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三的时候开始决定努力学习,考上外地的大学,离开这个家。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每天12点多睡觉五点多起床,睡眠不足但白天也从来不觉得困倦,每天都像打了鸡血一样。 

但时间一久,我开始生病了,感冒一个月都不好,考试的时候一直在咳嗽,身体也不是那么好了,爬个五楼要喘很久很久,心跳也很快很快。 

更难的是,我开始焦虑了,而且是病态的焦虑。 

我开始失眠,记忆力开始很难集中,开始恍惚。在那个时候,唯一庆幸的是,我还不太会使用网络。我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可能是不知者无畏吧,在我专心对抗失眠的过程中,焦虑的症状渐渐消失了。 

不知所以的初三生活也很快过去了,我也算是被眷顾着考入了省重点。刚入高中我就遭遇了一个大大的下马威,高中的知识对于我来说太难了,我要付出许多许多的努力,才能勉强学会大部分的知识点,第一次月考完我一整夜都没睡,满心都是担心自己的成绩,是那种极度的担心,或者说,是焦虑。 

第二天我就发现自己不对劲了,头痛到不停去凿,安静状态下心跳特别快,每一次呼吸都觉得十分恍惚,精神完全不能集中。要非常努力去呼吸、去集中注意,才能听清老师公布的试题结果,至于具体讲了什么就完全听不清了。换了智能机以后,我开始在网上寻求帮助,我知道了我这个是焦虑症。 

我开始寻求帮助,我去找心理老师做音乐舒缓疗法,去检查了心脏,我妈说要不就吃药吧。我当时就坚定地认为吃药对身体不好,我就选择自我调节。每一次恍惚、无法集中精神的时候,我就用指甲狠狠地抠自己,现在手上还有当时留下来的茧子。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尤其是学习的时候,一点点的声音都会让我颤抖。独处的时候我就把自己关在卧室里,能尽可能地保证安静。 

可是人真的很神奇啊,再开学的时候,因为文理分班我换了一个班级,焦虑的症状竟然一点点的就减轻了。 

虽然没有身体上的症状了,但是我知道,我的心理和生理都留下了不可逆的后遗症。 我开始“神经衰弱”,睡觉的时候不能有一点的声音和光亮,经常被一点点的声音所惊吓到。整个人变得十分敏感,很小的事情都很容易让我变得十分焦虑,十分惊恐。彻夜难眠。 

我成为了一个爱折磨人的人,我折磨我最亲密的朋友,时常会因为一些小事来闹别扭。尽管我知道我才是那个被折磨的人,被我自己、被我心目中的别人而折磨,我时常歇斯底里,然后打在一团软棉花上。在这种情况下,我选择不与任何人交朋友,因为我没有忘记我的初衷,就是好好学习,考上外地的大学。 

日复一日的青春就这样过去了,我以不错的成绩考上了北京的一所985大学。 

        

上了大学以后,我开始接触心理学的知识,虽然我还是在折磨别人,我的男朋友,顺便折磨自己,然后再放弃这段感情。再到后来,我发现自己并不适合有亲密关系,一旦对一个人产生依赖就会变得十分敏感,他们也会很容易的成为我的焦虑源。只有保持一定的距离,才不会那么在意,才不会容易焦虑,才不会受到伤害。PS.这里又可以用心理学上的依恋关系来解释了。 

上了大学以后,我依旧会因为学习的事情感到焦虑,我还会因为人际关系,借钱还钱,室友睡得比我晚我就睡不着等等很多小事而焦虑。轻度焦虑可能只是口干舌燥反复思索,再重一点就是整夜失眠,眨眼就哭。我成了失眠常用户,我开始吃调理睡眠的汤药、中成药、褪黑素、西药,常年熬夜也让我开始出现心律不齐。 

这些可能都是正值青年的我总说自己年纪大了的原因吧!岁月真的是把杀猪刀啊,让我不知不觉长大,不知不觉可以平静地去讲述自己所经历的痛苦。 

但是我所收获的仅仅只是痛苦吗?焦虑会督促着我不断向前,去进步,去努力,焦虑会在很多事情上为我敲响警钟,焦虑会让我及时止损离开那些不适合自己的朋友。焦虑,已经成为了我性格中的一部分,我不会再去厌恶它,也不会再去厌恶我自己。至少往回看一看,我真的是越来越优秀了啊。 

      

尽管我焦虑又敏感,但,这就是我啊!我的人生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我会,过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