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洒向房间,有时候或许等不到它,我们就要急急忙忙地从床上爬起来,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我们收拾好行装,加入到这个社会大机器之中,各司其职,保持着这个整体能够有序地运行。

“时间到了”,好了,方案就这样了;“时间到了”,好的,现在就把这份合同送到王总办公室;“时间到了”好,是时候去趟洗手间了;“时间到了”额,终于到吃饭时间了;“时间到了”……

我们是否感觉到自己的生活越来越机械化,我们的时间被提前分割成了一段一段,按照这分好的部分,去完成我们生命的使命;对了,周末,我们在周末是拥有着自己的时间的,但是在周末,我们真的拥有自己的时间吗?

我的姑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公务员,每到周末,她都会好好利用这个闲暇的时间在家里舒舒服服的休息。姑父在周末几乎没有坐沙发的机会,沙发在周末时间是姑姑的领地,她会在这个小小的区域来享受这珍贵的平静时刻:刷会抖音、回复回复朋友的消息、咀嚼一下姑父洗好的樱桃…惬意吧,我们可能会觉得这就是周末该有的时光,这就是平静。

这是平静吗?既是也不是,惬意是身体的放松和享受,你可能会说,精神也会得到放松啊,不用去想那些烦人的设计,那些恼人的领导,在这一刻至于要享受。但这只是精神表面的一种幻觉。

路上来往的车辆,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带来湿润的洒水车,这些都是维持着城市运行的机器,而我们又何尝不是这些机器中的一员呢?日本是世界上出了名的快节奏生活模式,而国内许多城市也都已加入到了这一模式中,我们也自然而然成为了这些“城市机器”的受害者,隐藏在我们精神深处的真实人性被压抑了。

人与机器最重要的区别在于人具有感情,我们在工作中当然有感情,但是这种感情会以一种机械化的循环方式在我们的精神中周而复始。我所说的平静则是那种可以修复我们情感机械化的精神经历。

在周末或者时间可以由自己安排的时空里,我们不妨去做一些可以激发自己特殊情感的事情,这些事情可以向润滑剂似的来使我们的人性在这个浮躁的世界里保持一份醇正。

在大二的时候,我们专业的课程安排得满满当当,这在我们大一放荡的生活之后突然降临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我日复一日,按照课程表的安排奔走在宿舍与教学楼之间,闲暇时间我只会在宿舍里享受短暂的惬意。就这样周而复始,我突然感觉自己身处的世界有一种空洞感,我甚至怀疑起了这个世界乃至我自己是否真实。

直到我偶然间想要去看一部电影,当然这里的电影并不是纯粹的商业化电影。在电影中的人物,他们可以生活在与我们截然不同的生活中,拥有着与我们不同的情感体验。而由于电影这一艺术形式的特性,我们会毫无防备地去加入到故事情节中,以主人公的视角去体验电影中奇幻的情感体验,这用专业术语来说叫做“移情”。我们在全身心投入到电影情节中之后就会唤起我们许多长久不用的感情元素,这些感情元素会刺激我们的精神从一个机械的模式中冲破出来,将一个信号(我是一个人)潜移默化地传达至我们的潜意识中。

在欣赏完电影之后,电影中表达出来的情感游荡在我的血液中久久不会流散。在我走到大街上之后,仿佛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将我眼镜与内心深处连接在一起,毫不夸张地说我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微风拂面,心旷神怡,我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脚步,去看向那些我平时都不会看一眼的景物,满校园的绿色无不让我体会到这世界美好。然而这个世界与早上我前往教学楼时的世界并没有两样。

当然,电影并不是让我们的情感享受平静的唯一方式,音乐同样可以,重要的是我们要利用其我们仅有的自由时间,让自己的精神真正地去享受平静,而不要被琐事所影响,或是直接逃避。总而言之,我们是一个人,有时候并不是我们操纵情感,而是情感操纵我们。如今的世界愈来愈条理化,这便意味着我们将会被这些条理变得更加机械化,让我们的精神平静下来,让它放松一下,体验更多的情感形势,让它更具有“弹性”,以此来让我们在面对这个世界时能够以一种全新而又有活力的眼光体验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