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快到了,今天给母亲选礼物花了很多时间。突然一股愧疚涌上心头,父亲节的时候我从不会花这么多心思。也许是因为父亲总是那个沉默站在背后的男人,他默默地扛起这个家,无论面对怎样的风风雨雨,却从不喊一句苦喊一句累。他不会表达感情,他就像大山那般沉默却可靠,他像空气那样重要,而我却不会时刻记得他。

我与父亲之间似乎没有印象太深刻的事情发生,我几乎没有叛逆期,也没有跟父亲有过太大的争吵,更没有过打架,所以现在回忆起来,并没有典型的事件可以追忆诉说。但如果今天你们觉得我性格中的坚忍、善良,值得你们称赞的话,这一切,都来源于我的父亲。

父亲是一位卡车司机,小时候,他有一辆大卡车,在当时几乎是整个家庭的经济来源。那时候家里生活还算富裕,妈妈“慵懒”得没有工作,天天在家看电视,从中午睡到傍晚才起床。家里也是村里最早盖起小洋房的那几家,全村只有两台电脑,其中有一台就是我家的。如果这一切自然的发展,也许我还会是个富家子弟。但在一天夜里,大卡车被盗了。

像是一盏照亮着幸福安逸生活的明灯,突然被人打碎了。

然而今天,我对那件事情的记忆很少,我风轻云淡的提起,似乎这件事只是发生在别人的故事里。并不是因为那时年纪小记不住,而是我们都选择了忘记。发生那件事情后,爸爸妈妈似乎从未向我和姐姐再提起,爸爸的朋友在家里聊天谈到,说如果车没有被盗会怎样怎样,父亲也只是沉默,然后苦笑一下,没有抱怨,没有更多的探讨。难道这样的事情不应该抱怨吗?我仍记得母亲饭桌上的憔悴,我仍记得父亲因为焦虑而皱起的额头,我仍记得我天天吃白菜豆腐吃得反胃的悲哀。但其实我能记得也只有这么多了,这些零星的记忆碎片,也已经开始模糊,它不会割伤或刺痛我的神经,也不足于串起一个悲伤的故事。

其实,那时候我还小,姐姐也还小。如果父亲向我们提起或者抱怨过这件事情,我和姐姐可能会因此怀恨,从小学会抱怨生活,对这个世界充满敌意,由此痛苦的长大。但庆幸的是,直到今天我和姐姐仍然相信这个世界如此美好并充满善意。庆幸的是父亲从未提起,也从未抱怨,尽管生活像是行走在山间的一条桥,它突然断了,我们跌倒了谷底,但父亲沉默着,用他坚实的肩膀,把我们一个一个又都扛到了山上。无论这个过程有多苦多累,他都没有吭一句声,他重新借了钱,重新买了车,重新把这个家给支撑起来了,其中的辛酸,只有我逐渐长大的今天,才能慢慢体会到。在成长的这几年里,在我身边也曾经发生一些不公平的事情,或者是他人的误解,很多时候我不会去抗议,也不会抱怨,只是默默地把这些苦都吞进肚子里。我想这也是最好的解决方式吧。而这,正是从父亲身上学来的。

最让我骄傲的是,父亲是个老实的好人。他不是权势很大的官,也不是开着宝马的商人,他只是个普通的老好人。我很讨厌那些衣着光鲜,却处处想着谋取私利的人。父亲是个老实的人,在大家看来,父亲是不会说谎的。只要朋友有困难,父亲能帮忙的都会帮忙。无论什么时候,家里来了客人,都会把家里好吃的都拿出来吃掉。那一年,外公生病,那时父亲的工作也很忙,但他仍然会隔一两天就去看望外公,有一次工作回来凌晨两点了,仍然驱车到60多公里外的医院去看望外公。而这些,父亲很少向他人说起。记得奶奶说过,有一次在外面,一位远房亲戚的亲戚?具体什么关系我也不造,反正跟我家是没什么关系的在外面喝醉酒发酒疯,父亲看见了,打算把他扶回去,没想到却他往父亲胸口打了重重的一拳。奶奶一边心疼着爸爸一边大骂那个人。尽管父亲的朋友劝他不要理了,但最后父亲还是把那个人安顿好了。那时候我很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这么做,要是其他人早该对此置之不理,就像我,对生活潦倒借酒消愁的酒徒也没有什么好感。

但后来想了很久,那不正是因为他是我的父亲吗。

其实很多时候我都不能明白父亲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有时候实在太过好人,甚至让我生气。当然父亲也从未跟我提起这些事,也没有告诉过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今天在我看来,如果我遇到那些事,我想,也会是跟父亲一样的做法吧。他从未告诉过我,却在不知不觉中,潜移默化的影响了我,让我也变得像他一样。我从未抱怨过生活,也从未抱怨过家庭。

如果有的话,那就是有一些遗憾,父亲母亲的文化水平不高,对我没有太多的知识教育。我曾经许许多多此的想象,直到今天,我也在想,我多想自己是听着妈妈的摇篮曲,听着爸爸讲的童话故事入睡的那个孩子。然而,我小时候连童话都没有听过。

我从未羡慕过他人家庭的富裕,却常常羡慕教师的孩子,能够从小接触各种各样的知识。当我的朋友向我谈起小时候,他们的父母怎样逼着他们学习,他们的语气里是无奈的懊恼,而我的眼神里却是深深的羡慕。要知道,我从小都是玩着钓鱼、打鸟、戳蜂窝的游戏长大的。所以我一直认为爸妈的文化水平不高,他们能给我的指导也是有限的,他们人生规划的世界观,也许已经限定在他们周围人发展的无形框架里,也许他们对成功的定义,从来没有超过出对最身边最富裕的人的想象。而他们在我看来,远远不够优秀。所以在一些重要事情的抉择上,我都是坚持自己去做选择的。从高中的文理分科,到选哪个大学,选哪个专业,我都是自己去做决定的。当然父亲也曾苦口良心的跟我讨论过,他说要选惠州学院呀,惠州离家近一个星期可以回一次;他说要学医呀,看医生天天坐在有空调的办公室里多么舒服;他说要当老师呀,看老师多么悠闲工资高一放假就开车出去旅游了……他向我传授过他的人生哲学,但除了要与人为善,乐于助人等等做人的道理外,他讲到的人生规划,我从心里是拒绝的,也从来没有接受过。我跟他辩论,但他从来没有说服我,我也没有说服过他。所以有时候我听到某人说,我的文理分科是我家人决定的,我的大学我的专业是我家人给我选的,我会觉得很可笑,那这样子,你的人生还有什么意思?但同时我也不悲哀的想到,是不是父亲他也觉得自己没有足够的文化水平,无法给我更好的指导,所以放手让我自己去做选择。尽管很多时候我的选择并不能如他所愿,他依然给出他的意见,让我自己去选择,也尊重我的选择。

所以我很早的就学会了自己去做选择,其实回顾这些年来我自己做的选择,很多决定我都明显错了。但父亲想告诉我的应该是,你自己做的选择,你要自己去承担。而我也学会了。哪怕最后事实证明我的选择错了,我也未曾后悔过,因为这是我自己做的选择,我要去承担,这是作为一个男人最基本的责任与担当。

其实父亲的文化水平并不低呀,我很小的时候家里就订有报纸,父亲每一期都会看,在家里看电视也几乎只是看新闻。父亲在家几乎没有说话粗口,也没有生气过,与母亲只是隔一段很长的时间会有小小的冷战(我和姐姐一回到家就什么都好了),从未吵架,家里一直和和睦睦,会有父亲的很多朋友经常来往,生活喜气洋洋的。这不正是父亲文化水平高的最好的表现吗。

特别喜欢筷子兄弟的《父亲》:“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你,直到长大以后,才懂得你不容易”。是呀,直到长大以后,才懂得你不容易。有时候看到父亲的白发,会惊愕时光竟然过得这么快,然后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快点快点长大。

很感谢父亲,他没有给我指明方向,却给了我翅膀,让我自由去飞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