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有一个伪物和我说过,人心本恶,所以我才要向善。我觉得她说的是对的,只是在乎的和她想的不同而已。我曾经一味追求目的,忽略了自己内心的变化,变得恶俗且无知,因为无知,所以恶俗。真是无奈而可笑。

这要怎么说呢?曾经单纯而且幼稚的少年成长成这个样子根本不是成功,只是另一种方式的失败罢了。那个时候的我对人类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我的想法和观念根本无法介入到他们的生活里。就像个局外人,怯懦而且毫无存在感。所以,我只有一个小圈子,却又感觉这个小圈子里的人也无法真正的走入我的内心。即使到了现在也是。可悲啊,即使我在努力的改变我的社交模式,却依然忘不掉以前的样子。不是有一句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么?

每一次在群体中观察够了就想换下一个,因为无趣和不理解。我很难能从别人带来的快乐中受感染,相反却能在别人中的悲伤联想到自我,所以我激励别人,看到他们快乐掩饰我自己的痛苦,这或许就像打游戏一样吧,就是一种麻痹而已。第一个群体是在北京,哪里的孩子爱吹牛且攀比强烈,极力地想要将自己的身份扯到“高端”却又无知的可笑。我不喜欢他们,以强欺弱,而且虚张声势。所以我排斥他们,所以他们排斥我。或许我是关注想法太多,所以现实里对自己对别人就没有太多照顾,若有看不惯,有错误我就会毫不留情的指出。呵呵,那个时候真的不懂,就算朋友都会受不了这样尖锐的话语,更何况是看都不爱看我一眼的人呢?

我不愿从众,因为我无法做到从众,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又怎么能有交流呢

进入到鞍山这个新环境,愿自己能够重新做人,做一只会讨好人的狗,让别的生物都愿意奉献给我他们的伪善。鞍山的同学给了我真正的热情和关爱,我刚开始的时候还真是不太习惯,有些受宠若惊,没有关系,不能让自己变得那么贱一定要接受人家的好意,我一直这样提醒着我自己。但是遇到陌生人,我还是会产生强烈的抵触,那种无法交流的感觉。我的社交能力真的是零呢,不过,无所谓啊。那个时候的我真的就是这样想的呢。

鞍山人虚荣,赶潮,爱拉帮结派,实是热血与装B之举。不过尽管如此,仍然热情的可爱。但像我这种没有情趣的人,又怎么能给他们带来取悦呢?只是泼冷水罢了。

在经历了中考失败之后,我整个人变得高度理性,因为那个时候我的心和家人也拉开了距离,我不再相信所谓的亲情,那点可怜的亲情也许也只停留在血缘和利益上的关系吧……最近的人都不再让我值得依赖,更何况是在遇见的人呢?但这种感觉真是好,我为我自己而生为我自己而亡,变得自私自利,再与人相见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

在经历了中考失败之后,我整个人变得高度理性,因为那个时候我的心和家人也拉开了距离,我不再相信所谓的亲情,那点可怜的亲情也许也只停留在血缘和利益上的关系吧……最近的人都不再让我值得依赖,更何况是在遇见的人呢?但这种感觉真是好,我为我自己而生为我自己而亡,变得自私自利,再与人相见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

你如何你什么样对我来讲无所谓,我不需在你身上花费任何感情不需要用我的感性来评判你。只要你有用,就可以了。

所以我开始变得无所顾忌。因为我是一个自私的人。自私的人怕什么呢?不论是在群体里还是走在空旷的马路上,同样都是一个人。多处体现出我有一个常人没有的能力,那就是特别能欺骗自己,而且是定向的。刚入学因为木讷,因为情商低,因为没有情趣被人误解被人笑被人欺负。但我骗自己是天生的强者,他们凭什么笑我der笑我没有能力是个屌丝?于是我开始无穷无尽的欺骗自己。我并不擅长取悦,但我仍能骗自己是个温暖的太阳,毫无心机的赞扬,坦诚的对待每一个人,尽管自己不喜爱。有的时候曾想,自己的曾经就是阳光而且直率的少年,只是直率的太多被人欺负而已。但为何现在的直率却很难伤到人?我苦笑,我也不懂

在没有不安全的感觉了,因为我没有把后路感情托付给别人,向来自己办事,自己思考,我是个自私的人。自私的人看起来强大其实软弱内心一点也输不起。

那这样的我究竟如何才能够安稳的活到60岁以上呢?承受着40年的孤独如果没有得到释放,我会不会厌倦了呢。

我在想怎么样才能找到我的知己,一个我也能全心依靠,托付给他,真心为他奉献出自己的爱心,愿意为他死亡。爱是相互的,求求你让我爱一个人吧。我一个人游荡了好久,终究是我一个人,无所依靠,最终我的心漂流到哪,我也不知道。

不过我找不到。高中期间曾经遇到过一个女孩,我以为她就是我命中所需,但到后来也想明白,不过是个幻想表象暧昧的小女孩罢了。看来我流浪的路还有很长。

其实我精神是有些问题的。早在和我爸聊天我就深知到这一点,尽管我爸并没有说太多。其实我爸说的很多东西都很对,有种被洞悉的感觉。他说我这个人危险,做事一向靠直觉,也不用大脑判断根源就立刻做出行动。哈哈,通俗来讲,那就是抽风。靠着理念行事,靠着内心里的偏执坚持。高度的直觉给我带来了接受能力和内心批判,但也在不断的将我推入深渊。有时候想我这样与常人格格不入真的是个失败品,也许我的想法是对的。

就因为直觉欺骗我,所以我得到了强大的驱使,那个驱使我的就是所谓的自信。我自信能做到什么这样的想法对我来讲已是家常便饭。就这样依赖着直觉让我选择了在家自习,最终的结果是我放下我的伪装,正视了我自己,我并不愿意和那些没用且吵闹的人交往。

为了需求知己,我向我爸讨教,他告诉我你只要走上更高的群体,必然会遇见你想要见的人。真的么?是的,人类本来就分三类九等。那爸,我考虑了一下,为了我能进入上流,为了能周游世界,为了能找到知己,我选择创业。恩,这很好,我支持你,虽然这条路很难。再难又能如何?在你儿子面前一切都不再是困难。

对话隔了1年之久,现在想来真是不如不想,因为昨晚我爸和我的谈话让我瞬间瓦解,没有任何再想介入的想法,对于这无聊的人类群体。

昨晚的谈话是什么呢?无非还是未来规划罢了。

“爸,牙医估计是没法学了。国外的医科不承认中国,所以我如果选择了牙医,就再也没有留学的机会。而且我也不会花7年时间在国外重修。那这样的话,即便学到了技术,也仍然是当一辈子牙医的命运,顶多开几个小诊所,那种感觉和被圈起来没有什么区别。”

“嗯,你总是变化,我已经习惯了。”

“我觉得将来信息时代又将崛起,上次我们看的那个公司理念就是,所有桌面屏幕化,微型电脑无处不在。”

“那你想干嘛?像乔布斯那样?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么?”

“我没想,强大的信息发展必定需要网络的支持,所以我想搞网络。再者,为什么不可能,我想听听厉害之处。”

“你觉得现在网络还不够发达么?已经够了。再者你想创新根本不可能,我用着一个话题就能告诉你网络和乔布斯都行不通。”

“恩,你先说”

“你根本没有办法将你创新的技术复合在潮流之上,乔布斯的成功是因为他寄托在顶级的大公司,他的创新能够用上。你知道微软么?一开始是没有浏览器的,其实是仿造别人的技术。因为第一个做出浏览器的那个公司是个小公司,所以根本没有办法和大公司竞争,人家直接将你的专利收购或者腾讯一个,所以根本活不起来。

是么……这样说压力确实是无处不在,想要冒头不仅要头脑强于别人能创造出来,再就是竞争根本无法介入。那怎么办,我的未来要怎么才能安心呢?若让我一辈子平淡混过,毫无戏剧化不如让我现在就去死。怎么办……总有办法的,

“爸,那你说介入大公司最后成为CEO这样就该可以了吧。”我敢想,但我知道,这件事情太飘渺了。

“你看那些大公司里的CEO,哪一个不是从小的时候就表现出来与常人不同的才华?就像你很多小学同学,自小英语全通,能力精湛,心理年龄跟高中生一样。他们都没有人能有大的成就。你怎么就能认为你这个英语什么都不会,出身一个农村破高中的孩子能成功呢?”

“那要怎么办?”久违的不安全感再次袭来。我知道,剩下的应该就是绝望了。我这个想要随心流浪,不收外人压迫的梦想破灭了。

“你还是现实点,你就算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创业者,也能做一个优秀的牙医,富裕生活是没有问题的。”

我沉默,我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如果我要是一辈子做个牙医,我真的不如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