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德曾说:“最可怕的莫过于一个人必须顺从另一个人的意志”,不要以为自己真正摆脱了孤独,很有可能你的意志就在被别人占领。

与其说上大学的你孤不孤独,不如说人这一生都很孤独。日日夜夜在千千万万的歌曲中歌唱孤独,却从来没有摆脱孤独,有没有想过,实际上孤独就是我们的灵魂中的一部分不可割舍。我们的想法、思维各不相同,我怎么做和你怎么做或多或少有差距,从这一角度来说我们都是孤独的——没有人和我一样。

你是否和一群人,在大学的潮流里涌来涌去,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他们一起?是否一个人,看着人流不息的寝室n人组,看着丰富的社团活动里喊得死去活来的社员,却总觉得和他们格格不入?

你是否会觉得,当你有很多的苦恼想找人倾诉时,会发现见过这么多形形色色的人,却无法选择一个值得信赖的人?或者你是否会碰到当你把苦恼说给对方时,对方的反应并不是安慰、出谋划策,而是用一堆道听途说的鸡汤毫不遮掩地灌输给你,还自以为成为了一个心理分析师和人生规划导师?

大一加入了两个组织:社团和部门。还觉得一定会在那里找到一个可以过一生的朋友。然而,除了办活动、开会大家见得到以外,其他时间都是在课上度过的。根本就没有学长学姐说的那么美好——你会遇到志同道合的朋友,然后会他一起进行接下来的大学生活。一年过去了,我仍回到了一个人的状态,继续生活。

家人告诉我,出门在外一定要和别人搞好关系,要学会外向一点,多和他人打交道,以后做什么事情好有一个照应,这是很多家长告诫自己孩子的话。然而,我并不是一个外向的人,也无法做到那些一来就可以和他人达成一片的人。总之,对不起,我做不到,我习惯一个人。

不喜欢和一个不认识的人彻头彻尾地聊上个三两个小时。一年过去了,我并没有因为不跟太多人打交道而阻碍了我的正常生活——第一照样得,奖学金照样拿,优秀学生照样评。我不得罪任何一个人,和所有人之间就保持着一段距离,只不过这一段是长是短,看我的心情和选择。我离开喧闹的人群,做一个在知识海洋里航行的隐者,默默地汲取知识、经验,在我的精神世界里不断重建一个又一个的结构框架和知识体系。我喜欢并享受着这个过程带来的快感。

而大家呢——觉得我很厉害、很努力,打心底里佩服我的毅力和精神,并不把我当作排斥的对象。偶尔因为课堂要求,和个别的同学一起完成课堂任务,合作过程中也比较和谐,他人也愿意和我一起完成作业。

你经常会看到另外一种人:他们喜欢融入群体,为了融入群体放弃属于自己的时间,去做和群体一块做的事情。一旦群体认为一些东西不那么有趣转向其他感兴趣的事物时,他们会表现出一致性。目的就是为了取悦他们,能够不被他人觉得自己是一个另类。表面上他们是一个交际花,实则却是个塑料花:光鲜但不真实。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一些对个人成长并没有多大作用的事物。

一个真正刻意多留出属于一个人的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的人,他们所表现出来的是自发性孤独——选择让自己处于孤独的状态,而非强制被人隔离。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坐在对面的只有他们自己的内心,他们聆听内心的声音,渴望得到一个探求已久的答案,并为自己的成就感到无比自豪。在整个过程中不断修炼,自我成长。

而一个总想摆脱孤独的人,希望能通过和他人一起玩、一起做一些对自己没有帮助的事情来缓解孤独带来的焦虑,却从来没有真正摆脱过孤独——当大学生活结束,大家分道扬镳,青春年华又走过四年,留下的只有你自己,站在未来的公路上,不知该走向何方。你以为的摆脱,实际上只是暂时沉睡在摇篮里的灵魂。

孤独离不开我们,我们也一样离不开孤独。孤独是走向内心世界的一扇窗,有了它,你可以窥探内心;可以回顾过往;可以给自己疗伤。经常会看到影视剧里有这么一句台词:“让我一个人静一静”,主人公并不会一开始找寻他人倾诉自己的苦恼,而是选择自己将混杂的思绪理清,不断调整自己。你会发现艺术家们都喜欢一个人在一间画室或是一个小屋里进行着创作,从不和任何人打交道,却总是能创作出惊世的作品;商业上,你也会看到一些行业的大佬,闭关修炼,做出上百张ppt。木心是孤独的,贝多芬是孤独的,维特根斯坦是孤独的……几乎所有类型的创作者都会表现出对孤独的需要,并且会在一定程度上回避一些人,因为不这样做,他们就失去了一部分创作的原动力,很难再创作自己满意的杰作。

人们总是把善于进行人际交往视为情感成熟的标志,实际上,安于独处的能力也是情感成熟的一个标志。在父辈看来的”人情世故“面前,我否认了他们的局限,而是选择在大学里孤独一人,做更有价值的事情。各种各样的成就伴随在我的周围,我并不会感到孤独。个人认为,孤独是一种精神世界的活动,不是空间上的单独个体。

大学里,我并不孤独,因为我有我喜爱的人和物。

生于孤独,而终于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