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已经很苦了,更有很多糟心的事情侵袭,竟然无法避免要面对,那就寻个发泄的口子,让坏的情绪得已宣泄,最后打包丢弃,你依然那个意气风发的自己。

过几天是家里亲戚的大喜之日,我借口像公司请了3天假期。面对生活的压迫,我渐渐磨平了自己的棱角,往年的意气风发已荡然无存,剩下的是对生活的委曲求全。

坐在回家的高铁上,看着窗外那飞速移动的风景,前些日子因工作出错被责骂以及连续多天的熬夜导致的身体和心理的疲惫顿时消散了不少。

为了节省开支,从高铁站下车后,就花10块钱乘坐大致一小时的公交。司机似乎因为发车较晚,走了条小路。然而那条小路最近在翻修,可以看出雨水的冲刷以及大量车辆的行驶让它原本平整的表面,如今已然千疮百孔。

大量的沙坑似是对公车压迫的报复,我感觉整个世界天旋地转,几近担心公车因承受不住报复而倾倒。

在我快要经受不住剧烈摇晃带来的晕眩以及腹中的翻江倒海之时,公车已经驶入平缓区域了,这让我心中的花直接枯萎了。

当公车到站后,我又给父亲打电话,让他来公交站接我。当我看到父亲的身影时,刚刚被折腾的那一下似乎也没那么难受了。父亲把我的行李箱放在电动车的踏板上,待我稳稳坐好后就出发往家去。

在父亲身后的我,盯着他的后脑勺,细细数着那不知何时多出来的白发,鼻尖一阵酸涩。时间真的过的好快啊。

为了不让家人察觉出我的异样,到家后,我立马嬉皮笑脸的声声叫着娘。我爸妈被我这声声的娘逗笑了,我的小计谋得逞了。

毕竟是娶亲的大喜之日,亲戚走街串巷地送着小礼品。我家有一块小田地,被我爸打理的井井有条,各种蔬菜水果,还养着几只母鸡和几只番鸭。于是,我妈让我去鸡窝里拿鸡蛋,好煮好后给送去表达心意。拿鸡蛋还真是我这辈子头一次,既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

鸡窝搭在一小块空地上,周边都是些果树,有芒果还有杨桃,一个个被包在小塑料袋里。由于我的到来,惹的几只番鸭四处逃串,惊叫连连。

我往鸡窝里探了探,的的确确看到了鸡蛋,但同样的,也看见了鸡妈妈。鸡妈妈不惧我的到来,稳稳当当的蹲坐在鸡蛋上,那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看,我把那眼神解读为警告和威胁。我有些发怵,毕竟我此行的目的可是她肥美身子闪着土黄色的小金蛋。

鸡大美女,你这蛋也没受精,敷不出鸡宝宝的,赠与我岂不美哉,你这也算大功一件,我定好吃好喝的侍奉你,要不,你挪挪地儿。我讨好的看着它。

我见它不动,顿时有些头大。寻了根食指大的树枝,威胁道,看看啊,你再不走,我可就要打你了,到时候伤残概不负责啊。

它依然不动,甚至扑了扑翅膀。没办法了,我把树枝往它身前的空地上使劲敲了敲,制造的声响惊动了这尊大佛,扑腾了几下,从窝上站了起来。我眼见这法子有效,又赶忙抽了抽树枝,嘴里嚷嚷着,哟哟哟。

鸡妈妈果真出了鸡窝,小金蛋的全部面貌显露在我眼前。我正要伸手去拿,鸡妈妈尖叫着朝我扑来。我暗道不妙,连忙缩手躲避,由于不熟悉地形,一脚踩空,幸好抓着了旁边的芒果树。但是猛烈的摇晃让几颗芒果掉落,我一心疼,把所有的怒火转移到那罪魁祸首身上。

三番两次劝你你不听,那就休怪我残忍了。我又找了更长一点的树枝,按照刚刚的方式敲打。但似乎已经不怎么管用了,我心下发狠,抽在了它的身上。它四处逃窜,翅膀扑棱的厉害,我一点不替她同情。

当它离的远点的时候,我猫身去拿蛋。这次我学乖了,拿蛋的同时,还注意的身周的环境,以免又被偷袭。

待我取得最后一颗小金蛋的时候,那鸡妈妈果然出现了。我嗤笑,以为我还会像刚刚那样被你吓退吗,痴心妄想。

我挥舞着手里的树枝,把它当成剑般耍了起来。玩心一起,我就真把自己当成了女侠,把这群无辜的小鸡小鸭们当成了江洋大盗。我边追边嚷嚷,小贼,哪里跑。

由于地方小,果树有枝繁叶茂,身上倒是划破了好几道口子。远远听到我妈的呼声,我连忙弃剑,转身我拿蛋。

当走出这块小田地,想想刚刚幼稚至极的行为,笑的前仰后合。我妈用看傻子般的眼神看着我,拿个蛋而已,笑的跟傻子似的。

我不理会,依然自顾自的笑。几日来的疲惫以及憋闷,已然烟消云散,生活还要继续不是。

为了生存奔波忙碌已让身体疲惫不堪,我们为何又让不愉快的情绪积压,让心也一样疲惫不堪呢。

苦中作乐不是为了逃避什么,只是为了更好的承受什么。