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韩国女星雪莉突如其来的自杀消息,我愣了很久,两个月以前,我还在思考抑郁症到底是什么……

一年半前,我还是个在某不出名的三流大学当乖乖好学生,学会部长,社团部长……各种令人羡慕的头衔,天天组织一群狐朋好友到处玩,逍遥又自在。那时候的自己,也是壮志未酬,满腔热血,寻思着未来工作的自己肯定要当一个又飒又有魄力的白领女精英。

一年以前,开始实习生活,也就开始了我的追梦旅程。刚步入社会的人,看什么都觉得形式一片大好,我追求新媒体,可是当时的自己,连新媒体是什么概念都还不清楚,感觉实习的半年多时间,自己一直处于被忽悠的状态……一天,两天,三天…终于熬不下去了。

两个月前,慢慢地我开始迷茫了,不知道工作后的自己为什么学习能力越来越差,慢慢觉得自己就像个废人,干着不喜欢的工作,拿着不高的工资,忘记了那个想成为又飒又有魄力的白领女精英的自己,每天浑浑噩噩,做什么都提不起劲来。

本来昨天和高中同学一起吃饭,扫开我近期不少阴霾,我也准备抛开抑郁找回从前那个大家眼里开朗乐观,积极向上的我。但是这又一个因为抑郁而自杀的消息,把我未来存好的一周的快乐给打散了。

当生活没有期待,也没有被期待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做任何事都感觉无所事事。我甚至不止一次的想,要是我的人生能够重来一次该有多好,我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浑浑噩噩的生活。但是我没想到的是,假设人死了,真的会有轮回让你再当一次人类吗?

我的名字本来是有一个多余的“余”字,意味着我是家里多余的孩子,每次想到这个心里就会有根刺扎上去,那种难受感不言而喻,但是我很懂事,从小不哭不闹,宁愿成为家里“透明”的孩子,也不想成为多余被送走的小孩。

然而小时候的过分懂事,通常长大后都要用一生的时间来救赎自己。我活泼开朗,壮志未酬,满腔热血其实只是我不想变成家里人的负担,我想让她们觉得我是有理想有抱负有未来的人,可以帮助家里解决困难的小女儿。

但是现在看来,我自己都很难走出那片困住自己的白墙,又该如何去成为家庭的中流砥柱?我想,有钱应该就可以了吧。

——致生活在黑暗中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