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接到下属王小猫的电话,他说:姐,过年后可能要回上海辞职了。

我惊讶,忙追问为什么。

他说:“这次回去,感觉我妈身体不大好,我爸年纪也大了,我实在做不到安心留在上海。”

这条理由太充足,不好意思说太多挽留的话,只能向他询问老人家现在的情况,试图给予些力所能及的关心。但我知道这些都是徒劳,以后可能不会再见到这位勤奋的小伙。就像好几个曾向我道别过的在大城市里拼搏过,没达成梦想又不得不离开的同事一样。

他们中有不少就是因责任心和对家人的爱,而不得不中止离乡奋斗的生活。

王小猫是陕北的农门85后,独子,他爸妈年过35才生下的宝贝。一生辛劳的农村人老得快,而他母亲的身体一向不是很好。所以算算年纪,的确是到了他必须尽孝的时候。和大多数怀揣梦想来沪打工的年轻人一样,王小猫童鞋一向是个勤奋耐劳敢打拼的好孩子。但在竞争激烈的上海,一无所有的穷小伙要尽快地成家立业,达到可以安心照顾家人的生活质量,还是相当的不容易。

王小猫到上海后换过好几家单位,经历过公司倒闭项目撤消被欠工资等等的破事,去年才跳槽到一家创业公司升至策划主管,月薪扣税扣金勉强过万。他一直犹豫着要不要贷款在外环买套小小的二手房,结束沪漂生活成为一个新上海人。也曾计划过在上海找个女朋友一起奋斗,又因个人条件一拖再拖,觉得这事只能买了房后才有底气。

看来种种计划在这次过年回家后,被彻底放弃了。

在电话里,他聊了很多,言语里有对上海浓浓的眷恋,有对规划过的新生活的向往,但最终还是归为一句。

“爸妈老得这么快,接到上海一起住不太现实,家里就我一个孩子,想来想去不能让他们跟村里其他留守老人一样孤苦无依。姐你说我能怎么办?只好回老家再做打算了。”

朴素的一句“爸妈老得这么快”,让我心酸,心疼及心慌。

作为80末生人,我的爸妈已是名副其实的老年人。二十多岁时,我也有为了梦想长年累月地不着家,偶尔回去也是匆匆而过,连爸妈长胖还是长瘦都没注意过。

后来有一次全家人吃火锅,在明亮的灯光下,发现爸妈不知几时已是满面皱纹时老相横生时,蓦地心慌得不知所措。

所有的心慌失落和不安,就化为一句:他们怎么可以在我实现梦想之前,就老得这么快?

年轻人对于岁月无情的认识,恐怕都是发现爸妈老去开始的。

小时候因为知道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是老人,他们的逝去虽是遗憾却也是能勉强接受的。但记忆中的爸妈仿佛应该停留在骑车送学的年纪。他们永远高大强壮,距离千山万水还能为你撑住一个随时可以回去的“家”。

我们会嫌弃喋喋不休的唠叨,嫌弃烦不胜烦的催婚,嫌弃爸妈与时髦的现代社会越来越远,却永远不会嫌弃他们候在家门口的身影和逢年过节“什么时候回来”的催促。

爸妈的老去,似乎意味着“家”的崩塌,这让成婚年纪越来越晚,个人奋斗期越来越长的普通年轻人感到更加心慌。

不知道王小猫做出离开上海的打算前,是不是经历了和我当初一样的惊慌和不知所措。一年甚至几年不见的爸妈,突然没了印象中饱满有活力的面容和满头的黑发,映在儿女眼里的是满脸的岁月流痕和覆霜的发根,一种“时不待我”的茫然不知让多少奋斗得不那么顺利的年轻人被惊诧到茫然过。

“子欲养而亲不待”,真正明白这句话必得看到父母鬓边生华发后。

70后到95前在外打工者的爸妈都逐渐步入中老年,他们也是经历社会经济转型阵痛的一代,吃过苦抗过累却不一定拥有相配回报的老一代。而作为他们的子女,起码有一半以上是独生无兄弟姐妹帮衬,我们中又有多少人已面临像王小猫这样的困境?

一头是拼搏但不保证成功的人生梦,一头是已经老去需要照顾的父母亲,还有一些人的另一头还挂着可能还遥远的成家梦。

多少人在两“梦”和双亲的夹缝中生活,在梦想与亲情的两地间徘徊。

五年前,我年过六十的母亲相继被查出冠心病和糖尿二期,考虑再三我也跟王小猫一样做出了个决定,中断了在市区贷款买房的打算,拿出积蓄在郊区盖了大房与父母同住。每天赶回市区工作得倒两条线的地铁,但这样看似更辛苦的生活让我有了更安宁的感觉。

不问对错,只求心安。

但和王小猫一样长距离异地的,恐怕就没能像我这么幸运地简单处理掉这样的纠结。

“家乡的爸妈已老去,而在大城市距成家立业遥遥无期的我,该回去还是继续下去?”

有多少各种“漂”的打工者午夜梦回时问过自己这一句,而会这样问的人至少有心有肺血肉温暖。

梦想和责任,亲情和独立本不冲突,可惜于我们是被时代发展和地区经济差异切割的一代。或许拥有享受经济发展福利的七十后父母的九十后、零零后不会再有这些纠结,但放在我们这一代,却是实打实需要转变人生进程的良心拷问。

“姐,你觉我做得对吗?”挂电话前,王小猫突然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只记得王小猫在聚会时曾说过他的梦想是当一个职业编剧。

回到陕北农村的他是否还能继续向这个梦想进发,那真是天知道的事了。

想了又想,我只能婉转地问他攒的钱够不够在家那里创业?能不能买房,够不够娶媳妇等等。

“做些小买卖应该还没问题,实在不行就打算在网上开店贩特产。买房不用了,娶媳妇还是得看缘分吧。”他在那头略显轻松的回答。

“那就好,那就好。”我反复肯定,并叮嘱他业余之时别忘了自己的理想。

这是网络时代,很多事还是可以不受空间地理的限制去努力拼一把。

无论如何,都得祝福王小猫回到家乡也会有个不错的未来。

虽然不是所有的“王小猫”们会做出像王小猫这样义无返顾的取舍,但无论是哪种决定,只要心头还牵挂着家人,对至亲始终怀有一份尽孝的心意,这样可爱的“王小猫”们都是值得祝福的。

生活不易,对梦想对亲人都要且行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