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大概是个荒唐的开始,我跟刘先生认识不到一周就在一起了。

那时我信誓旦旦的跟宿舍里一群小姐妹说,“这次一定能走到最后,因为我俩性格很像,都特别现实,有共同目的。”

我不知道十九岁的我是怎么说出现实这两个字的,可能看多了鸡汤文,也可能整天过的太丧,看着宿舍小姐妹们秀恩爱,就想着随便找个人谈场恋爱,也好过以后到了年纪没得选择。

正好刘先生也是,他只比我大两岁,但工作的早,迫于各种原因只想找个看顺眼的就行,于是我俩就这么一拍即合,或者换个意思说就是各取所需罢了。

如果说在一段恋爱初期里,情侣吵架百分之七十五的原因都是因为情感问题的话,那我和刘先生就完美的避开了这个问题,没有感情就没有任何挑对方刺的理由了,我们的聊天界面总是那么寥寥数语,他上他的班,我上我的课,我们互不干涉对方的生活。

我一直觉得我们之间唯一的难题就是我远嫁的问题,我是外省的,跟大部分这个年纪的人一样,拿着父母的血汗钱,从几百公里外偏远的农村出来,一头扎进这个花花城市,便以为自己披着一身光鲜亮丽就能高人一等。

那是我和刘先生第一次算不上吵架的吵架,问题的最初不过是临近暑假,我告诉他我买好了火车票过几天就回家。

刘先生就问我,“你怎么不买高铁票,坐火车多难受啊,脏乱差时间还久。”

我没否认他说的,我只是说坐高铁还要中转,麻烦还贵。

“那能贵几个钱啊”,他满不在乎道,“反正我打死也不坐火车。”

我没告诉他,我一个月一千多一点儿的零花钱,买高铁票的话就要花去将近一半。

我心平气和的给刘先生举了一个例子,我说:就像你习惯了坐在高档餐厅里吃牛排,而我习惯了坐在马路边吃大排档,你不喜欢没关系,但你不能贬低它,我能理解你,所以我也希望你能站在我的角度替我考虑一下。

然而事实证明我说的话并没有什么用。

他说,你真是个奇葩,我讲究品质生活。

我平时很少失眠,那晚翻来覆去到两点,我不得不重新开始慎重思考我跟刘先生之间矛盾的产生到底是三观的不合还是门第观念。

刘先生大城市出身,家境算不上多好但也优渥,而我只不过是个三十二线小县城出来的农村姑娘。

认识刘先生之前我一直认为的现实无非就是拒绝恋爱里花里胡哨的那一套,直到很久以后我才认清,恋爱里还有比花里胡哨更现实的问题。

一次小风波掀不起多大风浪,我们依旧相安无事。

八月份的时候,刘先生突然告诉我说他买了票要过来陪我过七夕节,那时我们在一起已经两个多月了,说实话还是挺感动的。

日久生情这句话总归是有一定道理的。

我表姐跟她谈了一年的男朋友分手了,哭的吃不下饭两天瘦了四斤,我说你以前分手也没见难过成这样啊,她说就算养一条狗养一年也该有感情了吧。

谁说不是呢。

我带刘先生见了家长,我爸没在家,我妈倒是挺喜欢他,整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生怕大城市来的他不合口味饿着了,就变着法子做好吃的给他。

刘先生挺随和,窝在客厅看电视,我在厨房打下手,我鲜少见我妈这么有耐心的伺候一个人。

“妈,我们只要饿不着他不就好了,干嘛还像伺候大爷一样伺候他?”

我妈说,女人不就是做这些的么。

那是第一次听到我妈这样说,换作以往她肯定要说我怎么不买个神仙桌把你们都供着。

期间有一天我妈没在家,我一大早起来打扫卫生,倒掉隔夜的剩饭,把刘先生头天晚上换下的脏衣服扔进洗衣机,然后出门扔垃圾,再买菜回来做饭,整个过程刘先生就像个大爷一样躺在客厅沙发上。

做饭的时候胳膊被烫伤了,有一刻我仿佛看了许多年后也是这样的一个早上,我也是这样循规蹈矩的照顾着一大家子人。

我在那一刻突然明白了我妈那些年发的牢骚,抱怨我们的不懂事,抱怨我爸的不体谅。

刘先生在我家住了八天,送他进高铁站的时候我竟然如负释重的松了口气。

我以为我跟刘先生就该这样平平淡淡的走下去了,直到后来的某一天在饭桌上,我妹妹说之前有次我在厨房帮我妈做饭的时候,刘先生在客厅问她说,“你们天天吃这些都不腻吗?”

我自认为我妈虽没做出一桌满汉全席但也没亏待他了,只是那一刻我才终于想明白,我们之间存在的问题不是火车有多脏乱差,也不是他习惯了玩端游我玩的手游有多弱智,而是我们从小到大所生活的环境差异造就的根深蒂固的观念。

压垮骆驼的不是一根草,失望也是一点点攒起来的。

都说这个年代,爱情嘛,只要看对眼了,身高年龄距离家境学历那都不是问题,可守旧思想传下来的门当户对也不是没它的道理。

13年的时候有个热播剧叫《门第》,当时是陪着我妈看的,剧情无非就是都市白领爱上市井小民的俗套故事,贯穿全剧的根深蒂固的门第观念所导致的消费观以及思想不同等等问题成了男女主之间一道跨不过去的鸿沟,当然,故事的结局总是好的,结束的时候女主坐在海边的礁石上说了这样一段话,“我们成长环境不同,所受教育不同,社会地位经济收入小费观念也不同,有很大差异,但这些差异是可以磨合的,而磨合的方法,不是一味的忍让迁就,而是要学会相互欣赏,欣赏对方的品格,然后相互靠拢。我最大的遗憾是:当我真正学会欣赏的时候,已经来的太晚了。”

知乎上有个热门问题:男生找对象看重什么?

下面有个匿名高赞回答是这样说的,我一八零你一五五你给我来句最萌身高差?我挑灯夜读985本硕毕业,你考双非都费劲的人来跟我谈思想?

理想就是童话故事里王子爱上灰姑娘,言情小说里总裁爱上小职员,而现实就是你站在什么样的高度遇到的人也就是什么样。

我没错,刘先生也没错。

后来的某天下午,我给刘先生发了条消息,我说,我们不合适,就这样算了吧。

他说好。

我终于在我们交往的第三个月零七天将他归还于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