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追风筝的人》这本书后有些感触,总觉得我小时候对自己的兄长就像是阿桑对阿米尔少爷,或者是阿米尔对他的父亲那样,不断牺牲自我,来获取另一方的关注和爱。哈桑能说话时喊出的第一个名字是阿米尔,这注定了阿桑的一生;阿米尔想获得父亲的爱,所以他牺牲了哈桑,他的一生也被定格了。

我总是很羡慕,拥有平常兄妹的感情,就那种打打闹闹关系,那种平等的关系。然而我和他不是的,从小到大我都想获得他的爱,不断牺牲自我,来得到他对我那仅有的一点兄妹之情。如果他稍微对我稍微有一点关心和爱护,我就会喜出望外,高兴得睡不着觉那种。而现在,我和他的关系除了血缘相连,我没觉得和陌生人有什么不同。造成这样的结果当然不只是我和他两个人,我的父母也有错。

我的父母都是受过苦的农民,和大多数父母一样,他们不知道如何教育孩子,也不知如何引导孩子,我只能凭借自己的认知来成长,来认识这个世界。所以我把他当做我的偶像,我的追随,亦可能我把他当成我人生的指引着或者是父亲这个角色,而他不喜做我的人生导师。他不喜我,我自小便是知道的。即使这样,我依旧一直爱着我的兄长,这份爱就是妹妹对哥哥的仰慕。我当然没有责怪过我的父母,我也没资格责怪我的父母,他们把最好的给了我,给了我健全的生命,他们对我有恩,我一直爱他们,从未责备过他们没有成为我生命里重要阶段的人生导师。

这么多年,我一直不断努力朝他走去,他却一步步远离我的人生。他是第一次当哥哥,我难道就不是第一次当妹妹吗?他聪明的头脑,独立的思想是我这二十多年来对他的认可,而他的自负与自私也是这么多年来我对他的认识。他本就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他或许是衔玉而生,他是来渡劫的,他是来折磨我的,他不该来的。到今天,我发现我永远也得不到兄长对我的爱,努力了这么久也得不到回报的时候,我想我也该放弃了。为他,我也算是“千千万万遍”了。

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和他大吵一架,心里想着再也不要理他了。可看着父母来劝慰我时头上的白发,我动摇了。我不想让他们在百年之后还担忧着我们兄妹的感情,在父母面前我只得佯装我对他像平常一样,只有我自己知道,很多东西都变了,已经不一样了。我们在一个房间的过道里擦肩而过,彼此躲避,除了父母在场,我再不主动搭话。父亲劝慰我说:“日子就得糊涂着过”。

我糊涂了二十二年,才把自己定格的人生稍作改变,我不想再糊涂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