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

说说你的故事

啥?

你收集故事?

我想听。

哪种?

都可以。

故事是这样,有一次,我路过一个小镇,镇上的市集有一条大约只能供一辆马车经过的街道,

那是不是比较小的?

街道的两边尽是客栈,小吃店之类的。对,三个人并排那样宽吧。

那里你有很多回忆吧?

然后我惊奇的发现这些客栈或小吃店门前都会摆一口烧着开水的大铁锅。

这是为什么?

锅里有煮熟的剥了皮的鸡蛋,不多不少,刚好覆盖了水,旁边站着店铺的伙计,伙计手里拿着两三对对长长的筷子。你家里有筷子吗?

这句话问得,家家户户都有筷子,没有筷子怎么吃饭?

那种筷子是你平常见到的三倍长,几乎每家都是如此。

那没有。

锅的周围聚集一些人,几个人,一开始我不明白这样摆放的目的,仔细观察后发现,时不时会有人给伙计几个钱,然后伙计给他筷子,用来夹锅里的蛋,围着观看的人在几分钟后鼓掌喝彩,也有叹息。像是一种游戏。

挺好。

后来我想明白了。

那是为了什么?

老板是用这种方式来吸引顾客做生意。

大家都很好奇对吗?你很有趣。

离开了小镇,我走上了一条上坡的公路,

路的右边有几栋破败的瓦房,一半好一半坏的那种,我猜这是个很贫穷的地区。我这样猜想的依据是,我继续走着向前的时候,窥见了一栋烂尾楼里露出的几个小孩子的面孔

是不是衣服有点破烂?

嗯,应该是吧,我忘了这一点了。破败的瓦房,有人居住在里面,小朋友的脸上脏兮兮,眼睛里流露着好奇和纯真,这样的景象也许你也在哪里见到过,短视频里刷到过,也许。

你是去旅游吗?

再往前走一点,一栋烂尾楼的对面也就是公路左边,是另外一栋瓦房,但这家开了个便利店,说是便利店其实夸张了点,其实就是在木板上摆了一些小吃零食,那些5毛一块都能买到的垃圾食品,没多少东西,还有自家烤的红薯。我想去问路,可通常这种时候,我会觉得,如果去直接问路可能人家不一定都很乐意告诉我,于是打算去买点东西顺便问路。这是我的机智的一面,好多次在陌生的地方我都会这样问路,我也高兴自己愚笨多时,偶尔聪明。挑了半天,决定买个烤红薯。

我理解这种想法,会有点不好意思。

谢谢!

后面呢?

通过两面是土墙的过道看到尽头的人,一位30岁左右的妇女,还有60岁上下的老奶奶。

嗯。

那位妇女似乎有些不屑一顾的神情,隔着十长的过道我甚至能感受到她高傲也冷漠的气场,最后是老人出来给我结账。

嗯。

于是我问了这位老奶奶,“这里离兴义有多远?”,老人确实老了,她回答的时候重复着说:“兴义很远呐,离这里很远呐,很远”,说完这些,我望着老人的嘴唇还在轻微的一开一合,似乎还在说着什么话,可是已经没有声音了。

其实他具体可能也不知道。

“去镇上坐车”,最后她这样说,我觉得他可能说的是真的,我打算往回走,回到镇上,走十几步远的时候。老人又喊着:“很远的”,我回头看她,见她抬起手颤巍巍的指着前方,更像是斜上方,我觉得很迷惑,但仔细想想,或许就只是因为她已经老了而已。

你走错了没有?

我沿着公路往回走,走了几分钟才意识手里握着的东西,烤红薯已经没了温度了,我很期待它的味道能给我带来一点惊喜,也许是因为太孤单了,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此时此刻,我已经想象到了手里拿着的烤红薯的味道,我还没开动,觉得自己舌头已经有了甜味。带着这样的期盼,我咬了一口,我其实没有剥掉它的皮,就这样咬下去了,但是烤红薯一点味道也没有。

嗯。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路找到了吗?

后来我睁开眼晴,发现自己右手手腕肉丰满的地方有一排口水。

不是你的?

大概在手腕往上10厘米的地方,我不怀疑是別人的。

难道你流口水?那也不可能是你的。

这是个梦,我以为你很快就理解过来了。

你这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