝室六个人,毋庸置疑的是,我是活的最粗糙那个人,生活是自己的,精致,粗糙没有对错。记得当时,我们一起聚餐,其中一个室友说如果我在她家那样吃面,绝对是死定了的。

她说吃面不可以发出声音,不要嗦面。在她家,那是不允许出现的。总是嫌弃我吃水果的样子,因为我也会发出淅淅索索的声音,她说一点都不优雅,不淑女。她告诉我女生应该怎样,不应该怎样。

我不喜欢别人拿她自己的是非观,价值观来强行的要求别人按着她的想法,她的意愿去做。我可以接受你的不喜欢,但请允许它的存在。

有时候真的很想说:关你屁事,但这样或许会破坏我们之间和谐的关系。

如果我做的事,或者举手投足不在你的范围内,但只要不会影响到任何人,没有损害到任何人的利益,那么请宽容一些。

没有既定的模板,没有既定的对与错,心里的那杆秤差异太大。每个人都应该是自己的决策者,可以决策自己的生活及人生态度,如果与你相悖,请不要干预,反对。在各自的道路上坚持自己认为是对的,有意义的,就好。

世间万物皆可爱,眼不同,心不同,看到的世界皆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