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也是我最觉得自己无用的一年。

之前我一直是做电商行业的,作为公司的一颗小螺丝,我过着循规蹈矩、朝九晚六生活,枯燥无味……当时我的内心深处,是不想把生活过成死气沉沉的,我想要有活力,想要为生活拼的动力,此时我心里就会有两个声音出现,一个说:“你就安安分分的好好工作,上海生活很艰难,不要有冒险的想法,你在工作一天还有一天的工作养着你。而另一个声音说:“你自己好好想想你在公司处于什么样的位置呢?是公司主力员工,还是可以给公司带来十万百万的业绩呢!你是不是稍有差错,随便一个大学毕业的就可以把替换掉,你应该有自己的一技之长,以后靠自己的技术才有长久的饭碗,我们学历不够技术来凑嘛……

后来我想了想,我在这家公司一直处于高不成低不就的一个助理位置,做业绩吧,我怕我资历不够,让主管失望,觉得我无用,保持现状吧,我过的太安逸了,会磨掉我有的冲劲,两年,三年,到结婚,同学们都越过越好,我要一直呆在原地吗?不,这不是我想要的,我要有一技之长,用实力去打拼属于自己的圈子,我采用了内心的第二个声音想法。

我认为美业的发展空间很大,行情一直很好,于是我找了美业学校,我选择学习了化妆师这个职业,化新娘妆,有想法很简单,小时候邻居亲戚家结婚,我都要去看看新娘子爬在婚车窗户上看,新娘子多好看,带着璀璨夺目得皇冠,洁白的婚纱,好美……我想给所有新娘化妆,让她们以最美得自己迎接最幸福的生活,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满怀这个期待学校充实的待了两年半,就在我化妆师考核结束要结业了,也快要过年了,我就提前回老家了,老家的婚礼基本上都定在年底,农村人结婚是头等大事,气派人多热闹才欢喜,准备接几场婚礼帮自己小姐妹化新娘妆,我刚到家没几天,疫情也了突如其来……各个地区严防死守不允许有来访人员,年底老家最热闹集市取消,婚礼改期,酒席解散,不允许出门,居家隔离严防疫情蔓延。

直到今年三月初,国内疫情持续下降没有上升趋势,我回到了上海,到了上海我就马上要找工作,了解到疫情的影响,很多婚庆公司倒闭,公司裁员,降薪资,今年失业者比往年要多出很多,我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处处吃瘪,不了解化妆圈,找婚庆合作的路上,我碰到了压价的公司,婚庆给我四百跟一天妆,车马费自负,但是迫于生活压力,这几年我挣的加上我爸妈资助的都被我折腾差不多了,不能伸手再要钱了,四百也是钱嘛,我第二天早上三点起床,收拾,约车四点出门,一个多小时赶到市区新娘家,5点化妆,化了四个人,俩伴娘,新娘跟妈妈,一直很开心的状态,直到新娘的妈妈说了句:“你们化妆师呀辛苦嘛也是蛮辛苦的但是一天挣的也蛮多的一天三四千就到手了。”我心里很难受,说不出难受,那天结束我就解约了,后来我钢琴了找婚庆得路,先做影楼,但是影楼的化妆师要求需要再影楼工作过的至少2年影楼竟然,我是刚结业出来,进影楼只能当助理,打杂的,能不能转化妆师看表现,薪资只有两三千,我不太想做,两三千每个月交了房租就没了……上海的婚礼目前还没有通知可以开始举办…身边的同学,生活不了回了老家,也都改行去做了其他,我该何去何从呢……

我现在想想我确实很没用,折腾来折腾去,把自己折腾一贫如洗工作也没,这个社会给了我一个响亮得耳光,打醒了我不切实际得梦,告诉我,这!就是现实,在上海混,没有收入你活不下去,只能滚蛋!不是坐谈理想抱负,就可以转得盆满钵满!

醒醒吧!你该交下个月房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