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啊,C。

第一次见到这个说法还是在郭敬明的小说里,崇明和春天那个系列。春天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后,每一本的扉页上都印着“献给我最亲爱的C”。原谅我不把你的名字打全,就暂且这样称呼你吧。

我们有多久没有说话了,大概一个月还要再多一点吧,时间不算长,可是对我们两个来说这也还不太寻常呢。

记得我在北京的时候,在那里我没有朋友,只有一起上课的同学以及一起生活的室友,对,他们都还不是我的朋友。在我孤单的时候,又或者是在自习室里待到脑袋有点昏昏沉沉的时候,我总是喜欢跑到教室外给你打电话,。有时候你刚好接到,有时候你没有接到,有时候你会找机会回拨给我,而有时候你也会假装看不到。我们那个时候的聊天其实挺没有油盐的,现在来看,也挺没有意义的。无非就是我向你嘟囔着“我要回武汉”“我要快点修完学分”“你觉得这样好还是那样好”甚至还说出了“在平行时空里我如何如何”的那种话。你常常对我说“你真是活在了幻想里啊”,是啊,在北京某个所谓的高校里我确实幻想着种种让我喜欢的可能。

我记不清我们究竟是从哪一天起便不再联络了,如果仔细回想,还是能想起的,是二月十五号吧,某个节日的后一天。如果不是昨天站在阳台上吹风哼歌的我无意间拨通了你的电话,我都快不记得到底多久没有和你说话了。电话里的“嘟”长长一声,吓得我骂了句“wtf”然后赶紧挂断。

我怕你接通,我怕你不接通。

奇怪的是,我看着阳台西边远远的二七大桥,我觉得庆幸,庆幸自己刚才拨了过去,因为平时容易想太多的我倒是没这个勇气的。我笑了,我突然发现,风轻了,空气湿润了不少,温度真的舒服得刚刚好,我觉得夏天似乎也是真的要来了。那个时候的我不知道为什么高兴,不知道是因为夏天还是因为你。

现在的我没有特别想见你,也没有特别不想见你,什么时候你成了我生活中说实话挺无关紧要的一项,就在我们不联系的这段时间里吧。打下这段文字的时候我的心里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波动,可以说是约等于没有波动,可能就像是很久之前你说的“时间一长都会淡的”。

嗯,是挺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