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喜时莫与人物,极怒时莫与人书

当你非常高兴的时候不要答应送给别人什么东西,因为你可能会很快就后悔;当你非常生气的时候不要给别人写书信或者说出一些愤怒的发泄,因为泼出去的水就收不回来了。多么简单的两句话,可是又有多少人能真正的做到呢?

人之常情,在高兴的时候,我们会更加愿意开口与人交谈,与他人分享这份喜悦,甚至会对即将到来的争吵也一笑了之,更有研究表明,此时的人如果去谈判,他会更加乐意让出一部分本应该据理力争的利益,根据生理的研究,人遇到高兴的事而心情愉悦时,大脑内神经调节物质乙酰胆碱分泌增多,血液通畅,皮下血管扩张,血流通向皮肤,使人容光焕发,给人一种精神抖擞、神采奕奕、充满自信的感觉,可要到了非常开心的时候,人的大脑会为了保持住这份精神食粮,会让人无意间通过其他途径产生别的兴奋度,虽然不至于有害,但也别小看这种潜意识的影响。

我在学校的一个故事就足以说明这种情况,那时我刚刚上大学,参加了一个创客马拉松比赛并得到了老师与评委的好评,也就是第一名,可想而知我是有多高兴了,当时已经是月底,我相信大部分大学生都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钱包很快就要见底了,回宿舍的路上我甚至能感受到手臂掩饰不住的微微颤抖,舍友们自然是祝贺我,我听到后可以说是“欣喜若狂”这个词的的典型示范了吧,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到现在都还没明白过来,我脱口而出:“今晚的宵夜我请,你们随便买随便吃!”,要知道,本来就所剩不多的钱根本就支付不起请所有舍友一顿,更奇怪的是,在路上碰上了并不算很熟悉的同学,我居然还“热情”地邀请他,“一定要来哦”,后来真的去买的时候一下子就后悔了,我在干嘛??

这也许就是一种所谓的乐极生悲吧,可怕的是我在这样做的时候完全是心甘情愿的,也是完全无意识的,这种情绪甚至可以和“购物狂”拉上关系,购物狂本质上是什么,是一种快感的不断满足,或者说是一种无意识的自我放逐,缺乏理性的考虑以及正常的判断力,而且在很多事例中表明,我们在极度兴奋的时候,若做出承诺送别人一件什么东西,往往送的也是会超出自己平常消费能力的东西,也就意味着我们不仅乐意为了别人花钱,我们还乐意花很多钱,而最终我们得到了什么呢,得到了由原本的兴奋延续的另外的一点延时兴奋和一大笔本不应该出现的账单,这也许也就违背了我们自己的本意。

人在极度生气的时候也不要冲动的给别人传递信息,或者不管不顾的撕掉与别人的窗户纸。

在这里我想分享一个美国著名总统林肯的故事,他是如何在党派林立的白宫中发泄自己积累的怒气与情绪的呢,当他对某个人非常生气时,他不能像一般人那样与之争吵或者打架,他会坐在桌子前写一封谴责那个人的信,我们可以巧妙地称之为“哄叫信”,写完随即把它扔进火炉中销毁,他是这样解释的,作为总统,对他人的指责会牵涉出很多不必要的暗地影响,所以他会在一封不会被寄出的给敌对人的信里发泄自己的怒气,这样既安全也能使自己心情舒畅,而且在此期间,他不会接见任何人,不会与任何人谈论一些大事或者见解,从林肯的妙招中,我们可以看出他的智慧以及“极怒时莫与人书”的思想,根据科学家的统计,生气时的生理反应十分剧烈,分泌物比任何其他情绪都要复杂,而且有些分泌物还具有毒性。因此,爱生气的人很难健康,也很难长寿,可见,生气不仅会使人与人之间的交谈岌岌可危,更是会给自己的健康造成伤害。

做到极喜时莫与人物,极怒时莫与人书其实也并不是非常难的事情,自从我知道这个思想后,就积极的在探索实践,这个思想的核心就是情绪管理,现如今已经发展成一个科学,情绪不仅是在生气的时候要管理,在高兴的时候也要管理,也就是要人们在时刻保持一份清醒,在极端的情绪出现的时候,多问自己几个问题,“现在的我做的决定是正确的吗?”,“现在我还能与别人谈论有意义的话题吗?”,“我是不是要开始冷静一些,是不是可以自己单独待一会儿,自己消化一下这些情绪?”,相信我,在合适的时间多问这几个简单的问题有时候会防止一些始料未及的情况与问题,为自己在人际交往和生活中保持一份自得与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