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次惊觉,一次次发现,那生活被莫名的暴力扭曲,让你惨然间躲到角落,整理自己的无奈,一次次关着灯,在黑夜里冥想,明天的明天,该怎样继续。为什么人人都要面对这荒诞的世界,心灵的主人是自己,那么为什么我们还要去面对生存和死亡的话题。

在远古的时代,也许只是茹毛饮血而知足,那卑微的思想是力争一件战立品如:一只母鹿,一只羚羊,然后与日同栖,与月同眠而知足。

  而今,我们的生活面对的是无休止的竞争,是现代化企业的竞争,整个人被投入企业中去,无非是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也就是实现所谓的价值,明白的人看了其实就是把自己的身躯戴上沉重的枷锁变卖青春,而换来一些金钱维持着生存,当忙碌停下来的时候面临的也许是死亡和未知…

  当你行走于匆匆的人群,见到的如牲畜般忙碌的人群,真想大喊一声:他奶奶的,就不能停下来,休息一会儿,仍下套子,说句人话,给灵魂一点慰籍。

  各种层次的人,有着各种不同的生存价值,先说农民他们满足于耕种后的收获,而知足常乐不彼,那单纯的思想与大地阳光同在,而面对疾病困苦一样泪流满腮,有的变卖家财,却无力偿还,对于那些身患重病者,他的家人又能给予怎样的帮助,那个时候农民生命的微小就好象一只蚂蚁,谁能给这些人的生存价值来点公益上的评论呢!

  在偏远的山区,那些失学的儿童睁着什么样的眼神,他们的人生面临的是什么,这个世界失衡的天平又有谁能够扶一下?他奶奶的,每当想到这个问题心就痛一下,哎~~不想有这颗脆弱而善良的心,而偏偏就有这么一颗。

  生存对于在都市的我们来说,大厦华屋也是平淡如常了,在奔忙之后还要找寻自己是否存在,不然不知道还有一个自己的灵魂存在,有的时候生活忙碌的近似于麻木,有的人找酒精麻痹,想在超脱中寻求另类的快乐,却没有看到酒后的形象是怎样的狼狈,那困惑的神情是怎样的可怜,都市的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平淡于同楼中的人相见也懒于笑脸相迎。

  对于死亡,不说是怎样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般,且看人人都是五脏六腑在这一生中发挥着功能,最后不也是在亲人的痛哭与焚化埋葬中结束着吗?嘿嘿!人的结局就是死亡,那么为什么还要生存?直接要个结果,为什么还来这世界走一遭面对着生灵一张张丑恶的嘴脸,那嘴脸是不是一张张变态灵魂的镜子?而我们为什么不去想一想,既然同是生命,为什么还要生命,是谁重复着谁?又是谁的傀儡?

  生存和死亡是相对的,当你深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嘘…。别让他人打断你的思路,你会发现,你现在正生存,也正走向死亡的那片深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