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没有最不要脸,只有更不要脸。

其实,我就挺不要脸。比如现在,我正在陪人吃饭。吃饭不是不要脸,陪人吃饭也不是,问题是,我陪的人,就是让我觉得更不要脸的那种。明知道他更不要脸,我还陪着笑的请他吃饭,说明我就挺不要脸。

他跟我一个属相,比我大两轮,论年纪应该称他叔叔,但是他不乐意,说那样显得他太老,于是叫他大哥。

您说啥?他怎么更不要脸?别急,您听他说。

“兄弟,吃完饭给安排点啥节目啊”?其实,饭还没有吃完,两瓶白酒,还有多半瓶呢。

我没有直接回答(这也是做销售工作学来的经验),猜测他应该已经有了具体想法:“兄弟初来乍到,一来不熟悉,二来没经验,三来我是弟弟,您是大哥”,举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一口喝干,“大哥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兄弟我是惟大哥马首是瞻嘛”。我的脸上,明显带着不要脸的谄笑。

他光秃秃的头顶上微微出汗,在灯光下闪闪放光。我俩又干了一杯,他拿起纸巾擦擦头顶,顺手一团扔在地下,从火锅里夹起已经煮烂的青菜,仔细的蘸了调料放进嘴里,一边嚼一边含混地说:“要多吃蔬菜,你们年轻人倒没啥,我们老啦,上了岁数,只能多吃菜”。

“大哥说的有道理”,我又给他倒满一杯酒,“现在不像小时候过穷日子的时候了,小时候见了肉就恨不得撑死才过瘾,现在不那么爱吃了,要注意营养均衡才符合养生之道嘛”,我附和着,他不继续所谓“节目”的话题,我也就故意忽视。

他有点神秘的笑笑,本来上嘴唇就遮不住的那几颗大牙暴露的更加完整,牙齿上还裹着些青菜丝,由于抽烟,牙齿已经完全失去了本来的白色,泛着淡淡黄光,不知怎么我脑海里就突然想起“青黄不接”来,脸上却微笑着,略略把头往他那边凑了凑,表示出来认真倾听的样子。

“咱哥俩投缘,我等会儿带你去个地方”。

我赶忙说:“好呀好呀,大哥安排的,肯定错不了”。举起酒杯示意来一口,假装兴趣盎然:“大哥透露一下呗,都有什么好玩的”?

又一次“青黄不接”闪亮,“去洗个澡,蒸蒸桑拿”。

“臭不要脸”,我心里暗骂,“都六十了,还这么色胆包天”。脸上仍然谄笑着,“要不说听大哥的呢,这个节目不错啊,兄弟我喜欢着呢”。

这个所谓的大哥,以前并不认识,是关系不错的一个客户介绍的,他俩算是多年的朋友,说他这里正在打算购买我推销的那种产品,让我抓紧联系。今天跟他才是第二次见面。第一次是在他办公室,因为有介绍人的缘故,有点自来熟,都没怎么绕弯子,基本上达成了购买意向。那天本来想请他吃个饭,他说已经订好饭局了,一开始我以为是他客气,后来他司机过来请示几点出发,我才明白真的是有饭局了,赶紧告辞。今天来之前,我特意在电话里声明,让“大哥”一定给我一个表示感谢的机会,就算他不肯去,最起码让他明白,俺是懂规矩的。因为今天过来,我是奔着签合同努力的,任何一个细节照顾不到,都有可能泡汤。

吃完饭出来,太阳还挂在树梢上,懒洋洋的对着我傻笑。据这个大哥说,他们这个县城有三多,分别是车站周边饭馆多,四郎庄的歌厅多,张家镇的澡堂多。我们吃饭的地方,就在火车站西侧,而现在到了张家镇。现在县城发展的都很快,四郎庄也好,张家镇也好,都在外环边上,距离火车站也不过七八里地。

正如他所说,确实是张家镇的澡堂多,随便左右看看,标了各种洗浴中心的招牌,至少有十来家。大哥(他说让我放心,一斤多白酒不影响开车。我一路的提心吊胆略过五千字)轻车熟路的把车停在了一家叫做“如梦洗浴中心”的门前,车还没停稳,早就有服务生过来,张哥长张哥短的奉承着他(肯定是熟客常来常往的),把我俩让了进去。

我大大吃了一惊。吃惊来自两个方面,一是没想到里面那么宽敞,进来之前,感觉也就五六米左右宽的店面,里面纵深居然足足有二十多米,里面的装潢摆设,说不出的富丽堂皇,让我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描述,只是一下子就想到了西游记里面对灵山的大段形容,我变成了大观园里的刘姥姥。

第二吃惊的,是里面小姐数量之多。本来我是有思想准备的,知道大致是个什么场面,但是一下子扑上来三十多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还真让我有点不知所措。这还不算,最奇怪的是那一大堆女人,通通围在了我身边,没有一个去环绕大哥,我想,难道这帮小姐会相面?一眼就看出我是最不要脸的那个?

离我最近的那个女人,已经用胳膊搭在了我肩上,嗲声嗲气地说:“一看大哥就是大老板,赏妹子个脸呗”。

“错了错了,那边那个大哥才是老板,我可没钱啊”,我故作镇静的对她们说,又转头望向大哥,笑着说:“大哥,哪有兄弟先挑的道理,您先来”。

正在喝茶的大哥还没说话,搭我肩膀的那个女人轻轻啐了一口,“呸,老板您甭管他,他是看不上我们,他的相好还没到呢”。

这时候大哥也说:“兄弟你不用管我,我等会儿再说”。说话时,他神色上流露出洋洋得意的表情,我这才明白,原来大

来大哥在这里是有固定服务对象的。

我没再多说,开起了玩笑,“大哥,美色当前,可不要怪兄弟不讲义气哈”,边说边把手伸向那个女人的大腿根,“脸蛋倒是挺好看,让我摸摸下面合不合格”。那一大堆女人,还有大哥一起哈哈大笑起来。那个女人假装不好意思,推开我伸过去的手,也嘻嘻的笑起来。

我回手在她脸上掐了一把,“就你吧”。她的脸上真的笑了起来。一下子搂住我腰,拥着我走了进去。此时她脸上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满足的那种,又接了一单的快感充溢着,是真情流露的笑。

不过,她要是知道我会那么做,肯定是笑不起来的,会后悔那么积极主动的争取到了客户。

一进单间,她熟练的把门关好,又熟练的脱光了衣服。看到我在直直的看她,她笑着说,“没见过女人啊”?

不过,她从我的眼神里,看到了没见过的内容,我的目光肯定让她吃惊了,因为她的笑容变的僵硬以至于消失,开始有点手足无措的看着我。

“你脱衣服干什么”?这个问题,估计她是第一次听到,明显没有心理准备,张了张嘴,然后有些口吃的说:“那个,你不那啥,不是来洗澡吗”?

我笑了,“对呀,我是来洗澡的啊,所以我才问你,你脱衣服干什么呀”?

大概在她心里,男人过来“洗澡”的含义只有一个,所以明显被我问糊涂了,只是怔怔的看着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不想过分让她为难,“我是来洗澡的,对不对呀”?

她茫然的点点头,嗫嚅道:“是啊”。

我笑了起来,“对呀,我来洗澡,应该我脱衣服才对啊,你是来给我洗澡的,你是服务员,你不应该脱衣服嘛”,我顺嘴开个玩笑,“你见过哪个饭店的服务员坐下跟客人一起吃饭的”?

不知道有没有听懂我的玩笑,反正她没笑,但大体的意思似乎有点明白了,开始穿衣服。

“这就对了嘛,穿好衣服,然后把浴缸清洗一遍,放好热水,再给我脱衣服洗澡。我都一年没洗过澡了,等会儿好好给我搓搓”。

结账的时候,因为消费总额跟他平时过来有明显差异,大哥发现了问题,回去的路上问我怎么回事。我当然料到了这一问,埋怨他说,“大哥您也不早说,要是知道今天您安排来这里,昨夜里我就不跟你弟妹折腾了,你那弟妹可不好对付,弄的我今天根本就不行,哈哈”。

“哈哈哈”,大哥也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