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深圳,我在上海,我和他是在网络上认识的。

那年九月底,我坐在回家的地铁上,周围的人群熙熙攘攘,我第一次收到了他的来信。繁华的都市里每个人都在忙碌着,忙着忙着人们便越发的将生活变得“快餐化”。他的第一封信很长,实际上,每封信亦是如此。这是一场刻意为之的不期而遇,他像个优雅的绅士,浪漫的骑士,在我最失意迷茫的时候,突然的进入了我的生活,我们没有加微信,没有QQ,甚至没有留下电话号码。就这样,陆陆续续的通信了半年。半年后,我们第一次见了面,他飞来陪我跨年。他与我想象中的样子略有不同,表面看上去更加的成熟,但实际上却更像是个羞涩的赤子。我们聊天聊到深夜,也时而静静地看着夜景,我们一起听音乐,品干红,一起旅行,看世界。来往的机票,一张张越来越多,攒下了一沓厚厚的回忆,两个人的感情也迅速升温。但是因为2020年的疫情,我们见面变得更难了。

半年之后,我决定离开这座除了回忆我一无所有的城市,去深圳,那个他在的城市,重新开始。当彼此的生活交集在了一起,朝夕相处取代了聚少离多,柴米油盐融入了花前月下,我们逐渐发现了彼此的不同。我也经常控制不住我的坏脾气,相互的争吵也开始多了起来。我是个大大咧咧的北方姑娘,他是个细腻敏感的南方男人。他生活规律极致自律,而我,随心所欲不受束缚。他喜欢独处,喜欢静静的思考;而我时而需要热闹,喜欢与朋友谈天说地。

庆幸的是,自始至终,我们彼此都是坚定不移的。我们开始探索适合彼此最和谐的相处之道。

爱情,甚至婚姻,理应是人生路上的助剂,是增量,而不是负担,更不是任务或者功课。两个人不必达到完全一致的步调,但需要营造出彼此和谐的状态,构建起舒适圈。当然,总归有人试而不婚,即并不是所有情侣都适合步入婚姻的殿堂。他并不是我的初恋,我自然也是有过其他感情经历的,我认真地思考并写下我所理想的另一半是什么样子的。理想之所以称之为理想,是因为这只是一种想象,或许你会碰到那个百分之百的他,但是他的匹配度在我这里是百分之八十以上,对我来说,便是足够了。所以,我更加的确定了,他就是那个我想要一直走下去的人,那个我可以不计得失,可以为他改变的人。我列举了我们之间所有的共同的爱好和习惯,两个人完全不同的爱好和习惯,以及我所厌恶的不能忍受的事情。当一切主观的喜怒哀乐客观的呈现在了纸上,我发现我们的相同之处依旧大于不同之处,我将我所不能忍受之事告诉他,将我能做到并乐之改变之事尝试改变,将我所不愿改变的却并不厌恶之事相互保留。我开始在九点之前陪他一起吃早餐,在晚上七点半之前吃晚餐,一起散步,一起早睡,饮食更加清淡,生活更加规律。他会在每天下午小憩一会,而我会独自在商场游荡或者在小书房里写点东西、画个画。假若我们在路上吵了架,我们会约定好,走到这条路的尽头,我们必须达成一致或者跳过这个话题。我们约定好吵架之后,无论哪一方先低头,对方必须顺势而下,过往不究。渐渐地,默默地,我们的步调正在靠拢。

在我看来,一段的感情,起初会因为在并不熟悉并颇有好感的情况下,展现出最好的一面,并在荷尔蒙的催化下相互吸引且迅速升温,进而随着深入的了解发现彼此的小毛病,脆弱的感情便会在彼此的不满中迅速滑坡,并频频的做触底试探。进而只有过得了时间的检验,磨合成了亲情的感情,才能长久的走下去。最后的感情的温度或许是在那热恋的高潮阶段之下,在徘徊的低估阶段之上,但却是细水长流,最牢不可破的样子。

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