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是记录我的一个朋友,对,从头到尾我都只把他当朋友,虽然他不是。

嘿!我又想起你了。在上海走烂却走不腻的黑白斑马线间,我想起你了,是想起。

这段关系,是海水倒灌夏日飘雪柠檬汁的酸,是路灯熄灭雨滴不落地红色中带的那点绿。只能结束。

早就知道,会有那么一天,你会惯用柔软姿态默默隐退,你最拿手。但我刚好不是会配合剧本的人,尤其和你的剧本,我不擅长。我不会装作视而不见最后换来理所应当,我会告诉你我看见了但是这次我得走了,不用怕我会赖着喝杯不瘟不火的茶再给个沉甸甸的拥抱。连再见都不能认真岂不是愧对于刚认识的热情?

淮海路东西从没有尽头,昆明冬天不需要围巾与火,11号线不到南翔会停止…你会想起我吗?不重要的。出于朋友间礼貌之交,说再见;原于行人口中备胎之歉,道再见;始于周瑜黄盖愿打愿挨之恩,必再见。忘我于江面混浊可埋可弃,请不要想起,也别再想起。

谁说不打扰是我的温柔只为恋人量身定做?明明更合适我和你。你用哑语把想离开说的格外逼真,自动生成受害者,众人独我听的无比响亮,我笑你怕我听不见才那么大声。你是最烂的演员烂在毫无演技一眼便看穿你心思;也是最好的演员好在不声不响就换来了你想要的自由。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没有即兴表演,只是蓄谋已久。

别怕。我懂你。你不是渴望草原的汗马却也不适守护我的城池,你的忠诚加固了我的心墙,我负不起。你掏心掏肺在我眼中却只是一颗沙砾,你把你的世界搬给我我没多看一眼,正好不是我要的繁华。你哪都好就停留我世界久了些这点不好。

用力爱过的人不该计较,说你。我处处和你计较,因为没爱过。人生若只如初见,甘愿收起那抹笑,没有初见,只有再也不见。我还在计较,连写你压根看不到的文章都在计较,对不起,只要是你,我就没办法正义,傲娇让我浑身自在,你忍无可忍,我无能为力。

多想你还是朋友。嗯,还是算了。身份太端正,显得我们多尴尬。

安好。感谢。朋友一场可泣,生人一别永恒。你让我明白有些喜欢我们真的承受不起,如不能用最佳方式去回应,那就互不打扰,各自好好生活,有这段回忆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