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23年我终于明白了比断舍离还重要的六个字—相见不如怀念。

用了人生中最美好的23年,我终于明白了比断舍离还重要的六个字—-相见不如怀念。

说到什么“相见不如怀念”“人生若只如初见”这样的词句,大部分人想到的都是恋爱的酸臭味。恋爱算是哪根葱,人生这么美好,为何事事都要和它扯上。今天,我要说的是生活。

常年在外,所以便十分贪恋村口老树下支起的煎饼摊的味道。当终于回到家乡可以尝到这日日思念的煎饼,却发现并没有记忆中的那么松脆可口。

疫情在家却又心血来潮思念食堂一楼东北角的豆腐脑,白白嫩嫩,滑滑软软。于是,每天早早起床去楼下的早点铺里买来,尝遍了附近的豆腐脑,发觉没有一个是自己想要的味道。

这种感觉,对于多年不见的老友似乎也有。

当定好了要见面的日子,便每天用手机查看无数次几天的日期,生怕自己马虎地错过了这难得的聚会,因为不知道下一次齐聚又是什么年岁了。心里悄悄地打算起了我们见面要完成的小事,想象着我们有聊不完的话题。

当见面的日子近一天,心里的期待变多一分。对于我,这似乎比相亲还重要。可恰恰是有多期待,便有多失望。在心里想好的话题一个也没有谈到。天知道,我的心里有多急,我多么想听她说一说生活里的事,让我不至于下次再见之时不知从何谈起。我多么想和她分享我最近快乐的事,可是她似乎更沉迷于手机里别人的事,对我,只是敷衍几句。

我以为的挚友似乎已经变成了人生路上某一阶段的朋友。她从我的高中时光开启,似乎也停留在了高中时光。我们的交流总是围绕着高中生活,似乎也只能围绕着高中生活。因为,高中之后,我们各在一方,曾经以为不会被距离和时间打败的友谊,我们终究还是输了,输给了时间,输给了距离。我以为即使长久不联系,等到再见之时仍然可以不用刻意去找话题,仍然可以无话不说。

这人呐,同那很久没有吃到的豆腐脑,煎饼该是一个道理吧。

我想要的是食堂一楼东北角早上热腾腾的豆腐脑的味道,还是大学元气满满、忙忙碌碌一天的味道?是小时候村口煎饼的味道,还是记忆中故乡的味道?是高中时期老友无话不谈的味道,还是挚友间亲密美好的味道?

怕是自己也搞不清吧。

哎,既然怎么都找不到自己想要的味道,那索性不如把自己心中美好的记忆中的味道珍藏在心底,不必在费力折腾,为何非要尝那变质的味道,反而破坏了记忆中的美好。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奥,对,相见不如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