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有很多人像我一样活在了别人的语言中,却死在了自己手中?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比较奇怪的力量,它可以技能毁了别人,也能救别人,那就是语言,我想很多人都曾经溺死在别人的唾沫里,然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你成为这个世界上可恶的人。我说的话我是以前用脑子记,现在却用心,虽然我不在乎了,可每当想起的时候就特别的疼。我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我到底有多可恶?以至于让你们用语言来伤害我玷污我甚至还要用要用这种语言来逼退我。

每当想起小时候的时候,我都会想起他们对我说的话,可能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说的每句话好像深深的烙印在我的心里。好像除了比我大一点的人以外,其他跟我同龄人仿佛都很讨厌我一样,我到底是杀了人还是做了什么错事,以至于让你们这么讨厌。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我太软弱,虽然我不跟任何人顶嘴作对,也更不跟他比任何东西,可仿佛我无论做什么在有些人眼里那就是个错误,在他的眼里我仿佛就像在面前在他面前炫耀一样。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们只觉得欺负我很好玩。都不觉得伤害你,他们对我骂的最多的也就是你,傻不傻你是不是个傻子?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你不要去看看医生你是不是从精神病院出来的孩子,虽然我以前并没有把这些话放在心里,但是现在想了想。每次去想起来我仿佛在别人的眼里就像一个疯子,傻子是不是像个小丑?我没有给任何人也气我只是为了我自己而努力,所以我就觉得我是给他表演一样,他们不属于我的观众,我就没有尽力的想去给他们表演,甚至都不愿意跟他们做朋友,因为我觉得这种两面三刀的朋友,我宁愿不要。然后这些话语我也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因为我觉得没有必要,因为我在他们眼里仿佛就像一个怪物一样的存在,所以我说什么他们都听不进去,与其跟他们作对,不如一个人努力的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把自己变成个优秀。对,只要我把我要该做的事情给做好了,他们就不会再抓着我的事情不放了,可是现实磕幻想总是有区别的。

上了初中他们更开始猖狂了,对我的朋友那至于全班的人都说我像个疯子演怪物一样的存在,没必要和我做朋友,很多人都真的信了,开始对我进行的并不再是以前那些话语,更多的则是恐怖和危险,进入不了他们眼里的一个人,无论我把事情做得再好,在他们眼里只觉得我是在现殷勤。我做每一件事,并不是为了做给别人看,我说为了给我自己看,我想证明我自己很优秀,而不是给任何人看,我怎么解释在他们眼里就是一种狡辩。语言这么可怕了,从小骂到大把我的现在所有的信心都给我摧毁了,到头来还要告诉我你不像心里有疾病的呀,你为什么会有抑郁症啊?是不是有人伤害你了?是都是,是你们的语言伤害了我,是你们的无情把我一步步推向了深渊,现在还要像泥菩萨一样来拉我,我不怕坏人,我只怕假好人,我怕好人做的事情把我一步步推向深渊,却又用最残忍的告诉我,你本来就是个错,实在不没法想象我以后要怎么过,我是永远要溺死在他们的语言中吗?却没有人愿意来拉我一把,仿佛所有人都在看戏一样子,还不停地在里面添油加醋欺负人真的很好吗?用你的语言去伤害一个原本就没有想过要去伤害别人的好人,非要让我像一个坏人一样的把所有的伤痛还给你们吗?善良不是让你们欺负的理由。我只是不想亏待我的心。想问心无愧地做好每一件事,结果你们呢?让我深渊上边缘掉下去,在深渊里对我无情的一次又一坎的来伤害我。

正读高中的时候被校霸欺凌了。老师终于开始动摇了。他们终于伸出援手来帮我了。还警告那些人。由于老师参加他们之间的事他的学业生涯到此结束了。可依旧没有让这个学校变得安宁。我的过错你至于害了他,我仿佛就跟扫把星一样走到哪里把霉气扫到哪里,我想过反抗。小时候从十岁开始就已经患有抑郁症了,不论是身体的素质还是整体的机械运动都大不如以前了,我甚至已经没有很多的力气跟别人说话了,我已经失去了以前那种气势了,因为我没有办法去操作这个身体,仿佛这个身体就不听我的使唤一样。我现在能好好的站在这里已经很不容易了,再加上说话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没气势,所有人都觉得我这样是快要死的样子,所有人就更不用担心。在上高二是我被迫退学。并不是老师让我退学,而是我自己没有办法站在那个学校里说混了,每天听到的语言最多的就是你,怎么还不去死呀?像你这样子的存在有什么意义呀?我受不了了,我我就选择了退学,也许出来可能就跟学校不一样了,后来我就跟那些大哥哥大姐姐们一起去厂里打工,很多人都觉得我年龄太小了,就应该在学校里好好学习,我怎么敢回去但伤我最深的人,我以为我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却没想到最终还是沦为这个下场。

后续在厂里干了一年左右,被知道了我妈一气之下把我从工厂里拉出来,告诉我能学习的时候你为什么要出来?我说我受不了学校的一切压力了,我没有办法感觉我不能在那个地方生存一样,我就是想一个待宰的羔羊一样,无论谁对我伤害,我仿佛就是没有办法回你,我现在一点都不想回去,在学校都看不到我的未来,后来我把我所经历的一切都告诉了她,她一气之下就把我拉到了学校,告诉我是哪些人伤害你了。他们正好是高三正是最重要的时候。他带着校长说那些欺负我女儿的人你都给我站出来欺负人很有理是吧?我女儿养这么大的我都没打过骂过,凭什么你就敢这么干?谁给你们的胆,不站是吧!那就是全班都欺负了,对吧?校长说:“有可能不是本班的人呐”怎么可能不是全班人都欺负我,后三排的女生基本上每天晚上都要把我拉到走廊那边。这里全班的男生全都看戏的…我所经历的一切都告诉了校长,校长一气之下就开除了那些人的学籍。就算这样我也不心甘啊,他们都毁了我。

什么时候我变成了一个被喊打喊杀的人呢。语言是一种非常奇怪的东西,它既可以杀人也可以救人。曾经溺死在过在这里面。如果是一个人说那就算了,如果是100个人,1000个人说你的心就动摇了,他们宁愿相信别人口中的你都不愿相信你自己口中的你自己没有人真的了解你,甚至都不愿意真的去理解你是什么样子的人,只知道用别人的语言来说出你是什么样子的人,可能如果人家说的好一点的话,你就是个好人,说坏的话你就是个坏人,一传十十十传百,这个蛾子越差越大,你想摆脱就越难。很多人迟早会死在这些话语地的。虽然有些人的话能说就说不说,就把嘴闭上你那张嘴刷干净了再说,不然的话你会害了别人的。

我们一定要控制好自己说话的语言,不要因为自己所弹出去的某一个字而害了别人。也是我们那么懦弱以至于没人帮,也就是因为我们太傻了。所有的人不要溺死在话语里,也不要像我一样,只有唯一得到一束光的时候才敢说话。初中的时候我就是这个样子,抓住一束光才努力的考上了高中。我母亲给我的那束光,我终于在学校里还能好好学习了,可是就算这样子,那些伤人话的语言我也不想再听到了,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了,会不会自己就像他们口中说的那样既讨人厌又恶心呢?真的性取向真的没问题呀。怎么被说成同性恋了呢?有很多的事情真的不能用语言去解释,只能真的尝试过了那种感受才真的能理解。我们理解不了那些事情,只能用心去懂,只能有时候去安慰别人的时候,用最温暖的话去安慰别人吧,我可能没有办法去改变心里的这些阴影,但是希望这些话语不要在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