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竟然有这样一个想法:如果用一种动物来形容我的父亲,那用老黄牛来形容真的是太贴切不过了,因为老黄牛身上有的特性,我父亲基本上都有,比如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一声不吭的只知埋着头的往前走,除了不吃草这个特性!当然,在我看来,这还是一头有点倔的老黄牛!

我的父亲,是真的倔,认定了的事情,就别想拉回来了。举个在我们家庭史上有名的历史事件:父亲因为哥哥辍学,至今二十载,仍不搭理他。其实具体的事情发展经过还是听我妈说的,因为我跟我哥差了十四岁,关于我爸跟我哥的事情,很多都是靠我妈像讲故事一样来说给我听的,故事大概是这样的:我们家是农村的,退回小二十年去,在农村的苦还是挺真切的,我爸就一直觉得,要想走出农业社,好好学习是关键,只有学习好了,能够考出去,才能彻底的从农村人变成城市人!所以,一向不善言辞的父亲,凭着家里仅有的关系,把哥哥办到了重点中学。可是我的老父亲并没有认清另一点现实:对于上个普通高中都拧出苦水来的哥哥,又怎么会老老实实呆在重点高中里埋头苦读呢?终于有一次,哥哥在学校墙头上吹口琴,正巧被让老师叫来训话的父亲给撞见,爸爸这下傻了眼,都被抓了个现行,尤其对脸皮薄的父亲来说,还怎么好意思跟老师求情,索性随了哥哥的愿,不上了!哥哥这下乐开了花,可是爸爸从那以后,却再也不爱搭理哥哥了,原因很简单:这把烂泥扶不上墙也就算了,还转着圈的丢人,这人丢不起!如我亲眼所见,就算后来哥哥过的也还不错,爸爸却甚少跟他交流。后来的我才明白,爸爸是被苦日子给过怕了,他怕他的后代也像他一样,在无尽的日夜里面朝黄土背朝天,他对哥哥的期望,何尝不是他对整个家的希望,爸爸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有这么一句“这就是我没条件上学少,如果给我机会,我肯定怎样怎样”,在那个大环境下,这也确实是一种无奈,哥哥辍学了,似乎也把他的梦结束了。这件事情也给我敲了个警钟:我可一定要听爸爸的话,否则后果很严重!

我的父亲,很爱我,也是真的。我的父亲对我的爱,小的时候发觉不到,因为父亲压根就不是属于那种“爱要大声说出来”型的,他属于那种“我尽我所能的爱你,所有对你好的事情我都会去做,我就是不说,咋滴~”这种默默的爱,也是从我为人母以后才更深切的体会到的。做了母亲以后,我想要把所有好的东西都给到我的儿子,这才突然记起来,父亲对我,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呢?小的时候吃鱼,父亲总会把鱼腮的那块儿肉先夹出来给我,那时候不懂事,还嫌弃父亲筷子脏,现在的我吃鱼的时候也是这么对儿子的,因为现在的我知道了,鱼鳃肉是最好吃的,这似曾相识的动作,不满满的都是爱吗?每次回家,在临近要走的那天早上,父亲总会早早就起来,把所有能给我带上的东西都带上,一个袋子一个袋子的分门别类的装好,有的怕洒,有的怕串味儿,可是家里还有哥哥嫂子啊,大概是怕被说闲话,就趁着天的黑乎劲儿,一趟一趟的往后备箱倒腾,大家起的差不多了,他也收拾的差不多了。对于那满满一后备箱的爱,我感觉所有感谢的话都显得特苍白,我心安理得的接受,因为我知道,此时此刻我收下他的心意,他就会很开心了!

我的老黄牛父亲,也是真的老了。从小到大,一般我有什么事情都是会找父亲的,因为相较于父亲而言,母亲比较不容易好说话。比如我的鞋带断了,要是母亲,肯定得先说落我一番然后让父亲帮我修好,与其找母亲挨一顿训,还不如直接找父亲解决问题,因为那个时候确实是穷,我一般都是穿塑料凉鞋,鞋子如果坏了,用胶粘粘还能继续穿。而父亲干起活来又仔细又认真,立马我的破凉鞋就修好了,基本上看不出修理的痕迹。总之,在那时候,我心里的父亲就是万能牌的!可是后来,我发现,这个万能牌的父亲,也是有保质期的,过了保质期,还怎么万能。记得上一次,儿子的小玩具坏了,我就很惯性的找父亲修,只见,父亲戴着老花镜,拿着小玩具,一会儿靠近,一会儿拉远,弄了好久,略带恼怒的说:“看不见,修不好了,再买个吧!”后来又发生了很多小事,比如:父亲开始很频繁的给我打电话了,而说的内容也无关紧要,就是随便聊聊天;父亲开始很盼望我们回去了,可是当我们走的时候,又满眼的不舍;比如,父亲有一些重体力的活儿,不着急干了,而是等我们回去,让老公帮忙干;比如,有些事情我抢父亲前面去干,父亲不像以前那么拦着我,总是自己扛了……怎么办,我的父亲,真的老了。

面对父亲的衰老,我起初是非常害怕的,我曾不止一次的许愿,让父亲老的速度不要这么快,可是,流星大概太远,没有听到我的愿望。后来,我也慢慢的调整心态,慢慢接受父亲变老的现实,因为没关系,父亲在变老的同时,我也在不断成长啊,我要努力使我成长的速度大于父亲衰老的速度,这样,父亲就可以放心老了。

再强壮的黄牛,也终有倒下的那天,况乎父亲。如果有来生,多希望让我跟父亲换一下身份,让父亲来当我的女儿,让我当一回父亲的老黄牛来保护他、宠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