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不相信爱情时,你该去沈阳看一看!

我一直觉得,如果你不再相信世上有真爱,你该去东北看看。

东北的确放大了爱情的某些特性。那里的人,性格表现出一种地域性的猛烈和直接,爱和恨都更豁得出去,无私和贪婪也都更强烈、直白。

有句话曾这么形容东北,“因为有了寒冷,有了对寒冷尽头的温暖的永恒渴望,北方人的泪水常常更咸。”这话不无夸张,但东北爱情也确实有这样的魅力。

最柔软也最刚烈,最超脱也最世俗。易燃易爆炸,残酷又温柔。

“这女孩是我的,谁也别跟我抢”

在东北,年轻人谈起恋爱直接又热烈。小雷初二那年看上一个女孩儿,跑到讲台上半跪着对所有人说:“这女孩是我的,谁也别跟我抢”。

这让在场的同学纠结半天、反反复复在心里酝酿了很多风暴的人挺羡慕。

我的一个小伙伴小铭,告白的套路也如出一辙。学生从小就得扫雪,他替她扫了三年。小铭觉得这个场景很有仪式感,就冲她大喊一声“跟我处对象吧!”她赶紧哆哆嗦嗦地答应了。

最穷的时候,他俩身上只有8块钱,在店里合吃一碗盖饭。有个隔壁班的混混过来嘲讽,顺势摸了一下她的脸,他摔筷子拿起隔壁桌的酒瓶就砸过去。后来发现溅出来的玻璃星扎到她的手,她没哭,他捧着她的脸哭了。

没过多久,女生家长就撞到他们手牵手逛街的样子,愤怒异常。父母给她调了班级,车接车送,小铭只能在出操时看看她的背影。

后来她过生日,他偷偷摸摸来到她家楼底,像表白那天大声喊了句“我等你!”然后撒腿就跑。她在楼上哇得哭了,被她妈死命拦着才没跳下去。

还好,他们后来如愿考上一所大学,孩子今年5岁了。

他居然敢打我,日子过不下去了。东北爱情里,女人的地位不容小觑。你总会觉得,轰轰烈烈的事都是女人做的,男人更像是故事背景。小兰跟丈夫住在沈阳,结婚两年,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但当培训老师的丈夫自诩文化人,明里暗里总嫌弃她只上过小学。一起出门都刻意走在她后面,保持距离。有次他喝多了酒,她数落两句,结果被扇了一个嘴巴。她头一次受这种委屈,哭天抢地给娘家打电话“他居然敢打我,过不下去了!”

其实,这一帮娘家亲戚的关系也不好,经常窝里斗。但一听姐姐出事,平时最吊儿郎当的弟弟也火急火燎,穿着拖鞋就去赶公交。一帮人半个小时就集结到她家客厅,气势汹汹围住丈夫要说法。

丈夫站在中间没敢说话,酒全给吓醒了。被打的小兰抹抹眼泪,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就捅向丈夫的肚子,大家全愣住了。小兰却冷静地打电话叫救护车,指着他的鼻子说,“攮也攮了,咱俩扯平了,以后日子好好过吧。”之后,他在医院住了几天,她就在旁边忙上忙下地照顾了几天,丈夫家人也没敢计较。从此他待她多了一丝敬畏,反而比以前恩爱许多。

老伴,让我最后抱抱你

当时沈阳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而就在-24℃的寒冬里发生了最令人心碎的一幕。

晚上19时50时许,沈河区奉天街与沈州路交会口东侧,一名穿黑棉袄的大爷坐在人行道的一块纸板上,怀里抱着老伴。大爷敞开棉袄把衣服盖在老伴身上,还时不时拽回滑落的棉袄。

如果不是周围人提醒,人们会以为怀中的大娘睡着了,实际上1个多小时前大娘就已离世。

20时10分,大爷依然紧紧抱着老伴,不时整理下老伴的头发,搬动下老伴的腿。周围的人纷纷劝说大爷赶紧起来。可大爷只是点点头,在冰天雪地里抱着妻子的尸体坐了两个小时不愿撒手,“我不冷,我就想最后再抱她一会儿,以后都没有机会了!”

20时39分,在坚持了快两小时后,大爷的儿子终于赶到。看到儿子将老伴遗体抱起,大爷在众人搀扶下颤颤巍巍站起来。大爷看着车上的老伴,打算点一根烟,可是试了几次,打火机都没点着火。上车离开前,何大爷冲着人群低头说了声“谢谢”。

如果有一天,你不相信爱情时,你该来沈阳看看。这里有一大帮直接又含蓄的人凑在一起,真诚地爱来爱去。

这大概就是我看到的,属于沈阳人的爱的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