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是军人。

在客厅正前方起眼处的相框中,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幅父亲引以为豪的照片:照片中的父亲一身严肃的戎装,肩章斑驳,面容兴奋而又激动——他正与一位将军握手。

这也是从小都在军营中长大的我,所见过的最自豪的照片。

普通人看到这张照片,会把目光都聚焦在那位高级司令员身上;而我不会,因为我是照片上那位普通职务的军官之子;在我看来,他才是主角!因为,军人,无论军衔的高低,都始终只有一个原则,那就是服务于人民!当然,这也是我的父亲奉献了一生去做的事……

很怀念年轻时的父亲。那时我还小,每当部队点名哨想起之时,我都会骑着我的小三轮车,到操场上看我的父亲点名……父亲身着浅绿色的制服,手上握着点名册,那大大的军帽下,托着一道严厉而又睿智的目光;腰间的枪壳里,是一把64手枪;点名开始,整个操场都在回荡着父亲洪亮的训话;站得整整齐齐的队列,显示出了军队应有的威严。从此,我便对军人这份特殊的职业,有了一种向往。

……

如今,我早已高过了父亲一个头的距离,而父亲也已经略显苍老了,但是却多了一份中年男人才具备的精微。如今的父亲,不再像曾经那样,能分配给家庭多一些的时间了;如今的我,也不再像曾经那样,能跟父亲畅所欲言了;因为我年轻,可以书写未来;而父亲已至中年,应为后生而计;于是我们之间的话渐渐少了,沟通的距离在慢慢扩大,甚至有时会因出现分岐而发生争执;但父亲毕竟是父亲,在我心里始终都像一座山一样,让我这棵青葱的小树在他那儿生长,是因为父亲期待着我!

父亲对工作兢兢业业,哪怕是一份普通文件也要亲自动手修改,而不是不屑一顾地将它扔给普通文职干事去处理。他每天做着自己分内,甚至是分外的事,毫无怨言;虽然他也知道,像他这样努力地工作,周围看到的人也只是保持缄默,并不会因为这样就都认可父亲;我也明白,这些人他们要的,是那些对他们职业发展有用的人,他们并不会在乎工作能力的强弱……但在我这里,父亲是一座丰碑!

父亲严谨而又亲和,他会把那些做事偷工减料的干部骂的一无是处,他也可以待那些工作细微的同事如兄弟般诚恳。

父亲很爱我的母亲,我的母亲也十分理解他;在他工作繁忙而惜时如金的那一天,他还是会回家与我和母亲共进晚餐;可能他认为,这几道家常小菜,万倍于外面的山珍海味,琼浆玉露!

父亲是个复古的人,他爱用钢笔书写。于是,我也成了班上唯一一个文具盒里还保留着钢笔的学生;父亲对文字表意也绝对严谨,他发给我的信息,从来不会不用标点,而且在内容表意上也绝不会出现语法错误。

父亲自大山中走来,依靠自己的奋斗至今;于是,我也学会了欣赏那些高耸入云,亘古不变的山;因为那被浓雾隐藏的山峰,正如父亲那颗隐忍而坚韧的心!

父亲就是这样,一直用行动指引着我,让我渐渐走向成熟,明白事理,谙熟社会;父亲的爱,是没有言语的爱,也许军人的爱都是这样;在这爱的背后,是如同磐石般坚硬,矢志不渝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